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湖仙子
临湖仙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136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钓鱼

(2009-05-01 19:33:03)
标签:

家庭

鱼钩

鱼竿

蚯蚓

尼莫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愉快的“五·一”节

 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着天气预报。因为半个月前,我们全家就计划好这个“五·一”节去郊外钓鱼。偏巧天气预报说“五·一”可能有一个降雨过程。这多少有点让人扫兴,如果下雨就没法钓鱼了。可下不下雨是老天说了算,我除了继续关注天气预报,也实在没有其它办法可想。

一连数日都是艳阳高照,爱人开始信心十足地为钓鱼做准备。他从同事那儿借来一根钓竿,随即又去渔具店买了一根回来,其它用品也都购置齐全。儿子特别兴奋,提着新买的钓竿在客厅模拟钓鱼,结果把我的头发给钓下来好几根。

日历终于褪去四月的最后一件衣衫,换上五字头的月装。

一大早,爱人就开始催我和儿子起床。我躲在被子里含含糊糊地问雨下得大不大。他说下什么雨,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吃早点时,一位相约同去钓鱼的朋友打电话给爱人,询问我们是否准备好了,他已经在某处等我们接他呢。

到约好地点接他上车后,我们就直奔江宁镇,与此行的另一个朋友也就是家里有鱼塘的那位朋友会合。那位朋友自己驾车在前面带路。车过江宁镇往南一公里处拐上一条小道,行一段又拐上另一条小路。后面的路是越来越窄,仅够一车通过的小路,两边长满高高的杂草。我一直担心对面若有车子过来,该在哪里会车呢。而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在这条长长的窄窄的小路上,我们没遇到一辆机动车。倒我们的车子,以一种闯入者的身份打乱了这里静谧的晨曲。

放眼四周一片葱郁,随处可见青翠的苗圃和绿油油的小麦。谢尽黄花的油菜也是葱绿的。那一串串青青的菜荚在风中轻吟低唱,很是怡心悦目。久困于钢筋水泥堆里的人,走进这里无异于走进了梦中桃花源。

虽然,这里距我们公司不过二十多公里。但是我们那儿的当地人提起这里都说是“山里”,这里的人自然也就是“山里人”了,语气中似有不屑之感。可我在这个被称之为“山里”的地方,并没有见到一座像样的山。倒是每个山坳里都静静地躺着几片鱼塘水库。或许正是山高水低的落差才给人一种山的感觉。

儿子是第一次钓鱼。虽然我先前一直对他灌输钓鱼要领是安静是耐心,要做好一条都钓不上来的准备。可他看别人那儿频频有鱼儿腾空而起,唯独他这里还悄无声息,就忍不住小声嘀咕,抱怨他老爸买的鱼钩太大钓竿档次又太低。直到半小时后,他钓起一条二十多厘米长的昂子时,才停止了对他老爸的攻击。(想起我小时候陪爸爸钓鱼时,我爸也说我屁股上像抹了油,站不住也坐不住,怎么能钓到鱼上来。时间过得真快!)

主人从家里拿来一根钓竿给了同来的朋友。我没有钓竿只好做后勤部长,给他们泡茶、撒位子、穿鱼饵。试好水的深度后,帮他们将鱼线上的浮标调整好。他们不管谁钓到鱼,也都是提着钓竿喊我去取下来放进水边的网兜里养着。由此可见这几位同志的钓鱼技术确实是很差劲。可我就纳闷了:“这么差劲的技术,怎么也会有鱼接二连三地咬钩上钓呢?估计这些鱼是一夜没睡觉昏头了。”害得我刚想坐下休息片刻,立即就被某人喊过去,要么是这位钓上鱼了,要么是哪个钩上的鱼饵没了,真让我忙得不胜其烦又不亦乐乎。

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钟,我催他们收工准备打道回府。可主人执意挽留,说家人已经备好便饭,务必吃过再走。而他所说的便饭竟是满满一大桌佳肴美味,另有几种好酒和饮料。一家人席间殷勤劝酒劝菜,还反复叮嘱:“自家鱼塘,想钓鱼什么时候都可以来。这让我心里隐隐有一丝不安。

回家之后,我半开玩地对爱人说:“人家凭什么对咱这么殷勤?你可别为占这点小便宜丢了原则哦。” 爱人说你就放心好了,他只是和同去的朋友有业务往来,而这位朋友因为不会开车,时常要请我帮忙送他到这里那里的,请我们钓鱼算是付车费吧。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释然。

今天,我们全家过了一个愉快的“五·一”节。

                 

 

 

                            钓鱼(这篇是儿子写的)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同父母及父亲的朋友一同去钓鱼,这是我第一次到正规的地方钓鱼。曾经在苏州乐园钓过三条“傻金鱼”,不过这三条都不能算是钓的(有一条是空钩子钓上来的,那里的鱼看到东西就咬)。

 

    一早,爸爸便开车带着我们去和同行的友人会合了。到渔塘的路上,我所感受到的就是由重污染地区到环保地区的质的变化。穿过一片田野越过几座小山,我们便抵达目的地。我动作很快地装好渔具,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点便等着母亲为我装蚯蚓。因为装蚯蚓是一个技术活,装不好可能半天都不会有鱼上钩,所以只有等妈妈这位从湖边长大的“老江湖”帮忙。妈妈一边装鱼饵一边嘀咕:“这么大的鱼钩,估计也只有你爸买来钓鲫鱼了,这么大,得多大的鱼才能咬得了啊!”

    妈妈的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父亲的朋友用的是小钩,他已经接二连三的钓到了好几条,虽然都不大可也够让我着急了。正当我郁闷至极想要出口损一下老爸买的鱼钩时,老爸的浮标也有了动静,一拉出水面可把我笑坏了,一条鲹子,一种个头很小但嘴却很大的鱼,父亲钓到的已经算是这种鱼中的“长老”级别的了,可还只有两支笔粗,一支笔长。“哈哈哈,老爸,你居然用钓鲨鱼的鱼钩钓沙丁鱼,真有你的,佩服,佩服。”“你钓一条试试,你到现在连个鱼影子都看不到呢。”老爸有些气急败坏。

   说来也巧,我的浮标这时突然一沉,我立即摒气凝神,心里一边默念昨晚上网查到的《垂钓初学者守则》中的“当鱼漂下沉时不要急于提起,待其再次上漂、下沉时提起。”一边在想着一沉,再一沉,提!一条金灿灿的昂子被我钓起,我便急忙喊妈妈来帮我取下这带刺的家伙还不忘对爸爸示威:“咋样?我都把尼莫钓上来了,你行不?”“尼莫?有什么了不起,我去钓它老爹。”说罢老爸便提着渔具踱到了小池塘的对岸。

    妈妈一边帮我换蚯蚓一边说:“这钩子钓小鱼不行,钓大的还正好,你倒干脆,二十多公分的昂子都钓走了。”这时,鱼池周围已经来了不少的垂钓者,其中不乏有一些上了年纪的高手,看到我钓起的昂子也不禁夸到“这小伙子耐性不错,能在这池子里钓到昂子,不容易。”听到这儿我心里升起一股自豪感,静心一想,我用的是大号的鱼钩,理应钓到大鱼,但如果就只钓到这一条,那可糗大了。于是鱼竿一甩,鱼钩便又钻入水中了,这次又空等了很久。没办法,这个池子里的大鱼不多,大鱼又不喜欢靠边,我的鱼竿太短够不到,我唯一的选择便是静等大的鲫鱼或是再碰个运气钓条昂子。不过,这种机会不大,昂子这种鱼在这家鱼池中是少之又少的。

    静静地候着,突然,鱼漂沉下去,但没有再浮,我便拉起了鱼钩。鱼钩上的蚯蚓已经被鱼给扯烂了,一连好几次这样,直到频繁的为我换蚯蚓的妈妈觉得不耐烦,让我耐心点。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她时,她才告诉我是因为这一窝有不少的小鱼,吃不下钩子,又馋嘴,就把我的蚯蚓给啄烂了。此时我才明白用这样的大钩子虽然能钓到大鱼,但没有适合的鱼竿也是很难下手的,于是我便静下心等待着。一直到握杆的手发酸极想放下时才看到鱼漂又是一沉,一浮,再一沉,试了一下,鱼的力气很大,感到硬拉会把我这廉价的鱼竿拉断。情急之下身边的一位老伯提醒道:“拉着鱼左右晃。”我才横拉鱼竿,带着鱼左右游,渐渐地把鱼拖出水面,猛然一拉便把它给扯出了水,拖到岸上。礼貌性的向那为老伯道了声谢便扑到了鱼那儿,好家伙,足有六七两重,估计是把鲫鱼太爷给钓上来了。

    整个上午,我一共钓到了五条鱼,虽然不多但对于我这个用错鱼钩的新手来说也已不易了,况且有一条还是昂子呢,另四条鲫鱼也都是爷爷级以上的。总体来说,收获颇丰!现在,我又多了一个爱好,钓鱼。这项运动果然有它的独特之处,说不出的奇特,只是让人流连忘返。相信这一最能陶冶情操的运动会被更多的人喜欢。

(儿子刚写好的日记,征得他本人同意,放在我的博客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雪,一路走好!
后一篇:暮春闲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雪,一路走好!
    后一篇 >暮春闲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