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湖仙子
临湖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27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绿皮车

(2011-10-18 13:29:45)
标签:

裕溪口

绿皮车

五香茶叶蛋

叫卖声

大地震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怀念绿皮车

 

    我喜欢坐火车,绿皮的。

    远在我没出生前,母亲就带着我往返于巢湖至上海的铁路线上。那时我虽说不上如何去领略沿途的迷人风光,可火车行进时那富有乐感的节奏一定是我喜欢的。母亲说我一上火车就特别安静,都让她忘记了自己是个孕妇。出生后也是,把我放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我就可以对着窗外长时间不挪窝。可惜这些都没有被我收录进记忆的光盘,我也是长大后从母亲那儿贩来的。

    第一次记忆深刻的绿皮车旅程,却不那么悠闲。那是七六年,一场大地震几乎把所有人都赶出家门,都在跑,有的人甚至是没有目的地没有落脚点地乱跑。仿佛只要不呆在家里就是安全的。我们家自然也不会例外。尽管父亲说如果真的遭遇大地震,城里比农村更危险,而且南京与巢湖离得也很近(那时父亲已经从上海调至南京)。可因为奶奶坚持认为城里房子结实,我们家也就和大多数人家一样“倾巢而出”。

    那一趟列车究竟超员多少我不得而知,我只能说车厢没有被撑破或变形,说明车厢钢板的质量非常了得。我和妹妹是被姑父从窗口塞进车子的,一双陌生的手接过我却没地方安置。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的双脚总算挨着车厢的地板,却看见妹妹就在我身边被挤得大哭。我使出吃奶的劲,抱着她的双腿往上托,终于让她把脑袋搁到别人的肩膀之上。之后我一直抱着她的双腿没放过,可我没感觉有多少份量。实际上妹妹和我之前一样,是被人夹住悬在半空的。

    从我们家到裕溪口只有几十公里,可这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火车走走停停,有时候一个站要停好长时间。我看不到窗口,却能听到窗外有人喊:“茶叶蛋,五香茶叶蛋要吗?一毛钱一个。”我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地叫,使劲咽了咽口水。妹妹轻声对我说:“姐,我想吃茶叶蛋”。我说我没钱,等到了裕溪口下车后,叫妈买。

   裕溪口车站一样是人满为患,我与妹妹一下车就被人群冲散。找了一圈,妹妹没找到,倒是和奶奶还有二哥会合到一起。奶奶说母亲领着妹妹已经先坐渡轮过江了,她们在芜湖火车站候车室里等我们。

    我们一家是早晨一大早出的门,到晚上天黑透了才到达父亲办公室。一百多公里路程,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真是慢到家了。尽管如此,我仍然觉得坐火车是件非常开心的事。

    我十多岁时,就经常在寒暑假独自一人或带着妹妹去父亲身边玩。尽管那时候坐汽车更快、更方便,可我还是愿意坐火车。我喜欢火车靠站时围在窗口的叫卖声;喜欢它行进时均匀的晃动;喜欢听车轮与铁轨接头咬合时发出的咯答答、咯答答的富有节奏感的撞击声;喜欢看窗外村庄田野一点点地退向远方。

    后来,火车一次又一次地提速,绿皮车越来越少。好几次去上海办事,回程时想买张慢车票,回味一下少年时坐慢车的快乐,可售票窗口里只硬梆梆地抛出两个字:“没有”。

    坐在看似快速舒适的动车上,我感觉就像被关在一个飞速奔跑的铁匣子里。无法开启的窗户隔断了记忆中的叫卖声;飞驰的车身遗弃了沿途美景。再也找不到往日坐火车时的那种近乎于散漫的闲适之感。

    而我喜欢的绿皮车,终归是要从视线里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