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45第五块砖(已经出版,继续连载)

(2008-12-30 08:13:19)
标签:

红墙白玉兰

施玮

小说

爱情

婚恋

情感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五块砖

 

1

杨修平从出租车里探出头,喊我上车。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我就一个人坐进后座。他和司机说了个去处,我没注意,也不想在意。当我跨入这辆出租车时,心里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意志,听凭命运。当人说听凭命运时,有时只是将不能承担的良心审判推给了一个虚设的概念。我不能面对,却又无法回避,自己正在被里面的情欲所牵引。看着窗外漆黑中星星点点昏黄的灯光,躲避着良心中的不安,不愿承担自己出于私欲的选择。

他没有回头向我解释去哪,我也不觉得需要问。将身子深深地踏实地靠在椅背中,看着修平的后脑和双肩。每当和这个人在一起时,我都会被一种柔情侵蚀,被解除武装,被融消意志,像一只无帆无桨的小船,随波逐流,在一份对风暴的恐惧中暂且偷安。

出租车驶出了城,在宁沪高速公路上飞驰。夜色被我们进入,又在我们身后弥合。

 

2

我喜欢在行驶中。记得自己不止一次对柳如海说这句话。

十多年了,柳如海和我一起,在各种的“行驶”中,火车,轮船,飞机,大巴中巴小巴,出租车,私家车,自行车……是的。柳如海会骑自行车。他第一次载着我去南京路看通宵场电影时,我不再把他当“老外”。自行车在他的胯下如一匹与他合而为一的战马,很有灵性,甚至有感情。他比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骑得还要熟练,也更爱骑自行车。

我不太爱骑车,我说自己更爱坐在自行车上。柳如海就说,那容易,我可以骑车带着你跑遍整个中国。听了这话我就大笑,觉得可以相信他,当他载着我从学校到五角场,到外滩,到南京路,到淮海路时,我觉得他可以就这么载着我去任何一个地方。

柳如海的精力与他的爱一样,仿佛是无穷尽的,可以让我比他所爱的人随意地支取,而决对不需要留存些以备后用。我对他是依赖并完全地信任,以至于几乎不能感觉到自己对他的信赖。有人说,结婚十年,丈夫与妻子就好像左手摸到右手一样自然而无知觉。

此刻,我却想着丈夫柳如海,想着我俩每一次的“行驶”,他现在在哪呢?做什么?我看了一下手机,夜十一时,汽车已经出城一个多小时了。现在丈夫那里是早上九点,他正要出门上班。他临离开卧室时会看一眼床上,现在那儿没有一张半梦半醒的嘴唇等着他亲吻,他会想到我,会有些失落,但他不会因此而坐下来打电话。丈夫柳如海是热烈的却也是规律的,包括每天早上出门前的亲吻和回家后的拥抱。

我很希望这时手机能响,大声地响起来,希望丈夫因着一种感应打电话来,我就像一个被困在梦中,醒不过来的人一样,盼望被叫醒。

车继续向更浓的夜中滑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