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画家苏高宇
男画家苏高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152
  • 关注人气: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蟹耕于田

(2009-08-06 12:21:38)
分类: 高宇随笔·我亦行人

                                       蟹耕于田   

 

 长沙的朋友老远地给我搬来了这块菊花石砚台,我一直感念着他的厚意,觉得石头也有了温度。

 

 三年来,对着这块厚重的砚台,有好些次我都在冥思,砚台的造型是怎么样构思出来的呢,莫非素不相识的工艺师在做了一场梦之后就扣准了我的心思,专门做了这样子的设计?我想,总是有些因缘的。不然,在成堆天然的菊花石里,因材施艺,雕出那形状各异的砚台,何以独有这一块千里飞来,安在了我家,并且产生了感应呢?

 

 你看啊,爬在砚台中间的蟹是不是就该是我?我的前生本来应该是投身行伍的,而且是一只很霸气的雄蟹,当纵横天下,因为投胎误入到砚田,结果我为了养活我的女人和孩子,就别扭地做了一只耕田的蟹了。不是说从来都是牛犁地,谁曾见过蟹耕田么?于是我就无端遭受了许多的白眼,许多的非议,我的泪水,在月光下滴着,醒来了,就看见了瑟瑟在谷穗尖上的成串的露珠。

 

 那么那只小蟹,就准是我的小孩。他也是一个男人,将来也得承担起男人的辛勤和忧郁;然后,如我一般继续着耕田。不过我是想,等孩子大了,砚田里的谷粮一定有了许多的积存,他总不会像我这样劳苦吧。

 

 再就是那前世绽放的菊花。女人如花。所以未有砚台之前,就有了这石上的菊花。菊花是等着男人去浇灌她,供奉她的。她呢,也为男人做了开放的努力,直到褪色,凋谢。

 

  行笔至此,侧耳,忽闻老蝉娴熟地拉着普通话的腔调在一阵恶噪。

                                                                                                                               

                                                                                                                                 200986日晌午时分

  

               蟹耕于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