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55

(2009-02-01 15:58:21)
标签:

爱情

红墙白玉兰

婚恋

命运

施玮

小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18

让我和你做爱。

我一边发着短信,一边感觉到各种纷乱的思绪从背后她的心里涌过来,但此刻我坚决地拒绝让它们混乱自己。这一刻,我的渴望是单纯的,我刻意地拒绝想到任何一件属于“背景”的事,保持着这份也许只属于虚假的纯净。

我觉得必须快速解决,不敢因为时间的拖延让自己想到其实该想到的人。

它会是最美妙的!

我对小小说,也是对自己说。

是爱情自己要求的完美。

我的心里不由还是跳出一句小小的心思:不论是完善这爱,还是结束这爱,就让我们跳下去吧。

但我没有让这句话在屏幕上显出,我拒绝一切不祥的、沮丧的预感。

我站起身,门在面前打开。小小的面容苍白,但不是虚弱,仿佛烧到白炽的火焰。

 

19

他们从容地、缓慢地、甚至带着些最后的犹豫,走到床前。然后,慌乱地、急迫地,再无一丝犹豫地做爱。

开始的一瞬,他俩都看见了我们,他们各自的灵魂。我们一个站一个坐地呆在屋里,很漠然,因为知道接下来的每个细节。我们不想劝说什么,就像灵魂无法理解肉体一样,肉体也无法听懂灵魂。

我们看着他们,他们却不约而同地不再看我们了。我们偶尔对望一眼,不理解彼此间如今的全无瓜葛。不过,杨修平和秦小小在永恒中只认识了十几年,一生算上也不过几十年,世人在情歌中唱,我的灵魂在爱你,永远爱你。这真是好笑。

他俩都在尽力地给。尽力地要。

不是尽情,而是尽力。尽生命中本能与理性一切的力量给予并吸取。往昔所有的时光、所有的相思、所有起起伏伏的爱恨、所有的眼泪和摄入心灵的日月,都在这一刻要给出去。甚至还有未来,还有未来一切的生趣,一切尚未用的力量,一切不能共享的欢悦和痛苦,一切……

以及渐渐老去的忍耐,进入死亡的瞬息。他们渴求着、极力完成着一次交换,彼此交换心灵、岁月、情感与存在。渴望让自己整个的生命进入对方,去永远地陪伴他。

他们的永远也就是这一生的几十年吧。

他们的做爱是激情的,但这激情中充满了不安、焦虑、紧迫。他们爱的那么匆忙,仿佛随时会被迫停止。仿佛屋顶随时会塌下来,仿佛大地随时会裂开,仿佛门随时会被敲响,仿佛被他们关在门外的一切,随时会走进来站满一屋。或者是因为我们在属里呆着?或者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而有了一丝不自然的展示成份?

我们离开了那属子,外面下起了小雨,空气新鲜得连我们都有点动容。

20

我俩各自心里的爱恨都在这一刻,冲撞着,撕咬着,直到伤口彼此吻合,直到压在心里的呼嚎彼此相融,成为叹息。

我们没有说,也没有想,但似乎彼此都把这一次做爱,当成了俩人唯一的一次做爱。

    一切平静之后,天色己微亮。

也许,是害怕冷却。也许,是害怕清醒。我们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属于自己。

我们再次投入对方,再次渴望融合。

如果能够选择,也许会希望死亡此刻就能安静地来临。因为,被刻意掩住不看的一切,己隐隐显出它们的面目,冷静地等着索取代价……

在稀薄柔和的晨曦中,这一次的做爱,仿佛是一种告别的抚慰。不是抚慰对方,而是抚慰自己的心与肉体。有些东西已经飞去,有些东西已经沉下,水面恢复了平静。爱情,安静地铺展在我们面前,渐渐隔开两个缠绕的身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