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画家苏高宇
男画家苏高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131
  • 关注人气: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守望传统——苏高宇大写意花鸟画艺术及其价值分析1

(2009-08-29 01:34:17)
标签:

杂谈

分类: 湛庵蒙养·诸家说我

    守望传统

 ——苏高宇大写意花鸟画艺术及其价值分析

                                                    ·西沐

 

苏高宇虽然年轻,但艺术修养厚实。

守望传统就是守望中国传统文化中优良的文化精神与充满人性光芒的哲学意义,而不是去为世俗传统文化做阐释与美化,苏高宇的文化陶养与精神境界,正一步步地在积累中实现着新的跨越,并把这种跨越意识有机地融合在对中国画笔墨的认识与创作之中。

苏高宇先生,1966年出生于湖南湘西吉首市,土家族。先后师从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王培东、郭石夫教授,尤得郭石夫教授真传,为其得意门生。系我国当代有影响的青年大写意花鸟画家、著名文艺评论家。

苏高宇先生在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领域的实践与理论研究均有其独特的成就。他不是一位从众随俗的艺术家。他在诗文、书法等方面的深厚修养使他成为一位有思想、有情致,并熟谙中国传统绘画精粹的学者型画家。他的大写意花鸟画强调笔墨,突出文人画的艺术特质,渊源广大,内蕴丰赡,气象雄逸,浑朴大方。而今,他以特殊的人生体验以及不苟时流的艺术理念已营造出一片属于他自己的艺术天地。国内一大批著名的学者、艺术评论家如周汝昌、韩羽、李松、刘曦林等先生都曾对苏高宇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苏高宇先生的导师、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中国现代水墨联盟创始人郭石夫教授认为:“高宇之作笔下有沉雄之气,不类时人而精神灿烂。”并撰文称赞:“高宇画能入古又能求脱,这在当今写意画坛是很难做到的。当此中国文化复兴之时,高宇能为之作出自己的成绩,实是高宇之幸、画坛之幸也。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未来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希望。”中国美协国画艺委会秘书长、著名艺术评论家孙克先生认为苏高宇先生的作品“无江湖市井之气,十分可喜”。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著名书画家、艺术评论家梅墨生先生的评论是:“高宇之书法、之文章、之为人、之交游皆为其画之养分。因养分深广,而使其画作磅礴。其近年之作,努力突破门囿,恰值建构与拆解之过程。以其品学、以其勤奋、以其灵慧、以其眼界,正可拭目以待其大成也。”

近年来,苏高宇先生的大写意花鸟作品曾在全国各种大型展览及重要专业刊物上频频展出和发表,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媒体也多次做过专门访谈,受到学术界及藏家的特别关注。他的力作《藤萝》、《玉簪》在2005年北京太平洋国际拍卖公司秋季大型拍卖会上以每平方尺近4000元的价格成功拍出。同时,瀚海等国内一流拍卖公司也征集了苏高宇先生的精品,准备在2007年的春拍上一展实力。

在从事大写意花鸟画创作之余,苏高宇先生并有大量文艺评论文章先后在《水墨研究》、《中国书画》、《中国典藏》、《中国书画收藏》、《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书画报》、《美术报》、《宝藏》、《逸品》、《亚洲书画》等报刊发表,部分文章被译成外文。2004年秋,苏高宇先生以在理论界的突出成就和影响,得以跻身于由我国当代二十余名著名学者、艺术评论家共同参与的国家艺术类大型科研课题——《当代中国画品》的编纂工作。苏高宇先生现为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人民美术》副主编,并担任《中国画收藏文献》杂志主编。

 

 守望传统——苏高宇大写意花鸟画艺术及其价值分析1         与西沐先生(右)在我旧居的合影

 

 

据我观察,当下对待中国画传统存在三种态度:一种是不以敢用修养遣笔墨为然,认为是老夫子故弄玄虚、过时久矣,早该进入历史的古旧堆了。另一种是认为传统只能进行泛泛意义上的学习,决不能钻研得太深,不然就会找不到自己,形成不了风格,丢失了个性。言下之意,就是难以速成。第三种态度则是极其严肃地对待传统,为求精神极度地进入,极力地保守传统。这一类的画家,在治学过程中,为了传统共性的东西,他们往往可以对于个性的追求暂时放下(或者说是在以追求传统共性为主导的过程中逐渐地、自然而然地显现个性化的东西,而不是以张扬个性为目的),即是以最大的勇气打进去,然后以最大的勇气呆下来,而不是急于打出去。对此,论者可谓见仁见智。

也许是巧合,最近,笔者因为工作关系频繁地接触郭石夫、霍春阳、林海钟诸先生。他们对后一种对待传统的态度认可有加,并下大力气去认真地实践这种认识。更为难能可贵的是,笔者在和高宇多年的接触中发现,他也一贯坚守这种理念,并在极其严肃、认真地实践着、修炼着。

从时间上说,自己与中国画打交道已有10余年了。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今天,可谓看尽了为画者光怪陆离之事。很多时候,人们似乎更加崇尚“功夫在诗外”之说,于是,艺术家便多了若干条市场取胜的法条:与政治联姻,挤进政界或在艺术界弄个一官半职。在“官本位”意识极强的中国,人们往往会误以为当了“官”艺术水平自然就高了,并且官越大,似乎艺术水平也就越高,市场就应该越红火,这是其一。其二,“酒香也怕巷子深”。认为要包装、要炒作、要在市场上赤膊上阵,成了艺术明星,艺术水平当然就了不得了,市场反应理所当然也会一路看好。其三,没有前两项本事,就来点哗众取宠的绝活,把艺术肤浅地当着杂耍,于是画“侠”、“王”之类的帽子满天飞,名为创新,其实胡闹。最终,吃亏叫苦的是收藏家!

但是与高宇君接触,却是一个例外,他让我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自己对年轻画家的一些看法:在艺术这个名利场上,也有一心向学的艺术家。

应该说,艺术从来都不只是艺术家的艺术。当我们欣赏作品的时候,我们不仅看到的是章法、笔墨和意境,更重要的是看到了艺术家对艺术的真诚、对传统和现代艺术形式的学习和传承,以及对自我修养的一种近于苛刻的修炼。可以这样说,苏高宇的大写意花鸟艺术是这种修炼精进的过程,这也正是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希望。

高宇可能并不精通音乐,但我说他应该是弹奏丹青的行家里手。他用的谱子就是传统——深入传统——再深入传统。他弹的琴弦就是用识见、修养以及生活历练编织而成的这根不老弦,弹奏的双手就是笔墨和意境。高宇善读书、多交游,每每海阔天空地神聊,总有闪光动人之说,智慧与幽默是思想者的双翼。当莘莘学子们在快餐文化这一大背景下大谈推陈出新、大谈个性、大谈风格、大谈与市场接轨之时,这一湘西老客正在思考着如何对传统再深入,正在思考着如何贴近文脉。可以说,高宇是在用思想去画画。他从传统中拿来的不仅仅是技术、形式、外在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一种醇厚的精神和气息。那种对传统不以为然的人,不是他对传统本身缺乏了解和研究,就是惧怕传统。因为,传统的精进就意味着下苦功夫、花大力气,这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说,太漫长了。他们不但炒艺术,更在炒人生,用歪歪扭扭的几笔所谓“逸笔草草”去骗社会、骗钱财。另一种总想学点传统就创新的人,是一种功利因素在驱动。他们学习传统是想从传统中拿出自己想要的那点形式或皮毛,然后再拼凑点流行画风,就形成了自己所谓的个性、风格,甚至再开放一点,年纪轻轻就可以开宗立派,让人们高呼大师。他们是利用人们对艺术的那一点崇敬,转化为自己可以任意开采的资源,为一己牟利。于是乎,传统在这三色光下让人感到格外扑朔迷离。

而今,作为青年大写意花鸟画家,能够在学术上值得人们关注的已经凤毛麟角。为此,不少学者在大呼断层。我认为此论有据。从收藏界来看,近几年人物画和山水画可谓是一年一重天,不少年轻人都涌入这两个领域;花鸟画便让人感到“门庭冷落”,鲜有出类拔萃者。此中原因,简言之,一方面是因为现代西方的素描教学实际上只能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中国画人物画与山水画的造型问题,而写意花鸟画以其更注重笔墨,强调书写性,其笔墨精神依然得以传统的书法用笔作为最重要的技术依附而存在;同时,写意花鸟画的文化含量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画家的修养有多高,体现在作品中的精神气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作品的格调一定也会抵达相应的高度,反之亦然。仅此两点,从实质上已经为青年写意花鸟画家在学术上建立自己的业绩带来了特殊的障碍。因此,市场导向可以说是无声的,而艺术的精进难度应当说是更大的原因。可以说,苏高宇走的正是这样一条苦苦探索之路。在这条道路上,如果也有“天道酬勤”这么一说,那就是苏高宇拜遇了郭石夫先生。在郭石夫的指导下,他的技艺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市场也正在以较大的热情来关注苏高宇。

正是在这样一层意义上,当我们重温中国画千年以来的演变轨迹时,便不难发现,原来一大批彪炳于画史的杰出画家,特别是写意花鸟画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特征——学者。诸如宋朝的文同、苏轼,元朝的赵孟頫、柯九思,明朝的文徵明、陈白阳、徐渭,清朝的八大山人、金农、郑燮等人,皆如此。就他们的艺术生涯而言,他们是将更多的精力和才华投入到哲学、史学与文学等学科的研究当中,并且创作了大量优秀的诗文作品,绘画似乎成为了“余事”。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绘画作品往往比纯粹的工匠式画家的作品更加富有人文内涵,更优雅和蕴藉,具有鲜明的文化气息和独特的艺术感染力,给予人超脱于尘俗浊世的精神启示。以此可知,中国写意画的“意”,只有在文化的驱动之下,才会产生蓬勃的生命活力,从而达到潘天寿先生所强调的“笔外之笔,墨外之墨,意外之意”的最佳境界。应当说,这才是中国传统写意花鸟画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标识。掀去了这个标识,写意花鸟画就丧失了其固有的精神内核,名存实亡。从这个意义上讲,苏高宇不仅仅是当代画坛为数不多的一位青年写意花鸟画家,更是能够理性地、突出地实践中国传统写意花鸟画的精神,将诗文书法集于一体、融会贯通的学者型艺术家。其渊博的学识、出类拔萃的写作才华,使他的写意花鸟画作品日益呈现出不同凡响的艺术品格。由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将来的中国画坛,苏高宇必以其卓尔不群的文化修养,成为新一代写意花鸟画的代表人物。

 

守望传统——苏高宇大写意花鸟画艺术及其价值分析1

        我与我的老师郭石夫先生(右二)在接受湖南卫视的采访(2008年12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