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47

(2009-01-02 05:47:13)
标签:

爱情

红墙白玉兰

婚恋

情感

施玮

小说

信仰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6

一九九五年,我二十九岁,杨修平三十二岁。在这之前我们彼此寻找过,但更多的是期待一种偶然的相遇。六年前,我们相约要在我二十九岁时,像两个陌生人般重新相遇、相爱,并迅速在同年结婚。为什么是这个日子呢?也许是女人不该越过三十岁这个微妙的界限吧!

如果说三十岁以前你应该尽力安排命运,那么三十岁以后就该尽力让命运安排你了。那以后,就该走向“认命”。然而,命运并没有给我们这两个异想天开的男女这种机会。三月是他的生日,五月是我的生日,两人各自过完生日后,又过了两个月,我答应了柳如海的求婚。

这五六年中柳如海一直在求婚,渐渐地求婚好像成了他每逢节日的习惯。我总是说,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我们就像一对小夫妻般在一起过日子,彼此知道对方睡醒时的样子。在园明园旁边租了间农民的房子,有个小小的菜园,种着会开黄花的丝瓜。

柳如海比我更适合这种生活,他熟悉哪家小铺烙饼好吃,哪家的炸鸡酥脆。除了在北大教课外,都在园子里侍弄各种菜蔬,早晚两次接送坐公交车上下班的我。但柳如海渴望结婚。我有时对他说,你一个老外怎么比中国人还在乎那张纸呢?西方的现代文明在你身上一点影儿都没有。柳如海不说话,也不争辩,只是傻笑一下,说自己是最标准的中国人。

在他心中,爱,亘古都是一样。没有现代和传统之分,也没有东方西方之分,不是一种文化,而是生命的本能。爱,就想和所爱的在一起,并且一同进入彼此委身的承诺——婚姻。他渴望和心爱的女人一同说那段誓言,然后在那美丽的誓言中一同渐渐老去……他不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相信婚姻是爱情的完美。他只对我说过一次,就没有再说,他觉得无权指责我,其实也是想回避我心中爱情的不完全。他愿意等待,或者说他不是愿意,而只是离不开我,离不开自己已经全然投入的爱情。

 

7

那天傍晚,柳如海从园里摘下两根刚长成的丝瓜,欣悦的观赏抚摸后,把它们做成了丝瓜蛋汤。然后骑车出去,拐到一家新开的山西烧饼铺买了八个山西芝麻烧饼,又去称二斤炸鸡腿。等在滋滋响的高压炸锅旁,他看了看手表,想着我。柳如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我,但当他第一次在南区的路灯下抱住我时,当我想挣开他的手臂,他却不肯放开时,他知道自己一生都舍不得放开我。

那时他不知道杨修平在等我,后来我告诉他时,他说如果当时我直接说杨修平在等我,他会让我走的。他又说,他庆幸我没有说。如果说了呢?但对于真实的人生,永远没有如果。

……

喂,你的炸鸡好了。

柳如海接过包好的塑料袋挂在右边的车把上,左边挂着一包烧饼,只有后车架还空着。等他和小小坐上他自行车的后架,他就可以享受到一种完美的幸福。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他的家。

柳如海蹬着他的28载重型永久牌自行车,好像是载着他的家、他的人生、他的幸福,穿行于北大东门外的小路。左侧是校园的红墙,右侧拥挤着杂乱的成片的四合院,孩子、老人和女人的声音,还有各种的香味,还有下班不急着进家门,在小杂货铺前闲聊的老爷们……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中国了,甚至有时心里悄悄地疑惑,是不是把对这个东方神密古国的倾慕,投射到了秦小小这个女子的身上。

那个傍晚,小路边杂乱民居中的一切也异样地感动了我,一种温暖的冲动,一波波地涌过心头。坐在自行车后架上的我突然抱住柳如海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衣服里,贴近着他结实宽阔的后背说,我们结婚吧!

当晚,我们吃着山西烧饼和炸鸡,并喝了两杯红葡萄酒,然后做爱。

我枕着他的粗手臂,望着窗外的星星说,如海,如果我到现在还是不能爱你像你爱我那么多,怎么办?你还想和我结婚吗?

当然!就算你只有一分爱我,但我有九分爱你,我们的爱还是十全十美的。并且我相信会让你越来越爱我。不要担心!柳如海把被我枕着的手臂弯过来,用大手摸着我的头,很肯定地说。

我安静地任睡意渐渐漫过,模糊地想到修平从来没有过这种肯定的语气。他现在在哪里呢?快六年了吧?我觉得今晚不该想到这个人,也许今后再也不该想到他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