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直播尬舞团,我们还要继续审丑吗?

(2017-12-28 11:27:54)

直播尬舞团,我们还要继续审丑吗?

直播尬舞团,我们还要继续审丑吗?

 

    作者/洪巧俊,微信公众号:洪巧俊(ID:hqj1578

尬舞的含义,在百度百科中的含义是,由于使用了“尴尬”的“尬”字,“尬舞”衍生出新的含义:嘲讽舞姿不佳的人胡乱扭动身体,使场面尴尬的场景。而在郑州街头的直播尬舞团,因为与快手直播平台的结合,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早在今年9月,《中国新闻周刊》便对郑州街头这一群特殊的网红进行过报道。据介绍,最初,这些尬舞的成员原本算是一个团队,最多的时候有50个人,后来因为成名后的利益纷争,逐渐分裂开来。而在刚刚过去不久的1221日,《南方周末》也发表了《“没有一个人能跳得了我的舞” 直播尬舞团》的特稿。在报道中可以看到,这些郑州最边缘的人群从2016年初经历了走红、团队解散和随之而来的“江湖纷争”的问题。如今,郑州尬舞团可以说是三分天下,在快手直播平台上为了赚取粉丝打赏和流量,几个尬舞团上演了在公园的污水河中跳舞的热议新闻。

在巧哥看来,这样的尬舞直播生态已经是到了不博出位,不秀下限就没人看的地步了。像快手这样的直播平台,虽然标榜“记录世界、记录你”,最终火起来的,依然是那些怪力乱神的表演。这其实破坏或摧毁了淳朴的价值观,底层的美德不复存在,为了博出位开始自污和自我“突破”。

通过直播的打赏可以兑换成人民币,这样的网络快钱,来的真的很快,如同现在当红的MC天佑,在生日时直播一小时,收入已有近百万。“低质流量、低质主播、低质内容、低质用户,匹配的都是屌丝,是流量中最不值钱的那一批。”网红经纪公司老板刘俊对尬舞观察许久,他用“四低”定义这一特殊的表演形式。在郑州街头从事尬舞行业的这群人,其实都是没有稳定工作的底层草根,“红毛皇帝”顾东林是一个理发店店主,外号“猴子”、“电王”的则是流浪汉,此外,还有来自彝族的三兄弟,两个16岁,一个18岁。这样的组合,为了涨粉,把各种各样的“创意”引入直播间。比如自创打架舞、丧尸爬舞,扮上济公、猪八戒等古装造型,带上猫狗等动物一起尬舞等等。

似乎,社会的边缘人找到了安身立命的根本,但是不仅主流不认可,观众也只是为了图个乐,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并不正常。自我矮化和自我丑化是必须的,为了得到“笑果”才能有钱。巧哥认为,不能把丑陋当时尚而引入潮流。博出位也要讲底线,如果以丑为乐,为时尚,通过传播,让大众向丑,这个社会就不会唯美,而是唯丑是道。

我们关注凉山彝族的格斗孤儿,看到他们的悲凉与无奈,也看到他们被遣送回学校与格斗俱乐部能提供的温饱之间的矛盾。现在的直播尬舞团,也出现了底层利益受损的情况。“红毛皇帝”的徒弟——16岁的彝族老二和12岁半的女徒弟莉莉在宾馆过夜,被巡逻的警察发现并被带走。案件代理律师证实,老二知道莉莉只有12岁半,承认跟她发生了性关系,目前以涉嫌强奸罪被批捕。

快手CEO宿华希望今天的人能通过快手“读懂中国”,让一千多年以后的人,也能看到今天的时代影像。但是我们也希望,像快手这样的直播平台能担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来,不要成为审丑的推手,老老实实记录生活的视频与为了博出位、秀下限的视频之间的博弈能有正常的生态出现,充斥着低俗的视频和扭曲价值观的视频产品也终究走不远。

 

近年来,中国的各类社区应用层出不穷,总体呈一个饱和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快手”app却横空出世,并且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今天的快手app,在中国的手机应用市场中,流量排名高居第四,仅次于新浪微博,日活量高达一千多万。

那这个功能看似与其他短视频应用相差无几的app,又是如何脱颖而出的?

打开快手,迎面而来的各类视频封面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粗糙”。如果说打开其他视频软件,放眼望去,各类制作精良的视频封面大多是清婉可人的美女,亦或是风景秀丽的大好河川;而相较之下,快手则像是一个毫无门槛的聚集地。你既可以站在菜市场门口尬舞,也可以拿起手机给网民直播你吃饭的过程。

这就是快手的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它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一开始,快手锁定的人群与选择的道路就另辟蹊径。这群人百分之九十都来自于底层草根,受教育程度低,又渴望靠网络走红一夜暴富。于是在金钱的诱惑下,底线一放再放,各类为博眼球的新鲜招数层出不穷:例说快手视频中常见的自虐,博主录下他吃各种反人类“食品”的过程,这类食品不受限制,往往由刷礼物的观众所决定,今天可以是蟒蛇壁虎蟑螂,明天也可以钢筋混凝土。

看完这些视频,大部分人第一感觉是“不适”;但这种“不适”感恰恰满足了一部分人的需要,他们在现实里畏畏缩缩,毫无存在感。但在看这类视频的时候却能有一种“施虐”的自豪感。

长此以往,人的三观便会愈来愈扭曲,审美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传统意义上的“美”,而是向审丑的路上愈行愈远。

豹纹皮裤的红毛男人随着音乐胡乱摆动身体是可爱,八九岁的肥胖男孩模仿社会人抽烟喝酒纹身是酷,六七十的大妈生吞黄鳝蟒蛇是勇敢……

这种以消费他人的尊严慰籍自我的直播方式,在快手屡见不鲜,甚至可以官方甚至有意识的在引导这一方向。这也是快手这几年迅速走红的根本原因。

也许这一种另辟蹊径能给投资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但任何事都应该有底线,尤其是在网络平台上博眼球。

如果为了吸粉不择手段,甚至故意营造一种以丑为乐为时尚的环境;让大众向丑,那终有这个社会对“美”的定义都将会模糊,那时也许反而会唯丑是道。 

快手的人群主要集中在底层草根,群众基数庞大,并且不部分不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极易被外界因素所影响。而快手所营造的这个环境则是让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愈来愈迷失自我。

像随意点开快手一个视频,评论清一色的“老铁666”,这是对一位拿鞭炮炸自个儿裤裆的仁兄的赞美。

那一声儿鞭炮也像是摧毁了什么东西,其实也就是人的底线,延伸来看,也可以说是底层的美德。因为自打这些人从为了金钱博出位开始自污和自残开始,道德就被迫蒙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