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野松
野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229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的追问成诗,于经典不差  ——读野松的《杂思·无题的抒情》

(2017-08-19 11:58:12)
标签:

生命

追问

经典

分类: 朋友们评野松的文章

   生命的追问成诗,于经典不差

  ——读野松的《杂思·无题的抒情》

                 沂波

一首《杂思·无题的抒情》猛然使我眼前一亮,在读的过程中,诗歌跌宕的意绪就激荡了我的心怀。个体生命的挣扎——在整体命运的颠簸中啼血歌吟,由个体链接大我不停的对生命追问,若沉沉滚来的闷雷,就要轰然炸响。读完整首诗,谁不感受到“山谷回音/回荡在脚下的万丈深渊/回荡在一生仰望的绝壁巉岩”?这震撼的回音,给人带来久久的沉思,让人联想到经典作品中对命运走向的追问。

这首由25节组成,整整100行的诗歌,每节诗在有着独特意蕴的同时,还有着相互关联的意境,畅达厚重之中咆哮着不停的呐喊。长诗起句从众生相惯于显露儒雅大度,将忧戚的心灵掩埋于厚厚的笑容之下,见人遇事总是表面的打着意味深长的哈哈,这最普遍的世相入手,将那深层掩埋实质忧戚的灵魂袒露出来:“痛苦的呻吟化作美的歌唱……/额上的皱纹乃一条条血路”。从昨天到今天,这痛当歌,血染路,无数蹄印证实了生之艰难与荣辱。悲歌敲得灵魂颤栗,生命的进程为什么是在喋血中前行?历史的车轮为什么是在血迹上滑来?周期率的历史不是这样吗?今天的生命是否有更多的心不负重?

开头两节诗短短八句,就从个体生命的表像欢颜实则悲苦的血歌中,用“无数蹄印证实”了这是众生态的艰难与荣辱。这一大悲悯情怀的展开,为进一步在时间的具象中啼血吟唱拉开了幕布。

梵音绕缠菩提树上的藤萝,谁是时间的使者?是佛吗?!在这个娑婆的世界,娑婆既遗憾。有伟人说过:“世界是由矛盾组成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既然世间有了楚河,就有了汉界。“黑暗的地狱/光明的天堂/都是灵魂安栖的地方”。显然这是哲思的明了,而重要的是诗人从不怀疑历史有光明的源头!就是这种明了世相规律,在滚滚红尘的风浪上展开一张浩大的白纸,去像醉酒的狂徒那样泼墨淋漓,体验着血色的黎明爱恋飞扬的旗帜!诗人这种精神高蹈,大有英雄主义者的豪迈气概。

身在世态之中,必有世态之相。各种生命体验的叠加,是明了后的入尘,是入尘后的明了,是在苦难血泪中的歌唱,更是对真理的探求,对命运走向的不断追问。“影子是可怖的魔鬼和陷阱/忽大忽小忽松忽紧的套绳/不同位置的灯盏不同方向的照射/挺得最正最直的身子也会影斜”。红尘中为什么有太多的正不压邪,是非的颠倒,黑白的不分,正义和良知遭害,美德和忠孝遭灭,莫须有的罪名压在大贤的头顶。历史的长河滚滚,大浪翻卷澎湃,道德和向善的力量来自何方?上天可否通过亿万人心而显示巨大的神明?私者一时,公者千古,世间自有公道,大道自在人心,许多光灿的英名,被影斜后了又被证明直正,正义的旗帜能否永远飘在历史的天空?!

小我的体验,大我的情怀,痛与思,血与泪,哭与歌一次又一次在岁月的火炉中淬炼。即使是茫茫戈壁上的海市蜃楼,也让绝望的人重新坚定地向前行走,英雄之泪艰难地抵抗着世俗风尘对纯洁之花的摧毁。沉寂的大地,无波的河流,也最渴望暴风雨的来临和雷电的怒吼。野松诗歌这刚劲的旋律合上了经典的节拍,让人联想到高尔基的《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风风雨雨诗者的断想成凸凹状眼看东去流水将破译大堤么?一道闪电带来更多的漆黑——群山恐怖的灌木学会呐喊雷声点燃江河叛逆……在人类萎缩的精神上轰鸣——幸福于猩红的睡眠中麻木,道德流浪在繁华的街头?!用洗净的手高高举起诗歌的太阳——照耀灵魂搏斗如战争残酷的厮杀。正义在长夜重燃烛光,使沧桑之梦如万千羽毛。善良的鸟悲鸣着完成一次飞行,大地上刮起血红的风。野松诗歌中更多的血泪体验,让人在心痛中沉思,在心痛中怒吼,更有闪烁着的理想主义的光芒。“高举的手曾想摘下一片云朵/把她的水份献给荒芜的沙漠/可是,我看到了飘在她眼里的忧郁/唯默默将心愿倾泻为泪雨”。这种大爱的苦难情怀,这种大爱的汩汩血脉,这种大爱的忘我精神,不正是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魂在延续吗?!

没有痛苦的呐喊只是沮丧的呻吟/快乐的欢叫来自不愿消沉之心”。在当今,物质文明的猛进与精神文明的倒退,大概已成为人们困惑的焦点。人类已走上了肆意掠夺,毁坏大地,败坏世道人心的不归路。商业扩张的触角缠住了世界。人们活在这个世上越来越感到不怎么安心?!中国两个优秀的作家曾经迫切地呼喊——诗人,为什么不愤怒?!野松的这首在他35岁时写就的《杂思·无题的抒情》,就是这样愤怒了的有着精神力度和浪漫旋律的诗歌作品。

                            2017.8.


(作者:沂波,原名:杨玉发。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小说、散文及诗歌在《时代文学》《中国金融文学》多次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追梦人》;中篇小说《银杏树王》《走在麦茬地的尽头》;短篇小说《特别会议》《大雁嘎嘎》《果园里的故事》《拥抱牛粪》;诗集《长风集》《沂波诗词》;戏剧剧本《风中的鸽群》《孔子师郯子》《三赠诗》。出版小说集《惊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