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51

(2009-01-21 06:23:02)
标签:

爱情

文化

信仰

红墙白玉兰

婚恋

施玮

小说

杂谈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9

脸颊贴在他一侧的太阳穴上,目光垂落在他胸前,我想着他身体中一道道的伤痕,那些重新长好的断裂。我无法进入它们,无法体会并参与它们的破碎与愈合,无法共受那种疼痛。以前不能,以后也不能……

我感到自己始终被命运隔在他的生活之外,不能进入他任何疼痛的喘息,不能分担,甚至不能听闻。而他却是我心中最牵挂的人。

泪,从心中流出,经过眼眶,滴落,沿着他的耳际蜿蜒下去。有一滴流到了他的唇边,我看着他用舌尖消消将它接入他的里面。

修平的脚早就走完了那段泥泞的积洼,山下奶奶的屋子己隐约可见,但他还是没有把我放下。当我们走到林子边缘时,我从他身上滑下来,他却转过身,一把抱住了我。紧得好像要把我嵌入他的身体中去,好像是要让我的每根骨头都扎入他里面己经封闭的创口。

我一动不动地忍受着挤压的疼痛,甚至听到了骨节的响声,但我宁愿碎在他怀里,不愿分开。可惜一声低低的呻吟滑出了我的唇,他立刻松开了我。

对不起,小小弄痛你了。

我们一前一后地出了林子。被他放开的身子,份外地寂寞、虚空,好像已经枯了的秋叶残留在冬枝上,孤零零的一两枚,等着风把它吹落。

 

10

奶奶的屋子很干净,不像一幢许多年没人住的屋子。

紫烟父母有时周未会来。我给村头的王寡妇一些钱,她定期来收拾这里。我说。

又没人住。小小这样说,但我知道她心里明白,她只是希望表现得正常些,随便些。

我也就尽量正常地回答她,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虽然没有人……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个老家。

我让她坐在厅里,自己去院中央的井台打水。

11

我跟了出去,站在前廊的阴影中看他。月色照着这个普通的农家小院,一个女人望着一个男人向前弯下的宽厚的肩背。这一刻是虚幻的,并借着虚幻而纯粹着,又借着这虚假的纯粹诱惑人陷于混杂。一阵迷惑,我赶紧离开了那种凝视。

我们烧了水,坐在八仙桌的两边喝茶。只是饮茶,并不说话,仿佛是怕心中的话从嘴里溜出来。天色总也不亮,冬天的夜无边无际地漫延着,罩住我们,不允许我们逃遁。

我说,想睡了。

好!

我们一同站起来,彼此都还勉强戴着张已经疲倦的笑脸。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也许本意不过是招呼声晚安,然而,事实上却不是。修平的目光望住我,便不再离开。我的,也是,虽然多了些吃力的坚持。我们用眼睛亲吻着对方,吞食着对方,也向对方哀求着。请求放开自己,也请求抓紧自己。

 

12

从第一次见面,在我们生命的本能中就似乎萌生了渴望。渴望拥有对方,也渴望被对方拥有;渴望打碎自己的存在,碾成细细的粉末,揉进对方的存在。然而,命运却奇妙地令这“渴望”瘫痪在本身的疯狂中。

她首先垂下目光,仿佛天鹅之死中热望生命的翅膀。她一言不发地转过身,走向几步远的屋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