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68第三枝

(2010-04-20 02:23:56)
标签:

灵性小说

红墙白玉兰

爱情

跨国婚姻

中西文化

中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三枝

 

1

秦小小像只小鸟回到金丝笼中,但她无法像小鸟般单纯地渴望外面的生活,单纯地渴望飞翔。她恍惚于这婚姻是关她的笼子?还是载她翱翔的飞行器?

当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动时,她不知道它们是刨食的工具还是飞翔的翅膀。

哦!……飞翔?

她不知道要往哪里飞,不知道怎样是飞,她怀疑自己会把污浊中的滚爬当作飞”。可是她仍渴望飞,虽然无法给予“飞”一个切实的定义。

这几个星期她上午写作,下午去心理辅导中心上班,有三个案例都是婚姻濒临破裂的妇人。

妇女心理辅导是小小在美国的副业,写作算主业吗?更像是梦。

几个星期中她被她们的眼泪淹没着,每一句安慰她们的话都像鞭子般抽在她自己的心里。她自己不断地被角色充填取代,成为愤怒又凄然的妻子,成为正义道德的代言,成为母亲般的安慰者。没有一丝理由和胆量做她自己,一个不尊重婚姻的人。

我真的不尊重婚姻吗?小小很喜欢圣经中的一句话: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因为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审判。过去她喜欢这句话时,心里怀着一种骄傲与欣慰,不由地赞美、庆幸自己的婚姻。

然而,今天,她成了苟合行淫的女人。

那个夜晚是美丽的,他们彼此的向往是真实的。她无法抹去那个夜晚,她舍不得抹去那一夜的记忆,舍不得向杨村旧屋中的他和她转过身去。但她能心安理得地接受那个夜晚吗?

也许,她可以怪罪于命运。也许,她可以推诿于人的本能。也许,她甚至可以顺着里面的情欲,去占有,去毁坏,去模糊自己的良心。但无论如何,事实上,她沾污了婚姻。

小小的心却不想躲开这句审判似的话,反倒比任何时候更喜欢这句话。这句话向她发出从未有过的真实光亮,鞭子般抽打她,堵截她的逃循。她不能回避这责打,甚至依赖这鞭责之痛,她宁愿选择痛,而害怕麻木。

然而,当她刚刚充满同情地送走一个哭泣的妻子之后,当她一边在给某个丈夫打电话义正词严规劝之时,当她因自己的罪几乎要跪下去求上苍赦免时,当她被圣洁的光照得无处逃避时,她的眼睛仍忍不住地去看电脑屏幕,看有没有他的来信,看那一行或二行的字。

这些日子,小小觉得什么审判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这样被自己审判且不得拯救。

她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幅漫画,一个小女孩站在一张小板凳上,一只手像翅膀似地扇着,一只手拉住自己的小辫住上拎。旁边有行字,外婆教她念:自己不能救自己。

孩子的她印象很深,每天都有无数的事让她觉得自己救不了自己。后来长大了,对这句了不起的真理便一笑了之。今天,她仿佛转了一圈,重又面对着这个事实。“长大”似乎只是个虚幻的过程,一瞬间就蒸发了,什么都没有改变。真理没有改变,生命本质的软弱也没有改变,她还是不能救自己。成熟的理性、道德的修养、文化的熏染、知识的哲思,甚至宗教的约束、权衡利弊的聪明,一切都显为无力,无法将她拉出这旋涡般的情欲。这一切并不能伸出救她的手臂,只能伸出指责的、定她罪的指头。

她很想跪下去,在心灵中跪下去,去祈求那个愿意赦免人的神。她不是不知道他,她对他的知道也不是来自于每个周日跟丈夫去教堂,她只是出于一种生命本能的感应知道他。然而,她能跪下去吗?她可以向他祈求什么?

她没法真正下狠心来恨恶自己对修平的爱情。不错,这是一段婚外情,并且已经超出了情的范围,形成了事实上的背叛。

小小让自己撇开那些感觉中的美丽与深情,面对着事件本身的客观,罪与背叛,谎言与伤害。然而,她还是无法去求神抹去这一切,也无法设想上帝能如何从旋涡中救出自己,他会抹去自己对修平的记忆?他能让这爱瞬息消失不留痕迹?他能让一切已经形成的破裂完美如初?

 

2

    又是一个礼拜日,小小躺在床上,浑身发冷。目光穿于卧室右侧的拱门,看着丈夫柳如海在镜子前梳洗,他仔细地刮着胡子。

    小猪猪,还不起来?快来不及了。他一边在衣柜里挑衬衫和相配的领带,一边喊小小起床,见身后没动静,就回身来弯腰亲她。

秦小小现在有点怕他亲她,特别是在周日。为了他不再继续这样亲她,她赶紧起床。放大水龙头洗澡,在急急的水流中,小小几乎要哭出来,因为她又感觉到了修平在想她,在触摸她。

这种感应令她非常烦恼,他有空并适合想她的时段往往正是她不适合被想的时间。有一次她打电话对他说了这烦恼,他却不理解,在中国的环境中,这样远远地意念相应的婚外情几乎可算是洁净而美好的了,修平现在心里有时甚至有种悲壮,为自己感动。

小小发现无法让他理解自己的处境,于是就再也没说什么。有时甚至会悄悄地享受甚至渴望这种抚摸。

但今天不同。今天是礼拜日,是去教堂的日子。美国大部分人周日都会去教堂,穿着他们最好的衣服,领着打扮得像天使般的孩子,一家完完整整、体体面面地去教堂。

秦小小过去曾鄙夷地对JOHN说,你们美国人的道德,集中体现在去教堂的那二个小时中。他只是笑着说,有总比没有强。其实,上教堂前夫妻最容易吵架,但还是会穿戴整齐了去。

回来就不吵了?小小反问着,心里却知道自己只是喜欢在JOHN面前挑美国人的错。

小事就不吵了,大事还是会接着吵。

他从来都这么诚实,让她反倒有点尴尬,其实她心里是欣赏美国文化的,这种文化并不是在中国时了解的好莱坞文化,而是一种清教徒文化。虽然商店都九点关门,周日关得更早,这让她无法接受,总是笑话美国是个大农村。但那些傍晚和孩子、妻子一起散步,周末在院子里除草的普通丈夫们总是让小小十分感动。

最近,每当她看到他们,都不由地会想到修平,想到深夜中国一家家饭店、酒巴中应酬或消闲的男人们。有时她会在中国时间的深夜给修平打电话,他大都在开会、工作、KTV包间、洗浴中心、酒桌上、晚会上……小小发现其实自己并不能接受现实中的修平,除非她回到中国,和他在一个环境中。

小小洗了很久,却总觉得没有洗干净,他的思念似乎一遍又遍地涂在她刚刚冲干净的身子上。丈夫又在摧她。她迅速地穿好洁净整齐的衣服后,却在出门前完全失去了力量。她无法这么体体面面地去教堂,无法去面对那一大群也许和她一样,但至少看不出污秽的干干净净的人们。她没办法。最近她总觉得自己像是赤裸行走的污秽女人,她甚至恨JOHN的熟视无睹,她不相信他看不见。

她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谎话,JOHN独自出门了。

 

3

小小听着车库的门开启,又关闭。转身急忙换掉了身上粉色的套装。带着夜淡淡的混浊气味的睡衣让她轻松了些,她倒在沙发上后,却发现修平的思念已经不在了,他应该是睡着了。

秦小小不知出于怎样的心思,也许只是礼拜日的习惯吧,随手从茶几上拿起一本圣经。他们家和许多美国中产阶级人家里一样,到处都放着各种版本、装帧各异的圣经,包括每个卫生间和厨房。

她信手翻开时读到一句熟悉的话, “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这话仿佛是直接对她说的。

我能来与你辩论什么呢?良心明明己经定了罪,一切的语言和狡辩都如无根的荒草,一夕生发蓬勃,一夕枯黄死去。但是我能做什么呢?你并不肯安排我没遇到他;也不肯现在拿去我的一部分记忆;不肯割断将我们越缠越紧的情索;甚至你允许这种奇妙的感应发生在我们中间,使我既使逃得那么远,仍不断地犯这淫乱之罪。

这是罪,但这是我无法摆脱的本能,如果我的本能充满了罪和污秽,那我又能做什么?只是坐在自己的黑污中倾慕洁白吗?或者唯一的拯救就是忘记洁白,忘记真理?她这样胡思乱想着,对这位因着丈夫和他的国家而认识的上帝,心情十分矛盾。

外面的阳光很好,但秦小小却觉得自己一直在往幽暗中坠落。美国教会信徒中的离婚率一点不比社会上低,这个事实并不能帮助她释怀,只能让她更绝望。她珍惜柳如海,珍惜现在的婚姻和爱,但谁能帮她回到再见到修平之前呢?

她是真的后悔打那个电话,她也后悔十多年前那个晚上与柳如海的做爱……但她回不到任何一个从前,她只能呆在此刻,一切都破碎混乱的此刻。

小小觉得自己曾经认识了一个审判的上帝,此刻却需要一个为父的上帝;曾经知道着也追求着定罪的真理,此时需要的却是拯救的真理。她不能确定它们会存在,只能是期待。

 

柳如海打电话来,说诗班要练唱,问她身体怎么样,要不要自己请个假回来。小小忙说已经没事了,只是想睡一觉,让他别那么早回来,最好练完唱后去买一下菜。通常他俩都是周未去完教会后一起去买菜,碰见熟人,就笑他们是连体婴。但这些日子来,她都害怕与他成双成对地进出,怕那种完美幸福的样子……

 

美丽的晚霞,渐渐染满远处绵延的山峦。皱折的谷峰与谷峰间,反射出层层叠叠的七色,和谐地统一于淡紫桔红的色调中。

疲惫挣扎了一天的小小,突然觉得可以对自己放手了。

壮丽宏大的自然景色,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托住了她,让她可以放弃毫无意义的自救。

似乎可以略略地安静下来,听凭时光带着她流向前面。

虽然她里面的人性与外面的婚姻都是何等危险地坠落着,坠向彻底的破碎,但她决心停止无谓的挣扎,也停止自我诡辩,专心等待命运,或许“真理”会从静默中,渐渐发出光来。不仅仅是审判之光,更是拯救之光。

如果它真的存在、并有生命、并有能力,而不是一条冷冰冰刻在铜板上的法律。

秦小小必须等待情感与真理的合一,如果它们不能合一,那么无论外面事件的结局如何,她的生命都是分裂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