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崔国斌
崔国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660
  • 关注人气:1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亭湖的水

(2011-05-26 11:18:15)
分类: 散文·随笔

花亭湖的水

 

文/崔国斌

 

    很小的时候,我就非常熟悉一个水库的名字:花凉亭水库。
    我对花亭湖的认识就是从那个水库开始的。
    2000年夏,望江大旱。望江是与太湖县相邻的一个县,我出生在那里。只是我的出生地在长江边的一个村落,对于紧靠太湖那一带我们称之为“后山”的地方,我一无所知。直到2000年,出于抗旱的需要,我才第一次真正走进了“后山”。那里,干枯的棉地、龟裂的稻田如饥似渴,路上铺满烫得叫人无法下脚的尘土。不远处,家乡的祈雨山,似乎是一个心灵的对应之物。
    在那片简称为“花灌区”的土地上,南、北两条干渠在等待着水的注入。
    渠水,唯一的源头就是花凉亭水库。
    显然,“花灌区”这个名称由水库的名字而来。我们一行人顺着北干渠干涸的渠道朝它的上游步行,在通过一个叫做“分亩岭”的地方之后,终于找到了那个要找的闸门。当时,那个闸门紧闭着,它似乎提醒我们,闸是控制下游的。在那个闸门的两侧,水利员来回观察了一阵。他们从那些红线条标示的刻度上很快计算出了水的单位流量。
    于是,闸门在一天后拉开,花凉亭水库的水以立方为单位,从太湖流进了望江。从那时起,花凉亭水库对我不再是一个名字那样抽象。我对它作了一些了解。它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太湖境内,它蓄洪、灌溉、发电,同时起到了航运和养殖的作用。对于望江来说,它输送的是农业的甘泉。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花凉亭水库的水。
    大别山南麓的来水区,给养着花凉亭水库,它让“水利”这个词深入人们的心坎。2000年的夏天,“花灌区”的土壤和庄稼的饮水声,始终回响在我的耳畔,让我不断地想去看看那个水库。
    花亭湖是花凉亭水库的另一个名字。它是一个旅游区。人们让花凉亭水库那儿拥有一个新的名字,当然是后来的事情。我所指的“那儿”,是花亭湖,当然也是花凉亭水库。但我似乎只到了花亭湖,而不是花凉亭水库。
    我认为,在它纯粹是一个水库时我没有到达,因而终将难以到达。
    第一次去花亭湖是2003年重阳节,陪单位老干部去“一日游”。一路上,我想象的是从没有见过的花凉亭水库。车过太湖晋熙镇之后不久,顺着通往景区的路,我又清楚地知道是在不断地接近花亭湖。而接下来,依然是这种双重的感觉——当一道大坝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从人工的痕迹中断定那是一个水库;而当我们走上与大坝等高的平台时,我见到的又确实是一个自然的花亭湖。
    我们坐着快艇,在湖水上疾驰。花亭湖的水,在山间环绕、荡漾……水是一种无色透明的液体。水往低处流。水流到任何地方都是水。但除了用于抗旱和发电,花亭湖的水不向低处流淌。我们见到的大坝把水留在一个纬度,来扩大湖的面积。而一些地方,必然因此被淹没水底。
    那被淹没在水底的是些什么地方呢?据《皇明一统志》载,我们无法看到的花亭湖淹没区,即是太湖今大湖河、小湖河一带。正是在淹没区扩大的湖面上,花亭湖清洌的湖水把我们带入了澄明之境。
    那天,我们游览了湖中的月亮湾,登上了湖中的桔子洲,踏上了湖中的情人岛……两边的山上,树木的多样性展现给我们的不仅是葱郁的景象,更是一幅秀丽的画卷。这是花亭湖的水灵秀的一面,我的目光更多地投向快艇下的湖水。
    我抓住的花亭湖的湖水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翡翠。它是花亭湖的水最合适的喻体。当我坐在快艇上时,速度让我们有一种飞翔之感,又在水面上制造了一种震动。翡翠这个词,便又一次出现在我的念头中。由于这个词的概括性,花亭湖的水便不需要我们对它进行补充或解释。
    其实,水的形状不是由水本身决定的。花亭湖的水呈现出的不是环形的湖面,而是时宽时窄,类似于一条路的形状。
    它的确是一条路,抵达一个镇:寺前。
    我想顺便补一句:那里,是赵朴初先生的故乡,他的安息地就在湖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