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男画家苏高宇
男画家苏高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131
  • 关注人气:9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目所绸缪__花径集(二)

(2009-08-02 03:03:32)
分类: 高宇随笔·墨华淡沱

 ——四表的墨气,我书画批评文字的摘编                                            苏高宇

 

黄宾虹在与傅雷的通信中曾谈到新罗山人,他承认新罗山人是大画家,可是他还是觉得非常遗憾,以为新罗山人真是“求脱过早”,否则他的成就会更大。黄宾虹自身的发展过程就正好说明了这一问题(今天的艺术史论家都一致承认:没有黄宾虹70岁之前在故纸堆里讨生活的“白宾虹”阶段,就无从翘首“黑墨团里天地宽”的“黑宾虹”的巅峰)。

 

林丰俗的作品,红得狂妄,绿得透彻,纯粹的水墨,有时又黑得掉渣,整座山就像一滩石油,乌乌的溢着幽光。要之,无非用墨如用色,用色即用墨(林丰俗很多看上去很足的颜色,用的都是复色)。不浮艳,自不俗。

 

传统师徒制的教学往往要先练笔墨,后学施彩,以为可祛浮艳一病。现在不这样了。现在的“世界变得越来越精彩”,画家的笔也跟着袅袅起来,沉静一些的画已经几稀。

 

林丰俗在深化自己的过程中,有理智、有目的地吸收一点前辈的东西,这是对的。“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这样,一步一步才有了后来的林丰俗。

 

林墉说作为画家的林丰俗喜读书,尤喜读“冷门书”,这说明了他思维的别致。有别致的思维的人往往能够做出“人所难言,我易言之”、人所易言,我懒得言之的举措。我很喜欢这样的思维。我想很多人也很喜欢这样去思维,但不易办到。思维是一种才能。

 

平畴山村,寻常景物,司空见惯,有什么好看的?但是林丰俗硬是把它一棵树一间屋地画下来了,而且好看,你怎么着?“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关键只在解用与不解用耳。

 

气象难为。然气象如天象。温煦者有之;华美者有之;混混沌沌鱼龙寂寞者亦有之。何必一一风云雷电,惊骇胸臆,张诸素壁,晨昏畏惧?此中三昧,林丰俗深得之矣!

 

他一直不停地用手中的一枝笔去捉摸身边曾经被人忽略的一些景物的情调、品格和气味,由此,他的笔底就充满了人性的温煦。

 

郑板桥说,眼中之竹非手中之竹,手中之竹又非胸中之竹。然则胸中之竹该是个什么样子呢?窃以为,胸中之竹就是没个样子,随意!——随画家在创作时所身处的环境、心境甚至纸张颜色的不同而随意为之。一个成熟的画家应该具备这样的才能。

 

对于一个画家来说,哪天开始蹒跚学步,哪月该断奶,哪年又轮到你奶孩子了,虽然因人而异,但缓慢的规律性的过程却是颇为一致的。

 

他画《山海一角》,近边的树厚沓厚沓的红,像梦里才遇的光景,非花非叶,火得一塌糊涂。但是仔细地想了想,又以为非如此不能写尽东南山海之气象。看了过瘾。

 

 

我在一篇旧文里,对于笔墨的解释是这样的:“笔墨不仅仅是一种技法,或者说形式,它应该是一个画家人格的一部分。一个画家的心性、情志、品操始终会像宝石的光泽一样透过笔墨的各式迹象而闪烁出来。”我现在还是坚持这样的意见。很难说,某某的一张画题材很好,章法很好,意境也很好,就是笔墨差了些。这有些说不过去。有谁听说过这样的议论:这场芭蕾舞剧情很好,表演很好,旋律也很好,可惜演员的脚尖老撇着,立不起来。岂有此理!

 

——结庐在人境——领略林丰俗的粤地风光》

 

浙江美院有自己一贯独立的教学主张,像敬重老人一样地关爱传统。 

 

先师古人,后师造化(间或两顾),这是传统的学习方法;先入生活,后拟古法则为现代学院制的教学模式(并且那种“拟”,不是一往情深地扑向传统的怀抱,而是带着类似人道主义的情怀来缅怀那么一会儿,像清明节时的“上坟”。平时没事儿)。二者之间,孰先孰后,对于一个画家笔性的养成是不一样的。

 

一个成熟的画家,必以风格示人。但不会永远以一种不变的风格示人。一方面,我自为我;另一方面,法无定法。这样,就成为一个新鲜的成熟的画家。不然,如一枚奇形怪状的果子,一生只为一熟——熟则熟矣,犹软软地赖在枝头上,连鸟也不便顾一下,烂掉了。

 

一个成熟的画家,要成熟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对于既成的风格所表现的态度,最好是:提得起,放得下;而不是:既曰归止,曷又怀止?不必缠绵!

 

一个画家的风格,是取决于他的性格的。性格不可能像血型那么纯粹。谁也不可能利用现代医学的定性分析方法将性格里的凝集原和凝集素进行划分,然后列出几种不变的性格类型来。性格如水,而且流动,行到曲处,即溅浪花,时缓时急,姿态横生。

 

以张谷旻的年龄(他才40岁出头),我觉得他的灵敏,首先是体现在很早就认识了自己,发现了自己——安静、从容、淡淡(深沉的淡淡)的身影,缭绕着如王维诗篇里的意绪。然后低徊,久味,他就成就了他自己。

 

有时侯我也想:人,天天在自己的海洋里泡着,久而久之,会不会淡去了自己的气味、声音和身影呢?不会。“世间亦有千寻竹,月落庭空影许长”,影子再长,还是自己。人是应该认识自己的。

 

倔强之与妩媚;雄浑、整肃、神秘之与平和、自然、天真,天壤不同,皆可合而言之。融合得宜,别是一体。

 

——《流动的意识——关于张谷旻的水墨山水

 

在通常意义下,对于一个普通画家而言,他的师法前贤,往往只是一种简单的模拟与重复,是将自己的灵魂像件衣服一样搭在了别人的身上;比较起来,一个有思想、有情志、有抱负的画家则全然不是这样一种姿态,他的吸收是带着思考的,是有取舍有拚弃的,如呼吸一般,吐纳自如。

 

____电视专题片 << 黄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