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湖仙子
临湖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136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三姨

(2012-02-28 22:30:22)
标签:

原创/散文

分类: 散文随笔

小三姨

哥从老家回来,人没落座先开口:小三姨死了,得的胃癌。

我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他说的是谁。

小三姨是我老家的邻居,和我不沾亲不带故,叫她小三姨只是因为她男人和我父亲是一个辈分(不同姓),且排行老三。

我记事之前她男人就死了。听说是捞水草时装得太多,船翻了,细长的水草缠住他的手脚没法动淹死的。奶奶为此还警告过我:别一天到晚赖在水里,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小三姨是我们村唯一一个名符其实的城里人,可是她在村里的地位却不及一般人家的媳妇。谁叫她来路不正,既不是媒妁之约定的亲,也不是明媒正娶进的门,说白了就是她自己跑来的,怨不得别人轻看。

村里人说人太能了就不长命,小三子就是太聪明了,生产队的脱粒机、碾米机、拖拉机……等等,什么坏了都是他修。农闲时他就挑担子进城帮人家配配钥匙修修半导体什么的。她家收音机刚巧就坏了,一来二去的就有了故事。她父母自然是不答应的,对她说了许多绝情话。她也不服软,铁了心要跟这个乡下人,还发狠说要与城里的这个家一刀两断,就算饿死也不回娘家要饭吃。

刚结婚那两年她的日子过得还不错,男人心疼她,婆婆对她也不坏。可自打她生下三丫头,婆婆的脸就挂下来了。男人死的时候,老四还在肚子里。这个倒是个男孩,只是头脑不太正常,七八岁还拖着两条长龙到嘴里,伸出舌头去舔,村里人背后叫他傻四。

她那个凶婆婆我倒还记得。不过,在我看来她的凶也就是针对小三姨一个人而言。我每次去她家找她孙女玩时,她都是和颜悦色地问我吃过饭没有,奶奶在家做什么,甚至还给过我一把花生糖。

她男人死后,她的日子才真正地不好过了。

她婆婆说是身体不好,不再去生产队上工,每天就在家门口坐着,骂起人来倒是精力旺盛。我经常坐在家里吃饭都能听到她婆婆的骂声:你个骚货,你男人死了你穿成这副浪样浪给哪个看啊?这半天你死到哪里去了?打野食去啦……

如果她回答是来我家了,她婆婆就立即住口。这以后,她果真经常来我家串门。有时来请我妈帮她剪鞋样;有时来跟我奶奶学描花;有时候干脆端一箩搓好的棉条,来我家纺线。她做这些都不如我母亲做得麻利,可我喜欢看她专心做事的样子,也喜欢她的打扮。尽管她来我们村都十多年了,可还是和地道的农村妇女有一些区别。比如扎辫子,农村女孩都是梳两根长辫,结婚后就把两根辫子互相缠绕着盘在脑后,年纪大点的梳一根辫子用簪子盘起来。而她却只梳一根马尾巴,男人死了后,她就把头发挽一道扎起来。她喜欢穿对襟的碎花棉布上衣,洗得发白,但清爽。冬日的阳光轻柔地落在她身上,那些小碎花像星星一样闪着光。

我和她家三女儿卫红同年,和她家二女儿卫芳是同学。我们几个人经常扎堆在一起跳房子,踢毽子,夏天一起下水游泳和捞猪草,我们也经常在对方家里吃饭。这样的友谊一直维持到我小学毕业。我读初中后就与她们走动的少了。他们家姐妹仨都没读初中,不是成绩问题。卫芳说她奶奶在家骂她妈生了这一窝赔钱货,书读得越多越赔本。不如让她们早点回家挣钱留给四儿娶媳妇。

她家的四儿我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上学时成绩特别差,一年级就读了三年,小学毕业时个子都长得和成人差不多了,也没考上初中。可是除了读书,其它方面都很灵光。甚至像他父亲生前那样会配钥匙,会补锅。

男人刚死那几年,有人想着把她和村子里的一个单身汉拢到一起成个家,而那个汉子也是上赶着往前凑,给自家地里打好水后,顺带着帮她家自留地里的水也灌好。没想到,这事叫她婆婆知道后,她拎块砧板提把菜刀就在全村骂开了:是哪个挨千刀绝万代的想挖别人家墙脚,我先斩你家的根,一刀子,一刀孙,把你家子孙斩干净。她骂一声用刀在砧板上斩一下,满嘴白沫地骂,骂得村子里人家全部关门闭户。

这之后,村里再没人敢给小三姨提亲,甚至连玩笑都不敢开。

她婆婆去世后,有人重新提起这档子事,这次是小三姨自己不愿意。她回人家说都快四十的人了,孩子们也都大了,还走那一步脸往哪儿搁。

孩子们是都大了,她的三个女儿个个出落的花容月貌,和她年轻时一样只扎一条马尾巴,而不是像我们这样梳两根长辫子。可不知怎么的,从大到小,一到十五六岁就在村子里消失了。有人说在城里看到过她女儿,像是给人家做保姆。也有人说是她娘家兄弟把她们都弄回城里做临时工了。我至今没见到过她娘家的任何一个人,所以不敢枉自猜测。

再后来,我也离开家乡,在父亲工作的城市安家落户,家乡的人和事于渐行渐远中慢慢地淡了。很多消息都是依靠经常往老家跑动的哥哥捎带过来的。

我记得哥哥曾说过小三姨为了给她家的四儿娶老婆,硬是逼她小女婿家给三千块钱彩礼。她三女儿为此发誓再也不回娘家,更不会认她这个娘。可尽管有了三个女儿的彩礼垫底,她儿子的婚事也并不顺利,请媒婆跑了许多有女儿的人家都没着落,最终还是用五千块钱买回一个四川姑娘做了儿媳妇。我在心里暗自替她舒了一口气:这下就等着带孙子享清福了!

可后来我在陆续得的消息中听出,她并没从此就过上享福的日子。

她家四儿一次在给别人修电视时,电视发生爆炸,他的眼睛被炸伤成了残废。没多久,买回来的媳妇就丢下二岁的儿子跑了。小三姨没日没夜地劳作,捕鱼、捞虾、摸螺蛳……拼命地赚钱来养活残废了的儿子和年幼的孙子。我偶尔在心里替她难受:这日子什么时候才算熬到头。

现在,她终于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妈也这样
后一篇:绝妙好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妈也这样
    后一篇 >绝妙好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