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画家苏高宇
男画家苏高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654
  • 关注人气: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新画

(2012-07-26 14:41:31)
标签:

杂谈

分类: 高宇随笔·似旧心情

旧文新画

 

 

问道于荷

 

 

人间事,总在因循着一个定数,如四季的巡回,昼夜的潜更,循环连续,周而复始。非以人殊,不因事异,概莫例外。

    就拿这幅荷花来说吧,开放了的,虽然有过了她美丽的喜悦,却不曾一瞬,接下来就是要隐忍枯败与凋零的伤痛了,于是她就萎缩在密叶里,无意见人,作白头的宫女;而这只茁实的骨朵,对于明天,竟又怀抱不尽的憧憬,作振拔状,一个劲地往上蹿,以期那一现的到来。其实,骨朵与花,尽管是各自支在自家的枝头,却是在不定的时间里因果着同一的命数了。

    我就想,与此同时,世间一定有许多的人事原是与这荷花的荣枯对应着的。得失,爱恨,悲欢,哀乐,阴晴圆缺,盈虚消长,必起于一字、复止于一字,而又万般无奈。

    不禁问荷:

 

    这是为何呀?

     

荷不语。惟将盛于雨盖的露珠轻轻地滑落一滴,莹然如泪。

 

                                          2010117溪州高宇灯下并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水仙竹石图
后一篇:芬馥幽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水仙竹石图
    后一篇 >芬馥幽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