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65(第二枝)

(2010-04-14 07:21:00)
标签:

爱情

婚姻

灵性小说

红墙白玉兰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二枝

1

——XA日,周六。晴。

现在己是华灯初上的时刻。

飞机越飞越高,我的脚越来越远离中国的土地,也越来越远离你。我觉得自己一生中的每一步都是在远离你,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拔起,长长的根须,一寸寸被拽出泥土,裸着它泪水满面的娇嫩与苍白。

修平,我想问你,为什么我们不能选择对方。我知道你不能回答,我也不能。也许因为太相爱,就以为不需要加进责任,也不肯让别的掺杂其中。

于是,这爱就因“纯”而软弱,而易于融化。

在你我的人生中,它总是成为最可以退让的一面。十多年前是如此,今天还是如此,将来也不会改变。在我们彼此的生活中,除了可以牺牲自己,唯一可以牺牲的就是自己的最爱。因为别的事物与人,都不是真的属于我们,只有这份爱不会改变,只有这个人永远会原谅自己。

这是应该的吗?

……

窗外,沉沉的夜色,远离地面后,零星的灯都消失了。我好像又坐在那辆出租车后座上,想像着你的肩……你说,你不能放弃对我的思念。我也不能。这思念,我们就称它为“思念”吧,好像细小的但有生命的白蚁,悄无声地咀嚼着我们,将许多坚固成型的东西变成了粉末。

修平,多么希望我们能彼此放开,但又多么害怕真有这一天。

“爱你”令我的人生成了虚幻,那么,这真实的人生,能否有一天让对你的爱成为虚幻呢?我似乎只能被动的等待着。

盼望飞机越飞越高,让我脱离地心引力,接近存在之源,或者干脆进入虚幻时空……也许,可以让这份情感脱离肉体的欲望,脱离物质的表达。

……

昨天,我走在红墙边。高而长的红墙,向远处延伸,永无止境。然后,我看见了它,它却没能停止我。红墙引诱着我一直地走……修平……

 

2

XA日,周六。晴。

真的晴吗?我也不能十分肯定。白天的事记不得了,现在我躺在床上,好像躺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手机在枕头下,安静得像宇宙中的一个黑洞。我在等待你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虽然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心会告诉我。

妻子说要出去转转,却又突然回来了,直冲到我面前站住,我有点后悔刚才没出门……

她的脸一点都不苍白,健康红润,但眼神中却有一种凛然的苍白。她看着我。我不知道她问了我什么,我只能听见旅行箱在地上沉重滑行的声音,听见你周围和你里面一切细微的声音。她似乎在发怒,在喊叫,她的表情义正词严。她把儿子平拉过来,在我面前晃动着,然后又扔开。再,是一个靠垫。是一个小镜框,框着几个人。再,是她自己。

她把自己扔开的时候,我隐约听到微弱的嚎叫。其实我渴望被她所发出的一切声音切割,渴望这些声音能一刀刀剌进来,扎破这可怕的真空似的囚禁。其实,我不想听着你一点点离开,但我只是一动不动。我几乎可以算是厚颜无耻地一动不动,任凭一个女人,一个被我娶为妻的女人,被她自己的狂怒与无奈羞辱。

我心里竟奇怪地没有一点羞耻感,没有自责也没有阴影。我像只被幻觉吹大的热汽球。明亮地,也是麻木地坐在那里,既不能去阻止你离开,也不能去安慰她。难道,这就是我,这样一个男人最大的道德极限吗?

对于爱情,对于婚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我等着你离开地面,盼望厚实的云层遮去你的面影和你轻微的呼吸。我一动不动地坐着,心却危险地融化着。

……

终于,一切结束,你走了。

我走到厨房,看着妻子的背影,她并不在哭泣,而是安静地准备食物,很多的食物。现在己是半夜,我在她背后站着不敢问她为何要做那么多食物。那个暴怒的女人突然不见了,她的肩背流动着一种顺从命运、相信命运的美。但这种美让我感到不安甚至惶恐。我问她可以帮忙做什么?她不回头只说酱油没了。

拿着空酱油瓶走出住宅楼,走了一段才想起现在已是午夜,就算要买酱油,二十四小时开的超市里也没有零打酱油的。还是拎空酱油瓶走着,觉得仿佛提着只喝空了的啤酒瓶。不知是想到你的离开还是她的体贴,有滴泪凉凉地渗出去,夜风像块冰冷的绢帕盖在我脸上,这就是一个中年住家好男人的放纵吧?

 

3

——XA日,仍是周六。我在地球的表层,快速地逆着时间游动。

飞机的舱壁像鱼腹般软滑、黑暗。我在这鱼腹中,仍感受到时间之流磨擦肌肤,辣辣地生痛。

修平,我在躲避你吗?我在躲避一种诱惑和贪欲吗?从时间也从空间,尽力地远离自己的情欲。它藏在你不肯移去的目光中,凝视我,吸引我。为了这躲避,我丢失了一天,也许更多。还会需要多少时光,这么抛进黑洞中呢?我一生还有多少时光?

此刻,你和我之间的距离已经是地球上两点间最远的距离了,但还是能感觉到你,不仅是想念,甚至气息,甚至肉体……

就像那个晚上。但此刻却没有一道木门隔在我们之间。

修平,我被你吸引。既便肌肤相帖,我仍然像一颗进入大气层的陨石般,被大地吸引,必定会相撞,必定会彼此伤害。怎样的力量,才能帮助我回到天上,重新作一颗星星呢?

……

是罪对罪人的吸引吗?

我想到罪这个字,是因为我看见了他,丈夫柳如海。现在应该叫他JOHN了,这是在他的母国。

 

JOHN站在出口,我穿过窄长的通道就看见了他。我在通道里走得很慢,外面的天阴晴不明。乘客们纷纷地越过我,挤出去。连接机舱的通道仿佛是连接子宫的产道,把人一次次生回到现实中,现实的、固定的空间和时间中。

“固定”滤去了梦幻,滤去了各种飘浮的可能……

产道自然地把我挤压输送出去,不容多想,就像不容一个初生儿考虑清楚要不要出生。

每次小别重逢,都会惊讶于他的俊朗、明亮,他就像这块土地一样,蓝天白云,简明诚实,不分昼夜地喜悦着。然而,淡金色的汽车、二层楼的家、洁净的浴室、KING SIZE的床,这一切都让我感到陌生。显然,它们属于我,但我属于它们吗?房子大得有点空洞,丈夫的怀抱也是。

我想着你家里的小厨房,你和她肩背相擦……

我在整洁开放式的厨区发愣,丈夫的双臂环绕到胸前,他贴着我湿漉清香的头发问我,怎么?不记得这个家了。

我能说不记得吗?虽然,你的面容充满了我的世界,那些被挤出去的东西虽远远站着,却肯定地包含着我,不是记忆而是真切的气息。

不肯向梦掩面的人,难道真的能向现实掩面吗?

餐桌上有粥和几碟小菜,花生米、黄瓜、卤牛肉,当然不是JOHN做的,是隔壁台湾太太的手艺。还有一张小小的卡片,银色和淡紫的图案,精细的黄丝带。一看就是JOHN的审美。欢迎你回家,英文写的,但读起来熟悉得就像是母语。当我躺在杨村奶奶床上时,当我走在红墙边上时,当我融在你的凝视中时,不可能相信自己与这些方便面似的文字有任何关系。人的记忆多么奇怪。

后园草地中的自动喷水系统按时响起来,我顺着这声音想像着洒水车,夜晚的马路,你所在的城市,楼房,一二块四四方方的窗,窗里睡着的你。

丈夫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并不来抱我,只是抚弄着我的右手说,睡吧,这是你自己的家。他的声音催眠般将我带入一种语境,好像我是只迷途的羔羊,我想从这语境中挣脱出来,但最后却沉睡了。

 

连载回顾请看右侧博文分类: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活于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活于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