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崔国斌
崔国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780
  • 关注人气: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散文诗写作剪接:感谢鼓励、引导我的老师 

(2011-06-07 20:26:20)
分类: 存档

散文诗写作剪接(大约写于2007年初)

    2003年,《散文诗》杂志第二期在“散文诗突围”栏目发表了我的《互补的梦》1-6节和《一条黄昏的河流》。之前,应冯明德主编之约,我寄去了自己关于上述散文诗作品的《创作手记》。全文如下: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一句话的启发作用也许比一套完整理论的教育作用更重要。偶然得到的一句话——哲学语言的终点似乎就是诗的起点——十多年来一直影响着我。我因此偏爱散文诗,偏爱散文诗的持续与片断。作为一种诗歌,我一直在练习着,不断地转换:不想把散文诗当作一种随意的写作,也不想老是重复自己。在这一过程中,作为一个倾向,我试图由标题的悬念开始,从记忆到构想、从虚构到真实,实现切入生活之后的远离。当然,散文诗是“悟”出来的,我这里所说的仅仅是自己的一个想法,而接下去,仍是练习。

    这是我2003年以前对散文诗创作比较集中的一点看法,而且这种看法一度影响、乃至支配着我的散文诗写作,甚至直到今天。当然,由于不愿进行“重复”写作,我今天的散文诗写作也就不仅仅局限于“哲学语言的终点似乎就是诗的起点”这句话的“教育”意义了。确切地说,在不断地回到诗歌和散文的写作中,我对散文诗有了一种渐渐觉醒的文体/文本意识,它迫使我一度放慢甚至差点放弃了散文诗写作。所幸的是,我毕竟没有放弃,才有了《互补的梦》及之后的散文诗作品,尽管较之于前些年在数量上大为减少。
    我的写作是从散文诗起步的,而且有点“班门弄斧”。
    ——那是1991年底,在安庆师范学院读书的我,向著名诗人沈天鸿寄去了几章散文诗习作,不久便收到他的回信,大意是:《风铃》、《身影》两章可用,如有满意的再拿些来。我高兴得几乎蹦了起来!于是连夜“赶”了几章,第二天上午就迫不及待地送到了《安庆日报》社文艺部。沈老师看了之后笑着说:“这是临时写的吧!先放在这里。”大家的眼里就是出火,留给我的是一阵阵的忐忑。
    但我第一次明白了,散文诗包括其他写作必定有其成功的“门道”。1992年1月20日,我的《风铃》、《身影》出现在《安庆日报·百花亭》文艺副刊。只是除了高兴,我依然没有弄清成功的“门道”在哪里。但“处女作”的发表一下子点燃了我文学的热情,那个寒假我又写下了一组散文诗。于是开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好些习作直接送到了天鸿老师手里。这就是1992年6月19日发表在《安庆日报·百花亭》文艺副刊的《汲水的人》、《童年的小摇车》。那一次,天鸿老师就《汲水的人》这个题目对我说:看过一首诗吗?有人问一个少女,“卖的是什么”,她回答——“先生,我卖的是/大海的水。”后来我知道,老师当时提到的那首诗,是洛尔迦的《海水谣》。正是那一次,我进一步明白了自己的散文诗之“浅”,并由此想起1990年在笔记本上的一段摘录:

    诗,与哲学有着天然而深层的血缘,反之,哲学又与诗,早结成了“看不见的战线”。哲学的终点往往是诗的起点…… (范藻:《哲学的诗意与诗意的哲学》)

    由于老师的指点,1990年接触到的“哲学的终点往往是诗的起点”这句话,在一年半之后让我心里再次为之一动。于是,我牢牢记住了:哲学语言的终点似乎就是诗的起点。
    ——这是结果。
    1992年7月,我离开安庆后,又向天鸿老师投了一组《宜城古韵》,不久发表在《安庆日报》副刊上。其中的一章《徐锡麟雕像》,老师作了大幅度的修改。最后一句是:“汉白玉的徐锡麟,比黎明还亮……”

    我认为这是老师送给我的珍贵“礼物”,让我进一步有了诗歌的“技巧”意识,并且我的这种意识不由自主地与“哲学语言的终点似乎就是诗的起点”这句话联系在了一起。我认定:散文诗,就从这里开始。
    当然,以上只是粗线条的回顾,天鸿老师对我的启蒙远不止这些。由于老师的肯定和影响,我的散文诗写作热情高涨,一系列的散文诗作经老师斧正并刊发于《安庆日报》副刊(不作详细叙述)。
    幸运的是,在那段日子,文友朱国赵让我接触了一位处于同一个镇的文友陈少林。在他的家里,我第一次遇到了印刷还比较简陋的《散文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散文诗》这本刊物,确实让我开了眼界。接下来,我又注意到书店有《散文诗》作品精选——《爱的沼泽地》出售。从没有写过、也没有想过写评论的我,居然有了为陈少林《月光下--致远方朋友》(《散文诗》发表,入选《爱的沼泽地》)写评论的念头。
    几天后,我的第一篇评论,也是散文诗的评论——《月光下的“空白”》,寄往安庆市西围墙2号。在我等待中的1993年6月3日,《安庆日报·天柱山》文学副刊用了这篇评论,天鸿老师还特意加了编后语,欢迎对于安庆作者的评论。今天看来,那篇评论还达到了我另外一个愿望,就是借以阐述了自己对于散文诗写作所持的观点:哲学语言的终点似乎就是诗的起点。
    这就是我的散文诗写作的“变声期”:从萌动式的抒情、平面化的描写,进而转向接近文体/文本的写作。
    ——我不能强调《散文诗》杂志对我的影响和培养。
    自然,也就不能不说到一位给我鼓励和培养的老师:冯明德。
    1993年春节前夕,在望江县白沙中学教书的我,从大轮码头迎接哥哥崔国发回老家过春节。他一见面,就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散文诗》。那是我第二次见到这本杂志,感到特别亲切。接下来的那一年,我反复阅读那本杂志,似乎进入了一个散文诗的意境园,并在之后写下了一系列的散章。这些散文诗主要见诸《散文诗》、《中国校园文学》、《青年月刊》、《安庆日报》,还有《文化周报》、《长江开发报》、《大风筝》等。我想说的是,我非常感激《散文诗》对一个无名作者的厚爱。这一切的背后,是一位老师:冯明德。
    大概是从1993年底,我便开始向《散文诗》投稿,终于在1995年的第3期第一次如愿以偿地发表了作品。后来,在冯明德老师手里,我的的散文诗作品及感悟文章屡屡见诸于《散文诗》:

【1995年第3期】《初恋是一种心情》、《等你的心情》
【1997年第2期】《二裂叶:致F(三章)》
【1997年第12期】《风中马灯》
【1998年第4期】《春天的雪花》、《献给农民》、《水车之歌》、《稻草人》
【1999年第1期】《远水(三章)》
【1999年第8期】《回到文本的写作》(短论)
【2001年第1期】《旱地寓言》
【2003年第2期】《互补的梦(外一章:《一条黄昏的河流》)》
【2005年第7期】《永远劳动(外一章:《收割麦子》)》

    其中,《互补的梦(外一章)》是作为“散文诗突围”栏目推出的,附有照片、简介和创作手记。《风中马灯》《春天的雪花》的标题,被作为当期的栏目名称。由于《散文诗》这块土地,我获得了成长,同时得到了邹岳汉先生以入选散文诗选本的方式对我的肯定。主要有:

    1、《散文诗精选(1993-1998)》(邹岳汉主编,湖南文艺出版社,1998年12月)收录:《献给农民》、《水车之歌》、《稻草人》;
    2、《2001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邹岳汉主编,漓江出版社,2002年1月)收录:《旱地寓言(三章)》;
    3、《2003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邹岳汉主编,漓江出版社,2004年2月)收录:《互补的梦》。

    记得1997年,我给冯明德老师去过一次电话,在大约半个小时的交谈中,冯明德老师向我介绍了《散文诗》办刊的一些情况,特别令我感动的是,老师说《散文诗》原则上一个作者一年只发一次,但对我和国发例外,一年发两次。事实正是如此。接下来是2003年,我接到冯明德先生从湖南打过来的电话,他说是找国发要到我的手机号码的,电话里先生告诉我,准备推一下我的《互补的梦(外一章:<一条黄昏的河流>)》,并嘱我寄照片一张和简介、创作手记。但之后多年,我停止了一切投稿。而2005年的一天,从我已离开8年的白沙中学转来一张《散文诗》稿费单令我很纳闷,待看到当年第7期《散文诗》时才恍然大悟。
    8 年前的投稿,居然还能见诸于《散文诗》,只能说明,对于我还有着期望。而这,就是冯明德,就是《散文诗》。事实上,在我的写作中,我与《散文诗》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也留下了些许遗憾。1997年9月之前,我在一所中学当老师;1997年9月至2004年6月,我在县政府办公室供职;2004年6月以后,我被调到安庆市的一个综合部门工作。这些过程和转折,就写作而言,造成了我两次比较长的停顿。一次是1997年之后的三年,一次是2004年之后的两年多,我几乎没有新的创作。从《散文诗》刊发我的散文诗作的列表,可以看出我的这种停顿。在这种停顿中,我一方面是为生活而奔,一方面在努力处理文学创作与大量公文写作的“矛盾”。这个过程中,我也写了一些散文,而与此同时,栾承舟先生通过哥哥崔国发向我约稿,寄去散文诗五章,刊发于《大风筝》2002年上卷(朱小泉、周祖山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这五章散文诗是:《风声凛冽》、《火焰以西》、《祈使句:上坡!》、《一种树》、《〈诗经〉写意之一》。另外,2005年底,在一次逛书店时,我看到一家新华书店的书架上,有一本最难忘的经典文学作品系列之《难忘的100篇散文诗》(赵阳主编,人民日报出版社),随手翻开,发现收有我的《互补的梦》,便买了一本。尽管如此,我还是得感谢。
    最后,我想说的是,崔国发作为本人的兄长,更是我从小到大影响我的老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