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崔国斌
崔国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780
  • 关注人气: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诗《路过知府饭庄》,感谢耿老和《大沽河》杂志

(2014-03-10 19:49:14)
分类: 存档
路过知府饭庄
安徽  崔国斌

很多次去机场的途中,我都能看见它的名字和外表的装扮。
我没有光顾过。一个过时的词语:它并非不真实。
它低于烟云,低过种种幻想。
——这也是它本身。我路过这归于历史的词语,它拖着长长的阴影,与生活的曲线重叠。
种种围绕着的知识,在不停地堆砌,凝固在一起。
也许我能够知道,在这个地方,什么也不曾发生,什么也没有发生。
工具制造者,拿着毛笔,画自己的想法,画他理解的和睦。
惟独画不出高高在上的自己。
这词,莫非是可供想象的遗产?它仿佛一个不知名的水果,挂在路边,独自摇曳。
仿佛悬挂在饭庄大院门口的红灯笼,成为旧风俗的代言者。
它自己远去的时尚,不是通过声音,而是在观念中自言自语。
为什么?我总是听见有人把惊堂木啪啪地拍个不停。
                                    
                                  (选自《大沽河》2012年第3期)

【点评】这仿佛不是一个适宜于诗的题材。仅仅对于一个饭庄的名字产生的“感慨”,有何诗意可言?然而诗人却以十分朴素的语言,写出一章完整深邃的散文诗,其意义是双重的,一是他的这个饭庄的名字,敏锐地发掘出现代化中国一个极不协调的时代:总有些人迷恋陈腐的骸骨,越是浸润着封建气息的词语,越是得到欣赏,这现象的背后隐藏着某些令人不安的东西,是人在这章散文诗中隐约为我们指出来了:“仿佛悬挂在饭庄大院门口的红灯笼,成为旧风俗的代言者”,抽象的理念,得到了形象的体现。结语尤见精彩:“为什么?我总是听见有人把惊堂木啪啪地拍个不停。”这就将“知府饭庄”的命名与现实中封建流毒的无所不在的阴影勾连起来了。
这章散文诗的另一重值得重视的意义,在于他为散文诗雷同化、单一化的题材和格调的突破,提供了一个勇敢探索者的成功例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