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63第九块砖

(2010-04-11 15:35:04)
标签:

婚姻

爱情

灵性小说

红墙白玉兰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连载回顾请看右侧博文分类: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九块砖

1

傍晚,走在故宫的红墙边,远远看着广场。突然间,这块国土上的每棵植物每个人每一种声音都强烈地感动着我,引诱甚至逼迫我流泪。我不知道是自己对这块土地和文化的思恋,幻化成了对修平的爱?还是“爱情”这枚具体的,易于被女人理解掌握的钥匙,为我打开了一扇门,让一种庞杂、无法理清的,对女人来说过于沉重深奥的爱,淹没了我。

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喜欢复杂的女人,事实上女人都倾向于直接的情感与思想。有意识地不去深入,只是把心思停在那双浮在水面的眼睛上。甚至很想放纵地迷失于这双眼睛中的爱中,然而红墙一直地沿伸着,随着她的步伐。或者说她的步伐随着红墙,沿伸。

红墙很长。有许多灌木、花圃、和树阻挡了我,使我的行走不能紧贴墙根。近看时,红墙很粗糙,一块块地褪了色,深浅不一,好像一些水滩。一对头靠头的男女坐在四五步远的地方,他们背对着红墙。再远些是很宽的马路,大河一般。车流一涌一涌,在明亮的天空下闪烁,但我听不见它们。仅仅是一排粗壮的白桦树,就让我看着它们,仿佛醒了的人回忆梦境,或是梦中的人观看现实。

河的另一岸,很遥远,天空般辽阔的广场。广场上飘着高低不一的风筝,那些风筝下面应该有人。我一边走,一边给远在南方的修平发短信。短句或仅是几个字。不知道此刻他在做什么,所以不便给他打电话,其实也不敢再听到他的声音,怕这声音会一下子刺破自己的防线,会把正努力游开的心灵一下子钩住,沿着一道空中的弧线拉回到他怀里。

 

2

南方,居民小区里,我正坐在锈了的铁椅上。这是周六,七八步远处的秋千上,儿子小平,荡来荡去,好像一只钟摆。目光穿过儿子,看红墙前缓缓走着的小小。我很想注意地盯牢她,但不得不时常伸伸缩缩,以避开钟摆的切割。

焦急,无缘无故地焦急,头上的汗被太阳不断蒸发。衣服里面,身体凹陷处都在流汗,仿佛破了的水囊,从一点点地渗透,渐趋涌流。

我在出汗。

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小小说,仿佛只是意识流,但又掺着希望。

她没有马上回短信,等了许久才回。有株玉兰花树,很高大。

我就看见了那些硕大、冷漠的花朵。厚实,完全不透明的白。无论是高处的,还是低处的,花,叶,都一动不动。

体液的涌流渐渐收住,虚弱地面对它们。

秋千,儿子,好像恒定摆动的时光,在我和花中间。

玉兰花模糊了,白纸般覆盖了她和红墙。一点都不透明。

她坐在树上。真希望你能看见她。

她在看你吗?

是。

说话吗?

没有。

你要走了吗?

我知道自己问得很愚蠢,希望她不要回答。但手机屏幕上立刻显出一个字,是。

她消失了。

或者准确地说是那个手机号消失了。那串数字因为不再说话立刻掉下去,落在地上,像一串细小的蚂蚁钻进泥土,无影无踪。小小也就没了,难道还要再过十四年才出现?

我从锈铁椅上站起,好让液体顺顺地住脚底流。太阳把楼房的影子投向我,我拎起儿子平回家。我想,一定要去趟红墙。那里真的有棵玉兰花树吗?他也会坐在某根树枝上看着自己吗?

(上篇完,下篇明天待续)

 

《红墙白玉兰》63第九块砖

 

施玮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纸张版订购

 (请点击以下链接)

 

当当图书    金书网      图书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