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69

(2010-04-22 04:28:25)
标签:

红墙白玉兰

爱情

灵性小说

中年

中西文化

婚姻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三枝

4

美国的生活是宽容的,既宽容那些在曼哈顿街道上行色匆匆的人,也宽容那些需要在静默等待中倾听生命奥秘细语的人;既宽容那些酒吧中醉生梦死渴望一夜耗尽人生的人,也宽容那些享受着田园般缓慢生活,把死亡当作一次睡眠的人。

一切都只在于你自己的选择,然后理所当然地需要你去承担自己的生命与生活。没有人可以归罪于一次运动,一段时期或是一个领袖。

秦小小一直享受着这种文化带来的从容,但最近这段时间她才自觉地生出份感激,也生出份沉重。

……

美国己进入一年的节期,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单纯的兴奋与愉快。确实挺喜欢这个国家,特别是这里的人,但在心的深处我还是热爱中国,虽然这爱含了许多眼泪和痛苦,但却是魂牵梦萦。

……

小小在电脑上随手写着信,不禁想着中国,那里的情感与文化把人绞扭着、催逼着、挤压着,混乱的痛苦与幸福。她不欣赏它,但它也无需她的欣赏与认同,而是如血缘般地占有着她。

她常常这样轻松地给修平写信,写一些随意想到的句子,但并不会发出去,甚至也不保存。那些句子从从容容地出现在屏幕上,与她聊一会,然后就简简单单地消失了。

柳如海在家的时候,小小一般不会给修平写信,甚至希望自己不要想到修平,她觉得这是对丈夫至少该有的尊重。但有时半夜醒来,在她还来不及控制自己思维的时候,她会面对修平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始终没有离开过她,总是那种情深以至无言的痛楚,总是那份探询又迟疑的忧伤。

丈夫如海与她之间仿佛也生出了某种出于本能的感应,每当她想念修平的时候他都会感觉到。若是白天,他会有意识地回避,留给她一个空间,但在夜晚的睡眠中他就会出于本能地来抱紧她。丈夫的怀抱温柔而执著,他睡梦中的亲吻让小小觉得即使是在意识中也不能怀抱修平的目光,她只能放开这目光,放开修平的名字,让它们像烟雾般渐渐散去。

最近秦小小特别频繁地渴望与丈夫做爱,渴望他深深地进入自己,需要他大山般的身子覆盖她、埋葬她,让她不再能看到修平,不再能感觉到修平。但性欲远远超过中国男子的JOHN最近却不知为何,不太热衷于做爱,他只是喜欢抱住她,整夜地抱着。

那些夜晚,她在丈夫的怀抱中,一动不敢动。他的爱,丝丝缕缕地渗过来,无声无息地涌进来。她感到自己与修平今生没有可能,若是有来生,也还是没有可能。幸亏人只有一生,不必反复品尝早已注定的命运,不必再三地经历无奈、进入“智慧”。

 

 

5、

忙碌跳跃的节期过去了,各家门前的圣诞装饰陆续收起来。在这个半年夏季基本没有冬天的地方,节期一过就算是冬天过去了。

晚上己有了初春的清新,柳如海和小小坐在后园里,黑色的铁艺桌上摆着一壶茶和二罐可乐。非常中国化的他在饮品上却是标准的美国人,但他欣赏茶,尤其喜欢看小小喝茶,喜欢为她泡壶茶,且要好茶。小小笑他既然不爱喝茶又哪能知道好坏,他则说好茶的香气、百转千回的味感他不仅闻着,且从小小身上脸上感受着。他说小小是个能体现并传达茶的女人,看她喝茶便觉得亲近了茶的灵魂,反倒比自己胡乱去喝好。

此刻,他正欣赏着茶中的小小或是小小中的茶。小小如通常般安安静静地被他赏阅着,心里却不由地起了一种烦乱。大多数时候她会很幸福、满足地被他欣赏,这难道不是一个女人一个妻子最大的幸福吗?但也有不少的时候,她会突然觉得在这种目光中,她己不是她了。她成了一种文化的代表,成了茶,成了画,成了一句中国的诗,成了一个东方的女人,甚至就成了“东方”。那么大的一件件古装戏袍子,里面的她还在吗?

她需要对美有种叛逆,然而,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依赖着这种美,仿佛肉体依赖着衣服,或者说习惯着衣服的遮蔽?

情欲,是什么?……

小小看着远处沿墙开放的玫瑰,以及角落的一株很大的美人蕉,它们在黑夜里充满了蓬勃的自信。这种沉默的“自信”,较之白天的张狂更有一份放纵。似乎没有明天。

……若死人不会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小小随口自语着。

 

6

对于小小跳跃的思维,丈夫柳如海从来不曾感到困惑,他从来没有觉得有必要去询问一下中间省略的路径。他好像不是在与她的语言交谈,而是与她的思维并肩散步。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会成为她的丈夫,柳如海相信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成为夫妻就是成为一体。

情欲出于肉体。他很简单,但十分确定地答道。

柳如海为妻子杯中续了些茶,虽然这些非柴米油盐的话题是他们夫妻间常谈的,今天他心中还是闪过了一下杨修平,小小今天的情绪渗入了太多的情感因素。但他让这想法仅出现一瞬就轻轻滑过去了,他还是将她的话视为纯粹的理念性探讨,出于一种本能的尊重不去窥视、进入妻子的私人空间。

秦小小十分欣赏柳如海骨子里的绅士风度,她知道他对自己的了解与敏感,因而更是惊奇于他的相敬如宾。有时自己的某扇门只是虚掩着,他却不会擅自闯入,只是在门外让你知道他愿意进来。许多时候,她不愿意让他进来,她常常觉得很挤,这个世界处处都挤,外面、里面,肉体的、精神的,甚至梦,甚至思想。她觉得需要一点空间,一些安全的距离,不仅需要身体上的距离,也需要精神中的距离,她无法与另一个人成为一体。

没有肉体,人还有什么呢?小小这样问的时候,真是希望人没有灵魂,希望一切思想和情感都可以看作虚幻,看作花谢花开,看作草发草枯。

灵魂。柳如海的答案是意料中的。

没有肉体的灵魂能飞翔?还是有了肉体,灵魂才有了实实在在的翅膀?

小小仿佛只是在问自己。这一刻,她陷入一种迷茫,但这迷茫的背后却是一份可怕的真实,她希望有理由否定灵魂的存在价值,否定灵魂与飞翔的关联。人如果只有肉体该多么简单,多么容易对自己的生命诚实。

院墙影子里的美人蕉,似乎泛亮了一瞬,它在亮中被风微微摇晃。小小看见了,但她只想认为那是月光从云的缝隙中射出的一缕。离开了那片土地,她没有再遇见过她。她还坐在那根树枝上吗?谁会走到树下,抬头看那朵开不败的玉兰花?白色。丰厚。

我想……如果肉体掌控了灵魂,肉体就成为囚室;如果灵魂驾驭了肉体,肉体就成为飞行器。你说呢?

如海一边说一边把可乐罐里最后的一点倒置着滴进嘴里,并顺手捏扁它,发出金属的响声,脸上仍旧是明朗的近乎单纯的笑容。这令他原本有点像说教的话变得诚实而柔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