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54

(2009-01-30 10:16:53)
标签:

爱情

红墙白玉兰

婚恋

命运

施玮

小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17

我感觉到他走近了我的门,就在门外,我的身体出于一种本能的对他的呼应,也走向了门。我们几乎在同时转身把脊背靠在门上,滑下去。当他们背对背坐下时,厚实的,因岁月而乌亮的旧木门消失了。对方脊背传出的体温,迅速地,侵蚀着本己虚弱的心灵。

不能!!我在心中坚持着。

我把丈夫、朋友、父母、他的妻子、孩子、良心、道德都慌乱地搬来,堆在一处。我想着在美国的教会、牧师的讲道、圣经中每一句能想得起来的斥责淫乱的话,把它们也搬过来堆在那道不成堤坝的堤坝上。还有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有圣贤们的智言。然而,这一切竟没有一个是从我里面出来的,这些从各处搬来的东西,好像洪水中扔进缺口的沙袋,转瞬便没了踪影。

可恨的是,我的那个灵魂,此刻,静默无声地旁观着。

我渴望你。他的短信只有四个字,却像又一波山洪。

我在心中问自己,我是否也渴望他?答案是模糊的,因着莫名的惧怕而自我模糊着。当这份爱情穿过“性”这道帏幕后,会是什么呢?是婚姻吗?我已经看见了许多的眼泪,激烈的破坏,污浊的纠缠。看见谎言迅疾地繁殖,看见内疚昼夜嚼食。这份感情能涉过泥污的沼泽,一身清洁地走上它的道路吗?

另一方面,就是消失。当两个心灵纠缠的人,经过“性”,也许就彼此放开了。也许,这是种解脱?也许,从此他在我心中就只是个男人了,而我在他心中也只是个女人,可以用任何一个别的男人或女人来代替的。

我这样想着仿佛在自虐。

难道,自己真的愿意背后那宽厚的,承重过我的泪、我的思念、我的目光、我全身重量的脊背消失吗?难道我可以让他微红的烟头、粗散的双眉、紧抿的唇,忧郁的目光消失吗?在这漫长的十多年中,它们都在对我述说,绵绵无尽的情意围绕着我。

难道就真的放手?我的心预先领受着那份荒凉。想着丈夫如海,想着我们被人看为楷模的婚姻,一切都是完美的。然而,对修平的思念与渴望鲠在这婚姻中,使它无法纯净。当阳光洒满枝叶花果时,地深处的根却不能安宁,无法阻止那些渗出来的眼泪。

我们结婚八年了。这八年中,我都惧怕睡眠,惧怕有梦的睡眠,惧怕梦里的他,惧怕心中的呼唤从梦囊中刺出它尖利的锥,伤害身边爱我的丈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