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经典回顾《九九归零》

(2007-10-24 02:17:48)
标签:

爱情

命运

分类: 雅歌诗苑
 

《九九归零》(情诗九首)

——献给一段丢落在尘世的爱情

 

一、好像风一般

 

风在我里面发出空洞的回音

肉体仍然存在,一样不缺

只是被风吹得寒冷

纸一般薄,失血的苍白

一片精致的玻璃残片

裸呈着,在风中——

在钢筋水泥的现实中

 

命运喧哗地走来走去

蓬着市井妇人的乱发

忙碌着她认为值得忙碌的事

她不多看我一眼。不在乎

我的爱情,也不同情我的恐惧

这个世界不肯给予安宁

也拒绝赐我疯狂的理由

 

哦!我的爱人,你好像风一般

你好像风一般——

掠夺我最后的一丝体温

 

 

二、距离之刃

 

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床

我被距离悬挂,拉拽成丝弦

一些不知名的手,随意地

偶然拔动思念,允许嚎淘的泪

一滴、二滴、挤过岩层

 

天使们俏丽的脚

在悬于一线的生命上来去

谁能释放这命运的伪饰

让我用绝望的爱情在她们脚心

割道伤痕——

渴望完美者的血能替我哭泣

 

灰蒙的天空拒绝被震动

颤栗只能向内波荡,波荡——

令人不堪地漫长,不知何时

才能震碎我的心脏

它等着。疲惫。隐忍。

 

哦!我的爱人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娱乐

唯一可做的就是倾听

倾听“距离”

刺入,切割,我们的声音

那是丰满而激烈的乐章

 

 

三、覆盖

 

机动车发出尖利的刹车声

此起彼伏,“绝望”蹲伏在黑暗中

如病狮般,喘息,喘息

肉体是仅存的旷野

黑暗。无限——

命运,在哪里?在四处游荡吗?

 

我看不见它,或是它们

只听见咀嚼的声音,感受着

自己的存在一点一点消失

测算——

爱情还剩多少?你,还剩多少?

无论是往昔还是未来,都在一部分

一部分地归于寂静

甚至包括咀嚼吞咽的声音

 

河流被杨絮覆盖着

仿佛被埋藏了一般——

我能等到你吗?

能在那一瞬,刹住自己坠入死亡吗?

能在最后一刻被你抱住吗?

 

哦!我的爱人

你的血,如梦一般覆盖着我

 

 

四、各自

 

也许命运有千万张面孔

却没有一张肯向我们露出笑容

还有死亡。死亡冷漠地远远坐着

不肯进前,不肯给予一个安息的陷阱

难道是怕“爱”烫伤它的神经?

 

世界也在远处伏卧,并渐渐冷却——

仿佛是因无奈而沉睡的时光

仿佛是你的手,无法抱住我的肩头

我们各自被孤独摇撼

在寂静中如同在狂风中,窒息了呼喊

灵魂被吹散,满天飞舞的破碎

也无法表述相思

 

哦!爱人

我们无法各自存在,也无法各自消失

是两颗被定在轨道上的恒星

因为不能相撞,因为不能自行坠毁

而在宇宙中急速地飞奔

各自疯狂,各自绝望,没有终点

 

 

五、辛苦的爱

 

大口地喘息

渴望心里的碎片能被吐出来

不要塞在里面,窒息我

手中的笔,老人般颤抖

好像随时会瘫坐下来

将人生的谎言——说穿

 

如果没有爱,它不会走得那么辛苦

老得那样快!如果,没有你

它会写些轻松、智慧的文字

可以随意地消失,不留痕迹

不用像一段残破的古城墙

一砖,一砖,裸呈着刻痕与悲哀

 

再见时,你不要握住我的手

让我以为可以一生躲在你的掌心

车总是会到站,天总是会亮

梦,总是会醒

短暂得让人不敢相信

 

哦!爱人

为何要阅读那些消失了的生命?

你将它们读得生痛。一字,一字

被你的目光解冻、碎裂

 

 

 

六、仅仅一次

 

想念令我消失,散成咸涩的泪雾

等待你的声音,光一般射向我

把雾照出虹。热烈地挂着

然后,仍是褪尽缤纷,消逝

消逝得杳无痕迹,让你回首时心惊

 

那时,你的痛会牵动我

使我不能沉睡,也不能醒来

不能升上去,远远离开自己

也不能在尘世中来去

而不碰见你。当爱己成奢侈,

当我们被太多的事物阻隔

我该如何面对你的注视、你的呼唤

 

哦!我的爱人

上天是否肯赦免我,让我倾注灵魂与生命

在时光之外,也在天地之外

爱你,一次。仅仅一次!

 

 

 

七、风筝线

 

情感己瘦成一串串数字,一些

面无表情,苍白而不可靠的号码

它们纤细地在空中纵横

仿佛是些不堪负重地风筝线

 

爱,己经无法在地上行走

无法被人们抚摸、传递——

无法在湿润的眼眶中,闪耀光辉

它们被拥挤的生活放逐

被寒冷的气流携裹,越飘越高

 

你精密的时间表能够收留相思吗?

无论是茅屋还是宫殿

你预备过一个家吗?

有时,爱让我沉重得无法走到你门前

有时,爱将我耗尽、抽空

轻得无法如鸽子栖上你的肩

 

哦!爱人

你的门紧闭。我却像只风筝

线绊在你门前的树枝上,绷得很紧

不肯断,只是暗自

在寒风中发出呜呜地哭泣

 

 

 

八、老岩石

 

我们的身躯在世上履行着各种义务

一丝不苟,兢兢业业,麻木漠然

我们的心却在疯狂地彼此寻觅

也许正是这焦虑,是这不安的急弛

令我们一次又一次错失对方

 

等到暮色降临,等到心载着梦

再也飞不动。等到世上再没有义务

需要我们衰老的肉体承担。也许

可以在旷野中的一块老石上坐下

让积得浑浊的泪,爬出眼眶

看着世人轻松地聚或是散

 

哦!我的爱人

你是我疲惫、衰皱的眼眶

是一次次承受泪水冲击的堤坝

但你何时能成为

让我安坐的老岩石

 

 

九、九九归零

 

世界对于我就是些候车室、候机厅

它们分散在各个角落,在空中,在地下

在梦境,在时光残破的片段里

我被相思辗转囚禁。有时

在定格的拥挤中,影子般踟躇

 

有时,坐在一大片空寂的椅子上

潸然泪下。仿佛一个年老的猎人

坐在伐尽的森林里——

还能等待什么呢?太阳射在身上

加速着岁月的融化、蒸发

 

爱情却如同幻境中的鸟

不断掠过上空很高的地方

它不投入现实

又不肯放弃诱惑现实中的人

我被它召唤着又被它抛弃

像一个没有翅膀的天使,孤独地

承担着自己的身份

 

哦!我的爱人

请不要整夜地思念我

若你能停止呼唤,也许

我就可以重新回到天上——

成为快乐而圣洁的天使

 

 

写于2004年3-4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