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逆旅主人
逆旅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5,291
  • 关注人气:5,0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补序:许多爱情,只是一瞬

(2006-05-15 13:10:38)
分类: 故事-曾经的未名湖

    许诺了很长时间要把未名湖重新整理发表,算到今,离上一次信口开河的时侯又已经半个多月。其中当然也有一些客观的缘故,比如,天空阴沉,如今的游戏做得太吸引人,电脑死机,公务繁忙,等等,但终究还是要归根于我的天性——懒。

    大概是于潜意识里对本我的反动,我笔下的主人公常是比我勤快的。 陈可该说是一个很懒的人,懒怠于奋斗,懒怠于揣摩,懒怠于弥补,懒怠于应酬往来,懒怠于虚予委蛇,懒怠于适应别人和充实自己的大多数行为。可是,起码他在读书上比我要勤快得多。我天生缺乏那种长期伏案的才能,又不喜欢按部就班,故而虽然看过的书不少,但看完的书却不多。

    于雷是一个积极得多的人。由于成长在官僚家庭中的缘故,于雷对于责任有着和陈可完全不同的理解。对他来说,取悦别人,帮助别人,领导别人是他的天赋的责任;尤其是在受人之托的情况下,他会不惜任何代价去践诺,以忠人之事,这并不说明他的道德品质多么高尚,追根溯源,这大抵是他父母作为政治人物对个人形象的维护在他性格中的投射而已。 而这对于陈可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如果他在取悦或者帮助别人,那一定是他打内心里喜欢或者怜悯此人,对于他所不中意的人对他的请托,只要能想到借口,他一定会推辞。陈可不需要在别人的注目和赞扬中活着,事实上,他极力地避免如此。

    如果你问我对两个主人公的偏好,毫无疑问地,我更喜欢陈可。原因是我对于雷太熟悉了——在熟悉和陌生、常见与神秘之间,人总是偏向于后者——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见钟情多有,而海枯石烂罕闻的原因。

    陈可是那种活得很累的人。说实话,我亦不敢说我对他有百分之百的了解,但百分之八十是有的,因为我曾经有多年的时间和这样的一位某君相处,并且欣赏他的这种气质。忧郁,对于陈可来说是自找的,但也是不可避免的,从表象上说他拥有的东西甚至较于雷为多:唾手可得的物质享受,光明灿烂的前途,疏朗俊秀的外表,以及一点点的天才,很多的见识学问,都使他拥有了一个和他同样年纪的男人所希望拥有的一切。但这些东西终究是不能给他带来快乐的,享受这些资源,需要一个人足够的自恋和虚荣,就比如近来在网上极红的某位仁兄(我并没有贬意),陈可是不具备这些的。

    他也有虚荣。他享受他所喜欢的人被他问住的神情,也常像个孩子一样毫不掩饰地表现自己在见识上胜人一筹的洋洋得意,但那只是对那惟有的一个人才有的天真,在大众面前,他情愿表现地像一个鲁钝的白痴。的确,他在吃穿用住上用度不菲,但那只是一种生活状态,只有妒忌的人才觉得那样是为了让人妒忌。 但他依然苦闷,有时这种苦闷有可以捉摸的来源,比如当他对自己和于雷的关系产生疑惑的时侯,比如当他对爱情的突然到来犹豫、懊恼的时侯,但更多的时候,忧郁根本不需要明确的原因。活着,虽然在此时和彼时有着种种的快乐,但整体而言,终究是苦的。他的生活,从本质上接近于印度佛教对生活的理解。 为了避免现世的苦闷,他的手段是很容易想象的——躲到另一个世界中去。书对于他来说是最可靠的朋友。然而奇怪的是,尽管他对小说中描写的人情世故有着很好的理解力,但对于现实生活中的那些却始终反应迟钝,他永远听不出弦外之音言外之意,也永远不懂得暗示和欲语还休的暧昧,或许是懒怠地不愿意去揣摩吧,也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如此的天分。

    因此,于雷的出现对他而言是命运的。 什么叫做知己?我对知己的理解,就是在关键的时候,不经任何提醒,可以和我说出同样的,那个最关键的词句,然后相对一笑。人的思想是那样的迥异,每个人的词汇和用语的方式也大相径庭,可是偏偏地,和这个人总是能在一个时侯想到一个地方,那便是灵魂深处的默契和共鸣。陈可和于雷之间的情形便是如此,永远不用担心话题用尽,会心的微笑常常浮现,无论看法和态度是一致还是南辕北辙,总有热烈的火花……这种感觉是多么奇妙啊。尤其对于一个常不被人理解的人——当然,也是由于他没有给人理解的机会,那是尤为珍贵的。

    我可以确定陈可对于雷的珍视,他是他“永远都想一起交谈一起喝酒一起玩耍的朋友”,我理解。但是,陈可到底是不是爱着于雷,他心里到底装没装着我所理解的爱情,说实话,我也只有六分把握。我看到他像恋人一样露出甜蜜的微笑,碰触到他在夜里伸过来冰冷的小手,听见他在身下青涩的欢愉,但我时至今日也不能确定那一切就是爱情。

    陈可和于雷相遇了,了解了,爱上了,在一起了,一切都美满了。 但我却始终憧憬着另一种风景,事实上,我一直欣赏着它。陈可也好,于雷也好,继续着各自的生活,陈可的生活属于图书馆和寂寞的自习室,于雷的生活属于大讲堂和喧嚣的会议室,但他们是彼此这样重要的一部分,以至于他们会在谈论的时侯把对方挂在嘴边,会在想到彼此的时候无意地一笑,会在无聊的时候发短信互相问候……

    他们都对情人这样的调侃一笑置之,却无法掩饰心里莫名的喜悦;他们喜欢凑得近近地说些只能说给对方听的悄悄话,喜欢这些话,也喜欢说话时的感觉;他们时而在谈论得至为投机的时候,会突发互相拥抱的冲动,甚至,不惜一吻……

    张望,回眸,对视,闪烁,沉默,交谈,争论,沉默,碰触,勾搭,拍打,抚摸。

    就这样,他们的爱情就定格在了每一个瞬间,永远不会连贯,不能连贯,不得连贯。

许多爱情,只有一瞬,排斥奢求,禁绝渴望,连一丝幻想都将导致毁灭。

    许多爱情,只有一瞬,一旦出现,立刻枯萎,从来没有茁壮成长的明天。

    我自虐般地喜欢这样的爱情,就像我这样地喜欢未名湖,和关于她的一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Turn Me On
后一篇:引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Turn Me On
    后一篇 >引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