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画家苏高宇
男画家苏高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131
  • 关注人气: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话“东篱把酒黄昏后”

(2009-08-19 11:33:53)
标签:

杂谈

分类: 高宇随笔·似旧心情

    刚才打开邮箱,接石家庄一位友人的来信,垂询我关于李清照名句——“东篱把酒黄昏后”的写作背景,乃略作浅答,并贴于此,以就正于博雅君子。

xx兄:

     大函奉悉。以兄之渊雅,犹不耻下问,令弟愧怍无似。兹略陈己见,正不避骆驼无角之讥耳。

 新婚初别,明诚远游。这当是李易安故填《醉花阴》籍抒愁怀的隐衷。

 正是在这样一个时间、心境当中,尽管以赵家的殷富,以宋朝第一流金石学家的修养,李清照正适居于赵明诚心置的极其幽雅的住所当中,却因为爱人的别去,未尽新欢,睹物思人,反增怅惘。于是便有了恨昼漫长、默对香炉,瞅着那如意绪一般的“薄雾浓云”而曼结愁肠;况且___“佳节又重阳”。如果说,在这良宵清夜,有着赵明诚的相伴,夫妇二人或展观字画于灯下,或共赏金石于幽轩,或低回呢语于花径,该是多么惬意宴乐啊!但是这一切,眼前却只能付诸一腔愁怨了。结果是“东篱把酒黄昏后”。暗香销魂,西风黄花,都输人瘦!

    须说明的是,把酒黄昏虽是典出陶诗,可是因了时间、背景、人物、心境的差异,李作的寓意全然是另外一番情境了。陶诗为退休后老头儿的澹怀,李词乃是别离时新妇人的幽怨。否则,如果不是释义为李因赵的骤然别去而独自徘徊于黄昏的香径,聊饮苦酒以解思愁的话,那只能理解为新婚的才女,目送丈夫远去的身影后,居然像现代的少妇一样一下子突然觉得失去了约束,正好悠哉闲哉地学起晚年的陶渊明而放松一下情怀了哩。倘如此,则非但背离了《醉花阴》全词的本义,也端的与李、赵琴瑟和鸣的真实生活了不搭调也。

     匆此 即颂

近祺

                                                   高宇   2009819日晌午

 

 

李清照《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售。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草
后一篇:朋友田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草
    后一篇 >朋友田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