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者墨也
子者墨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35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活着

(2011-07-09 21:55:15)
标签:

杂谈

分类: 昂首是春 伏首是秋

 自那年那日只身踏上远航的路途,便已习惯于每日间奔波于这城市与陌生的丛林之间。终日错错碎梦间,却终难偷得浮生半日闲。而思想与文字便也似在这份奔波里磨尽了般,枯燥而平庸。

 但却也似酒后催人言,在这个焦躁枯燥而又烦躁的夏日夜晚,无云无月无花无曲,无玉窗萤影度,无清辉玉臂寒,便似神经质般,任思想信马由缰,便索性写了一个大题目,笔落处如陷乱草,却懒得回首阑珊。

 如此这般活着,累,是一种身心俱疲的累,而紧随其后的,便是莫名其妙的情绪低沉。但也许是性格使然,却又倔强而自负的痴迷于那不经意间回首时的成就感与存在感。也许便只有劳累,可以让自己能肯定自己依然活着。如此这般写下时,友问,何时回首呢?我言,一件事情结束的时候,一天结束的时候,一年结束的时候,一生结束的时候。但一生很长,可能连一件事都办不完,所以,这种回首,也许便只是一种单纯而美好的愿望而已。

 便又突然想起一友,高中同窗,也亦曾在一张桌子上奋斗过。但也许性格迥然,其与我水火难容,也便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大打出手过。其性格软弱,学习成绩却比我还要优异一些,但也便似上天注定般,其与我进了同一间大学,我读化工,他读机械。恰逢那时,却又胡乱得了些名气与声望,便藉此时不时帮他争取些利益,虽难成知己,但毕竟是兄弟。其大学未毕业,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订了婚,女方是同一条街上的他的同学,胡乱混迹于鲁北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专科学校。我初听时颇有些惊讶,心里便难免不了有怒其不争的怨气,但我略圆滑的性格很好的掩饰了我的情绪,便仍如往昔不长不短的扯着这份关系。再后来,毕业分开,一起坐下来喝酒的时候,酒后吐真言,便还是把那份怒其不争一股脑的砸给了他,他知道我是为他好,也便不言语,我天生受不了性格软弱的性格,也便不欢而散。

  再之后,其胡乱混迹于胶东的几所小城市里,我是极不爱没事儿找人闲聊打电话的人,也便只是偶或接到他的几个电话抑或相熟的朋友嘴里听到些他的消息。之后其结婚,我便也胡乱的推辞了过去,只是托朋友“交了份子钱”。再之后,其辞职回老家,生女买房,做着极低工资的工作。我听后更是厌恶,也便差不多彻底断了来往。

  春节回国,跟母亲满大街闲逛时,机缘巧合便再见了他,我没认出来,还是母亲远远的指给我,我喊他,他过来,局促的跟我握手寒暄。此时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脸膛黝黑,但我却能听到他声音深处的满足。于是随便找家饭店喝杯酒,也便知道了更多。

  “我很满足,我知道我读大学那几年浪费了,但我觉得我这几年很真实,我没有你们那么大的理想那么大的野心,我就是想活着,想真实的活着,平凡的活着。我知道你觉得我不争气,你骂我我也不生气,我知道你是为我想。但我现在有家有女人有两个孩子,父母在身边,生活拮据,但不贫穷。我真的很满足。”

 我甚至于他的眼神里读到一丝对我的不屑,我默默的接受了,他当然有理由。

 于是我想,也许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命运。

 于是总不得不提爱情。我们总拿自己受过伤这个理由来麻醉与放纵自己,但其实更多时候,你我所谓的伤害,都不是别人给的,那都是自我否定与想象的产物。而生活本身,也是同样的道理,更多时候的挫折,都是自己给自己下的绊脚石。而已。

 好像话很多,又突然想不起来了。扔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