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多种身份

(2006-05-16 09:33:56)
分类: 精心的文字
  自从麦三右手被缝了七针,我这个做老妈的身份就多起来了。
 
  当然老妈还是要当的,这是他那只小鱼如何翻云覆雨也无法改变的。我就像如来佛陀的手,任那孙猴子筋斗翻出大圈去,也没辙。
 
  可老妈也不是好当的。曾经为做那粉粉的小人儿的妈妈自豪与兴奋许久,憧憬着胖胖的小人儿叫妈咪,学走路,自己用勺子吃饭。那种美妙的期盼分担了多少麦三唐老鸭般的哭闹声,不得而知;但帮我挺住了那艰难的婴儿期的喧嚣、手忙脚乱和疲惫不堪,却是事实。
 
  随着时间的推移,胖胖的小人儿的哭声渐渐少了,可做起事情是越来越胆大包天。爬柜子,翻书脚下睬,全无惧色;上树跳冰棍儿,小菜一碟;还喜欢玩他老爸的工具箱,叮叮当当地做“工人”,吵得邻居丁丁冬冬直按门铃;接着又对厨房发生了兴趣,常常拿着他老爸的围棋子,倒炒勺里咣当咣当炒,说是给爸爸妈妈做饭吃。
 
我的多种身份
 
  有一日,他听厨房里老爸吱啦啦炸鱼声,就像舒克那样,吱溜钻进了厨房,趁他老爸没注意,扒着炒勺看究竟,“哗”一锅滚油全部倾泻他的小小胖脚上,做老妈的我谴责自己肝肠寸断。一夜呀,抱着他胖胖的小身体,没敢动一下,天亮的时候,我的腰已经不会弯了。之后,每天一小时的车程去换药,延续了一个多月。
 
  经过很多个春夏秋冬,胖胖的小人儿高过了他老妈,思想充实,想法多多,变成个义气和正义特鲜明的主,还粘了点《血色浪漫》里那些个玩主的味道,时不时暴露一些小聪明的伎俩。做老妈的我,就像看到豆腐掉进灰堆里,打又打不得,吹也没用,只有呆若木鸡的份。
 
  可毕竟是他老妈,就要承担起责任,可这责任,如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只好弯成虾米样,坚持着,谁让我是做妈妈的呢?
 
我的多种身份
 
  做妈妈不轻松,可做麦三的秘书就轻松了许多。从来不让老妈沾边自己书包的麦三,现在是求我做他的秘书了,每天翻他的书包是我这个做女秘书的晚饭后必做的,然后端坐电脑前,噼里啪啦做一个称职女秘,从没做过秘书的我,有了一种异样的快乐。
 
  当然最快乐的还是做麦三的美容师。对我这个有六七年的美容历史的人,做一般美容还是绰绰有余的,麦三也乐不得让我拿他的俊脸当实验场。还别说,我这些天的成果换来麦三脸上的痘痘全部不见了。
 
  可是洗脚工的工作就难干了。只要我一碰他的脚,他就吱哇乱叫,没办法,我只好改变策略,在热热的水里,滴几滴香熏油,然后按住他的腿,把他的大脚丫全部侵进水盆里,泡泡泡,麦三大乐,哼着小调,抱着小毛毛狗,悠哉游哉。哈,没想到,我的创意给麦三接受了,看来,以后如果我没有了工作,可以此糊口。
 
  最为难的身份就是做麦三的大厨了。小子口叼,常常想出很多花样,最喜欢吃生鱼片,可被我一口回绝,“伤口没长好之前,就别想了。”可流了那么多血,还每天学习到深夜,不补是不可以的,可怎么补,难坏了我这个大厨,好在我有老公支持,弄来小笨母鸡,配榛蘑,煲汤,把麦三吃的眉飞色舞。
 
  本来这些身份已经够我忙得了,可麦三学校的老师们根本不考虑我们这些家长的辛苦,那天家长会上,校长说了,“还有50天就中考了,家长们辛苦些,如果你觉得你的孩子有可能趁午休时间跑出校外玩,最好是在学校定饭或者家长送饭。”我听了,很当回事的,跟麦三商量,他说,“学校的饭不是人吃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应下了送饭工的差使。
 
  夏天到了,雨水多,想象在雨中飞奔应该是很浪漫的事情,我有多久没感觉过了?还好,我有麦三,让我体会那些忘却的记忆呢。
 
  看时间不早,护送麦三去换药的保镖工作就要开始了,我不知道,一旦麦三上大学,离开我,去别的城市,我的这些个身份还会保留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