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56

(2009-02-07 14:00:33)
标签:

红墙白玉兰

婚恋

小说

感情

两性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21

我没有抱着小小一同进入晨光中的睡眠。

我不敢。

我怕这“相拥”,怕这过分的美好,怕自己再也没有力量醒过来。

我轻轻起身,离开她,仿佛她已经睡熟,而事实上我知道她醒着,正一动不动地感受着我的离开。我想把这最美、最温柔的“相拥入眠”留给将来,留给我们的婚姻。我渴望娶她为妻。

没有让门完全关上,也让自己屋里的那扇门留着一条缝隙,以便彼此的呼吸和睡眠可以往来交融。

 

22

我感受着他的离去,想留住他,但我没有说。我知道他想把这美丽的柔情留给将来,但我无法相信明天。我只希望他抱着我沉入睡眠,沉入晨光中永不醒来。

人常常会渴望停在某一刻的纯粹中,然而,那只是幻想。我们总是被时光运送,进入下一刻,再下一刻……失去再失去,迎接再迎接……“纯粹”就这样被串连成混杂,生命就这样充满辛酸但丰富,充满软弱但坚韧。

当初,你为什么选择他?是因为你们做爱吗?另一间屋子里的修平用短信问。

不是。其实我并不想回答他。

“纯粹”就这样被打破,还没等到天亮,一切刻意回避的都回到了我们中间。我俩不是单独的人,我俩之间的感情,刚才的事件,没有任何一样是可以独自存在的。“纯粹”的概念,仿佛只是一剂毒品,让我们完成了短暂的自我迷幻后,卑鄙地消失,留下虚弱与混乱。

因为他渴望娶我为妻。

我按这几个字时,出于诚实,却也感受到了残酷。然而这残酷并不仅仅是对他,也是对我自己。

 

23

……

因为他渴望娶我为妻——我面对着这几个字。

手机铃声响了,是妻子王瑛的电话,她无非是问自己在哪,做什么?我可以很容易地撒个谎骗过她,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夜归或临时出差。但此刻我不想撒谎,我把手机关了。虽然知道这样做会引来更多的麻烦,需要更多的谎言与解释,或者是绝然地真正伤害她。我能伤害她吗?

这个女人跟了我十多年,做了近八年的夫妻,流产二次,生了一个儿子。她知道丈夫并不很爱她,她也不去要求那些“虚”的,她信任我。做我——一个报社社长的妻子,跟我过日子,就是她的全部人生理想。她的心思都在我身上,谨小慎微地看重着我的工作和身体,虽然她并不在乎我的精神和心灵。在她的心思中,那些都是虚的,是不重要的。也许是因无力关注吧,她并不期望进入丈夫的精神领域。

我力图速速入睡,不愿意在此刻让关于妻子的一切进入脑海。

窗外己有了些晨鸟的鸣叫,清新的空气丝丝缕缕渗进来,我努力去感受另一间屋子中的小小,感受她的睡眠与梦,但却被隔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