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郑敏:爱在绝途上行走 ——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2009-05-08 09:11:04)
标签:

红墙白玉兰

长篇小说

大洋彼岸

刻骨相思

施玮

玄武湖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爱在绝途上行走 ——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文/ 郑敏
 

收到旅美作家、大陆知名基督徒施玮的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已经好几天了,它静静地躺在我电脑桌上,我却没有勇气翻阅它。因为有一种恐惧,我知道这是一本写中年知识女性情感的书,读它,就像读自己,读它,必须有把自己送进世界最深孤寂中的准备。爱,太凄厉、太沉重了,不要说它穿越时空飘飞了二十年,长得让人虚脱,就是短暂如昙花般的爱情,读它,也是需要恰当的时间和适宜的心境的。

一颗空荡荡无喜无悲的心,是不适合读爱情小说的。直到接到施玮的短信,问我对她书的感受,我才决定用两个半天的时间,到那个既绚丽华美又苦涩悲伤的情感炼狱中坐坐,听一曲美丽而凄婉的爱情悲歌。

我是在玄武湖畔开始翻开这本书的第一页的,这个地点也在小说故事中多次提到。

暖暖的春日午后,公园的迎春花正黄得耀眼,桃花也正粉得可人,这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季节,也是一个让人浪漫多情的地方,可此刻的我只想把自己换位成了女主角“小小”,跟着作者如水舒缓的笔触,去体验一次荆棘鸟般的爱情。

故事的梗概是这样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校园,主人公秦小小与孤儿杨修平因诗而相识、相恋,然而作为别人养子的杨修平,命中注定他只能选择养母的女儿紫烟,后又被精明而颇富心机的王瑛疯狂追逐,杨修平内心爱的是秦小小,但由于太多的误会和隔阂,还有彼此的矜持,骄傲、尊严,两个真爱的人只有在懦弱的等待和无情的现实中彼此错过了。

后来,秦小小遇上了一位深爱她的海外华人柳如海,并与他一起来到了大洋彼岸,物性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们过着相亲和睦的婚姻生活,被人羡慕的榜样夫妻,但秦小小却没有把自己碾成粉未,“碎”在他怀中的想法,她仍无法从对修平的思念中摆脱出来,她清楚地感受到肉体与身边的丈夫是一体的,可情感却飞越大洋彼岸,想着那如遥远星辰般的爱情。

十四年后,秦小小在杨村终于有了一次与心上人肉身的缠绵,然而,这种缠绵更加深了彼此的刻骨相思和欲罢不能。

小说的结局是,秦小小被查出患有脑瘤,并意外怀孕,医生告诉她会失明,但肿瘤是良性的,不会有生命危险。当死神真的来临的时候,她要求回国,把爱的视线最后投在杨的身上,而丈夫柳如海对小小的爱就像静水流深的溪流一样,没有丝毫改变,他终于感动了为情所累的小小,并重新回到了丈夫的身边,此刻,她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放下自己,更多地关注身边人的存在和需要,才能获得那份超越自我的爱。

小说给了小小一个较美满的结局,就是让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伴随着与未出世孩子的不可分割的血脉关联,作为女人,她会对世界上的情爱重新作一番鉴定,她会活得更真实和广阔,她心中那座绚丽的高山也一定会慢慢地暗淡。

合上书,我没有想象中的眼泪,反而理性地想,如果我是作者,我会怎样写。我想,我会安排她丈夫柳如海死亡,以此来让“小小”终身背负起十字架,灵魂的两头都冒烟,两头都无家可归,而不是重新回到庸常的生活中。也许,我的视角比施玮更凄凉,我天生就是一个喜欢悲剧的人。

湖畔柳树下的那块大石头,已把我的身体坐得冰凉,太阳快落山了,就在我把书放进包中,准备离开玄武湖时,小卖部的音响里突然播放出一首情歌“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把那花儿采……”不知为什么,听到这样的歌,我不禁抿嘴笑了,如果这首歌是书中的男主角杨修平当年唱给秦小小的该有多好?可是如果真是,那“小小”现在还有这么汹涌的幸福和忧伤吗?作者还会因人的痈、因神的戒律而压抑人性情感,开启天窗意识,恣意纵横、爱恨交织地超验写作吗?

一切都是宿命,一切也都是上帝的安排。在掌控世界的上帝面前,我们只能回家,回到庸常,在命运的挣扎和虚妄的情感的消耗之后。

我想起了考琳·麦卡洛《荆棘鸟》中的最后一段经典文字:鸟儿胸前戴着棘刺,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被驱赶着,歌唱着死去。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她只是唱着、唱着,直到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

这就是所有尘世女人的爱情绝唱,遗憾的是,我们懂得这个道理,懂得世间最美好的东西都是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懂得爱得越深,痛得也越深,却不能不爱,且每次爱都这样认真,起码在虚妄的想象中,我们为自己朝思暮想爱恋的人付出过许多许多。

我期待施玮更为深沉、惨淡的文字,尽管这不符合一位基督徒要喜乐生活的要求,但我仍期盼着,因为我以为,作家与基督徒或者说基督徒作家与纯粹的信徒看世界的目光还是应该略有不同的。

 

郑敏:爱在绝途上行走 <wbr>——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旅美作家施玮是从南京古城走出去的中国知名基督徒作家,至今已有300余万字发表于海内外。昨天下午,施玮携新作《红墙白玉兰》回故乡召开了新书研讨会。图为施玮、我、省作协作创研究室的负责人赵翼如在在湖南路充满画境书香的可一书店。)

郑敏:爱在绝途上行走 <wbr>——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我和施玮在讨论她新书创作的原动力,我更关心她是如何以超越灵性的视角切入我们心灵的。在神性与人性的搏杀中,做为被造物的人,真能跨过那道困惑之门,做到彻底超越吗?)

郑敏:爱在绝途上行走 <wbr>——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我和可一书店总经理钱晓征在她的二楼画廊。) 

郑敏:爱在绝途上行走 <wbr>——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研讨会上部分作家、评论家、编辑的合影。) 

郑敏:爱在绝途上行走 <wbr>——读施玮的《红墙白玉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