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富士康,深圳因你而蒙羞

(2006-08-30 09:15:09)
分类: 偶感·杂谈
2001年,冬天。学校举办了一场应届毕业生招聘会,大四的我跟同学们一起去了。前来招聘的公司算不上很多,而求职的人黑压压一大片,所以,任何一家公司的台子前面都人满为患。而场面最为火爆的,是一家叫做富士康的公司。我想:一家如此受到追捧的公司一定很不错吧?从此,我记住了“富士康”这个名字。
后来,我来了深圳,去了八卦岭的人才大市场。在那里,又一次看到了富士康。招聘的职位特别多,可是,投简历的人却不是很多。我感到很纳闷,但也无心细究。我对那个行业没有兴趣。
后来,我才知道,只要深圳人才大市场开门营业,富士康就会进场招人,而且职位绝对很多。究竟是什么样的企业才需要一年365天都在如此大规模地招聘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再后来,我陆陆续续直接或间接地接触了一些富士康的员工,对这家企业总算有了一些支离破碎的了解。也正因为有了这些支离破碎的了解,我对这家企业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好感。
一家没有人性的企业。家族式管理,体罚,没日没夜地加班,低廉的工资,500人共用一间宿舍,刷牙要用一两个小时排队……
一家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主要的业务是代工,纯粹是劳动密集型,并不是通过技术带来利润,而是用廉价的劳动力创造利润。
一家丧心病狂的企业。因为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而每天都会有数千人因为忍无可忍而提出辞职,所以富士康需要每天都不停地大规模招聘。而应聘成功的人都需要经过体检才能上班,体检的医院是富士康指定的,体检费(50元/人)是富士康与医院“分赃”的。富士康每年仅凭这一项赚取的钱就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最近一件事情更加让我觉得自己跟富士康同处一个城市感到耻辱。《第一财经日报》的一名记者刊发了一篇职务作品,向社会公开了富士康超时加班的问题。恼羞成怒的富士康不但不反省,而且将记者和一名编委告上了法庭并索赔3000万元。我且不说富士康的这种做法在法律上是否合乎程序,这个问题自有法律专家来评判。我所关注的,是富士康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富士康试图实现这种目的的过程中,法院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公正的裁判者,还是罪恶的帮凶?
很明显,富士康的目的只有一个:杀鸡骇猴。富士康试图永久性地堵上记者的嘴巴,进而让自己游离于新闻监督之外。或许富士康的目的很快就会达到,北京很多记者就公开表示:如果富士康打赢了这场官司,他们将不再写任何批评性的新闻报道。毕竟,记者也是人,记者也需要正常的生活。
在今日的中国,记者要么被潜规则吞噬,成为黑暗体制的一部分,昧着良心写着歌功颂德的文字,或者将批评性的、曝光性的报道作为自己捞取灰色收入的筹码。但凡有点良知的记者,总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排斥与挤压。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度,谈什么民主?谈什么现代化?
在北大听宪法课的时候,老师说: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与前提。可是,这个基础与前提,似乎还杳不可寻。
说着说着又扯远了。还是打住吧。最后补充两点:
1.希望大学生们在求职的时候明白富士康是什么样的一家企业。
2.如果富士康因为我的这篇文章向我索赔3000万,奉陪。我犯不着用马甲去某个论坛指桑骂槐。本人覃彪喜,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