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46

(2008-12-31 08:55:46)
标签:

红墙白玉兰

爱情

婚恋

情感

施玮

小说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3

我越来越不敢看他椅背上露出的双肩,哪怕只是想到他,我觉得自己都会被更深地摧眠,更深地坠入梦境,甚至坠入无知觉的黑暗中。我把滚烫的脸颊贴在车窗玻璃上,似乎期待着夜的寒冷能惊醒自己。窗外却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连零星的灯光也逃逸了。

我无奈地感到,此刻,我的世界中只有那双不敢去看的肩膀。修平借着它们散发出来的体温与呼吸,浓浓地缠裹着我,一浪一浪地迫压着我,让我几乎要流出泪来。这是不应该的,实在是不应该的!我想用各种恶毒的、轻蔑的词句骂自己,但一个字都想不出来,心中只剩下三个简单的字:我爱他。当我面对这三个字时,我觉得自己像一朵花般凋谢了,一瓣一瓣,飘下来,落进污浊的水中,化在泥里。

 

4

近二点时,汽车驶上一条乡村小路。我看着这条熟悉又陌生的路,新铺过的路面在月光下面色苍白地对着我们。这是通往杨村的路。两边有了一些小店铺,我的眼睛在黑黑的路沿上寻找着,似乎在寻找当年被自己踢到路边去的石子。

隐约能看到村口大树时,修平让司机停车,他和我下车后,站在路边,看着出租车掉个头,开走,远远地离开,最后车影和声音都消失了。月光重新漫过来,填满裂痕,把我们像小花小虫般覆盖。修平往杨村的方向走,走了两步后,把一只手向后面伸出。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等到手掌中有了另一只手后,就握住,牢牢地握着,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我们手拉着手,在稀薄柔软的夜色中,好像两条并行游在夜海里的鱼。一种轻松的喜悦,仿佛镜中的月,水中的花,令这一刻脱离了思维、背景,甚至脱离了存在。谁都没有说话,记忆如星光下的蝉鸣,在路两旁的夜色中或执著地鼓噪,或幽怨地呢喃,或一闪即灭……

当我们经过村口的大榕树时,各自在心中想到,无论将来如何,这喜悦是美丽的,是可以让它存在心中,长长久久的。

 

5

这是冬天,林子里的树都落尽了叶子,枝枝叉叉地被月光投在地上,好像美丽的布纹,一瞬间又像极了老人脸上密布的皱折。在那棵被闪电劈倒的断树不远处,有一座杂草丛生的坟,只有坟上的石碑干净地裸着,好像一道脱离时光与情感的预言。

她说得对!我们不会结婚的,这就是命吧。

我觉得喜悦和力量都突然消失了,属于虚幻还是属于真实并无区别,同样地在瞬间离开了我。我没有再往前走,坐在那棵断树上。有个瘦硬的肩骨好像离开了长眠在地下身体,醒过来,移到身旁,在断树的另一端沉默着。我知道那是谁,我不想转头面对她,不想和她说话。

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我拒绝和那个我说话,如果她是我百年后的灵魂,就不该来打扰我在世的生活,难道我不可以用醉生梦死来处理活着的这段日子吗?如果她是此刻的我,就更不该溜出我的身体,像个旁观者似地评头论足。我的一切她不都有份吗?

当然,灵魂是不死的,没有时间的概念,那就让她坐在旁边吧。

杨修平继续走近坟去,去拔坟头的野草。他拔得很快,一边拔一边对身后坐着的我说。你写给她的地址,她在临去的时候给了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