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60第八块砖

(2009-02-25 09:28:48)
标签:

红墙白玉兰

婚恋

两性

灵性

生活

施玮

小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上篇:《红墙白玉兰》59


第八块砖(两半)

1

我把妻子和儿子送回家,看着小家伙睡着后,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我怕呆在这个家里,怕与妻子面对。刚才走进家门时,我好家是突然发现这是我的家。门边放钥匙的鞋柜,桌上放着的杯子,客厅桌子旁他常坐的椅子,扔在沙发背上的衣服,床头的结婚照,拖鞋……

我无法呆在这一切里面,这一切都含着一种审判责备我的权力,它们看着我,并时不时地用它们的真实碰撞我。梦和梦中的爱情都在这现实的白昼中,虚弱地像要消散。而我又怎能让它消散呢,若它消散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剩下什么。

最可怕的还是一直默默无言跟在背后的她,她是这一切权利的中心,是这堂审讯的法官。愧疚、自责从心里生出来,我不知道它们出于哪个角落,仿佛不出于我自己的思想。因为我不愿为昨晚的事自责,不肯后悔。

讨厌愧疚的感觉,觉得这种感受亵渎了心中的爱情,亵渎了小小和昨晚的美丽。

然而,这屋子里的一切都似乎是法庭上的证人,在我心里的某一处独立着控告我。我被逼得无路可走,甚至渴望妻子追问自己昨天的去处,渴望她像通常那样和我大闹,我渴望有个机会把昨晚的一切,把心中的感情都大声地说出来,就在这间屋子里说出来。渴望借着直率的坦白,使那属于梦幻的一切能显身于真实的世界。但妻子反常地不说什么,这令我也无法说,虽然我不在乎被她也被自己的良心定罪,但毕竟不能这样无耻地伤害她。

孩子轻微的呼息声,妻子在厨房与客厅中小心亦亦的动静,房间里熟悉的气味,床上皱折的被单……都使我无法逃避,无法视而不见,它们注视着我,挤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2

你还是先去报社看看吧,小平没事了。我己经请了假留在家里陪他。

妻子好像看出了我的坐立不安,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

我像接到了赦令,觉得她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贴体过,一边嗯了一声,一边向门口走。我不敢去看她,只是向她站的方向略转过身去说,那辛苦你了。在我打开门就要走出去时,她问了一声,你今晚回来吃饭吗?

我在这句问话中猛然感到一阵酸楚,自己有理由让这个女人如此委曲吗?虽然无法把爱情给她,但自己是这个家的丈夫、父亲,不应该回家来吃顿饭嘛?

人的心思是很奇怪的,过去因着对小小的思念及放弃,陷在一种自虐的苦痛中,那时觉得自己很对的起这个家,我把自己这个人都给了妻子孩子,还要如何呢?日日夜归,不关心她,也不在乎她在想什么,做什么,这一切我都觉得理所当然。但当我找到了小小,当我的爱情活过来时,我的心、感觉也都一同活了过来,我感受到了妻子王瑛的感觉,甚至惊讶于自己一直以来竟是对她如此冷漠。

我在门口回过头来,看着她,妻子穿了件粉红缀了蓝色小花的毛衣。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买了这件衣服,想了想,发现自己根本想不起来她都穿过些什么衣服。

我说,今天我会回来吃饭。瑛,我不是个好丈夫,对不起!

她愣在这话面前,不像是被感动了,反而有点惊慌。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回不回来都可以!现在男人们都忙,天天回家吃饭的男人没什么出息。

她故意用平常用惯的语气随随便便地说着。

我出了门,但我感觉到她在心里不断地说:平,你今晚要回来,你要回家!

我突然觉得,也许她知道了一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