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画家苏高宇
男画家苏高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131
  • 关注人气: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目所绸缪——花径集(四)

(2009-08-03 18:44:32)
分类: 高宇随笔·墨华淡沱

     ____四表的墨气,我书画批评文字的摘编                                   苏高宇

 

 

梅先生之于师辈、之于传统,很像西南地区的人捡枞菌,手里捏着一个竹耙,有条不紊地往松针堆里翻,翻到有用的,就随手甩进背篓,抿嘴笑一笑;不适合吃的,想也不想就走过去了。

 

静思多益。很多很好的话(画)题,都是通过静思过后,像吐葡萄皮那么一吐就吐出来的,像齐白石晨起后——“一挥

 ——《山非山  水非水  花非花——读梅墨生画作笔记

 

生命是短暂的,“哀吾生之须臾”。只能自己让自己心安神凝下来,然后,静静地做一点事情。傅青主在一篇文章里把这一层意思说得很通透。他说,不以恬淡、安静为胜,才算真正的悠然于安静、恬淡的胜境。“万物不挠于心,故静”。

 

郭先生在艺术手法的运用上,不猎奇,不乖张,大大方方,朴素无华,是他性格的最直观的一面。

 

在郭先生的作品里,不管从题材、手法、精神气格各方面,我们看不到有什么惊世骇俗之举,只觉得很平和(甚至温婉),很美好,很典雅而蕴藉。不像有的画家的作品,让人感到很古怪,恐怖,或者温柔得甜腻了,会让人联想到人的一些不正常的心理状态,感觉到很惶惑,很厌恶这个世界,这就不合适。

 

我们读郭先生的作品,并不在将眸子滞留于他的艺术题材与手法的表面,而在于玩味这些看似寻常的题材与手法背后暗示了多少东西,传递了什么样的情感与文化精神,予读者有多大的“想像”的空间,可以低徊,留连不去,或者,“去”了,十天、半月,多少年,还容易记起那个作品的好处,“菌子没有了,菌子的气味还留在空气里”。则佳。

 ——《郭石夫的恬淡》

 

齐白石的作品是很搞笑的,一种有深度的不做作的幽默。

 

须注意的是,在向他人学习的阶段,齐白石始终能够把握以抒发自我的气质和情怀为主调的这样一个度数,不为他人的精神所奴役,正如同他在后来的题画诗里所鄙薄的那样:一笑前朝诸巨手,平铺细磨死工夫。没头没脑地跟着人家亦步亦趋,在他是不屑去做的。

 ——《读齐白石变法之际的<佛手>》

 

他的笔下不仅仅是有骨,有肉,有象,而且还有“我”的一种从容、自由的人格精神动静其中。

 ——《于志学和他的冰雪山水画》

 

环境影响气质,气质决定风格。

 ——电视专题片《霍春阳》

 

我们现在看石涛的字,不免过分流美,正如同王蘧常批评赵孟頫一样:“子昂书,乃书家之荡妇,最易坏人骨气。”原来骨气二字,千古无价。

 ——《陈章侯》

 

齐白石的绘画艺术从一部《芥子园》入手,尔后在乡贤的引领下初学金冬心(也包括郑板桥、黄瘿瓢在内的扬州诸家画法),由从寿门那里赚来的一根拐杖前去探寻青藤,八大与大涤子的门径,回头再深入缶庐殿堂,甚至对于与自己同时或略早一些的其他名家如陈师曾、王梦白、孟丽堂、张叔平等人都有过不同程度的涉猎和吸收,往复不止,寻寻觅觅,最终成就了一个可以古今独逞的齐白石。

 ——触摸创造的心灵——>崔瑞鹿画集>序》

 

  陈白阳、徐青藤、八大、以及“八怪”中之“二李”,为抒情的妙手。但是纯粹。纯粹是用笔道——真、行、草、隶、篆——尤其是行、草的笔道像写字那么有修养地一笔一笔地写出来的,精神气韵都凝于笔道,不事点画以外的渲染。是为文人大写意花鸟画的一种具有典范意义的作法。

  ——《有意境的画——读陈沛钰先生大写意花鸟画近作的随想》

 

 

关于《花径集》

去年12月中,当湖南博物馆为我和我的先生筹办的联展进行到最后的布展细节,涉及到每件作品说明牌的具体书写内容时,我就说,在一张大家都认得的花鸟画作品旁边规规矩矩的贴一个小框,上写——梅花,荷塘,或者八哥,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后来,我就利用两个钟头的时间,从过去业已发表的部分评论古今各家书画的文章中,按照展览画作的视角效果,编选了这么几十条的短语,点缀其间。我是想,虽然文字的对象似乎不是在夫子自道似的说明,但是从大的画学的审美范畴,却正好表述了我个人的一个较宽范围的理解和意见,似亦没有牵强之嫌。于是,就有了现在名之的《花径集》。

《花径集》都是一些支离的细碎的话语。常规性的时间、顺序、所介绍的作品和作者人物的轻重概无秩序,也乏条理,只是就当时能够从电脑里找出来的现成文章,随编随定。就像山径的花花朵朵,率性、俏皮,并且还很粗糙地颠倒在路旁。

                                                              2009年8月3日傍晚,高宇补记。

目所绸缪——花径集(四)

这是我和我的老师郭石夫先生在湖南岳麓书院的留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