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湖仙子
临湖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227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春节

(2011-01-19 18:25:32)
标签:

腊八节

传统新年

春节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春节

 

春节是中国传统节日中最重要最隆重的节日;也是漂泊在外的游子最思念家乡的节日。那些在外地工作学习或做生意买卖的人,不管混得是否光鲜,都会想方设法赶回家与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年”在我的心中变得可有可无,甚至不想接近了呢?儿时盼望新年早点到来的那种热切的心情,虽然记忆犹新,却又恍若隔世。

孩子盼年,无非吃穿。年是飘香的菜肴;年是鲜艳的头花;年是新衣新鞋;年是舅舅一块姑姑一块的压岁钱。可是,干瘪紧巴的日子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吮干过年时储存在身体内的那点油水,只有盼着下一个年的到来。可是越盼越觉得年的漫长,越盼越觉得通往年的路没有尽头。

小时候,年是从腊八节开始的。不管有钱没钱的人家,腊八节那天一样会熬一锅香甜诱人的腊八粥。接下来是做炒米糖、磨豆腐、磨元宵面……腊月里,每个村庄都被这浓郁的香甜气味紧裹着,沉醉着。

从农田撤回身的庄稼人,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在过年这档子事里了。沿湖边的码头上永远都蹲满了人,是女人们在忙着洗洗涮涮,过年前总要把一家大小的衣被鞋帽以及家用物品都洗涮干净的。而男人们也不闲着,堤内的池、塘、河、沟要全部抽干,捞上来的鱼会按田亩和人口均分到各户。

到年底,母亲按预约时间把裁缝请回家做一天,全家老少就都有新衣服穿了。鞋子是母亲自己做的。她不光要做我们一家老少的鞋子,还要给舅舅一家人做鞋(舅妈不会做鞋)。那时我家是全村唯一没有男劳力的家庭,父亲在外地工作,哥哥也让他带在身边读书,每年都是过年前一二天才回家,家里家外就都靠着母亲一个人打理。母亲白天在外面做事,只能晚上熬夜做鞋子。经常是我一觉睡醒看到母亲还倚在床头纳鞋底或上鞋帮。那呼哧呼哧的拉线声是一支柔美的小夜曲,在一个又一个冬夜伴我入梦。我在梦里提前过年,提前穿上母亲做的新鞋。

现在还有谁在盼望过年?看看坐在一边的儿子便有了答案。他们这代人,已经没有什么愿望是必须要等年来帮忙完成的。餐桌上的菜总是按他们的口味在改变花样;衣服从新旧到款式再上升到品牌;口袋里永远不会缺少零花钱。他们还盼过年做什么?倒是有不少年轻人开始热衷于过洋节。

我们家乡曾有几句顺口溜:“正月过年,二月赌钱;三月看戏,四月下田”。其它且不说,单就过年村村搭戏台请戏班唱戏这一样,就是现在无法再现的热闹。如今这春节的“年味”越来越淡,时间也越来越短。城里如此,农村亦如此。从四面八方急匆匆地赶回家的亲人,在年饭还没冷却的时候就又奔向四面八方。

若干年后,我们的传统新年,会不会简化成部队里的一声集合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大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大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