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离离的离歌
离离的离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385
  • 关注人气:2,5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孤独的另一面(组诗)(《山东文学》9期)

(2016-10-12 16:57:24)
标签:

诗歌

2016

分类: 小诗发表

⊙ 每天消失一点


想通了,就不感觉到恐惧了
我们每一天
都在消失一点自己
前些天参加的一个葬礼
多年前就和我们有关
那个日期,也不是一下子
才靠近的
就像下过雪的冬天
雪不是一下子就堆积起来的
风刮走一点
鸟啄去一点
迎娶的鞭炮炸飞了一点
每个亲人的脚底带走一点
都是可以原谅的



⊙ 渔网


第一次见到的渔网
是被一个渔民背着
走向大海的
我跟在他的身后,风吹来很浓的
鱼腥味
不难想象,他每天也都是这么
把渔网背着回家的
鱼儿逃不出网
他的一天才是完整的

我真愿意那么跟着他
除了眼泪,我对水充满敬畏
我甚至愿意
鱼一样深情地望着他
那时候我正处于情感的低谷
我迷恋一双男人的手
在我绝望的时候宝贝一样捧着我



⊙ 母亲


那晚我们睡在一张床上
就我们俩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
和我当初在她的子宫里
没什么两样
那晚我们盖着同一条被子
我们紧紧挨着的身体之间
还有未脱尽的衣服
我似乎就感觉到她的体温了
就像我当初在她的身体里
却隔了一层
我喊也喊不出来的
疼痛,这些年都被她一个人
受尽了


⊙ 女儿

那时我们正低头走过很多台阶
没有风,也就没有
人间悲伤的消息
可她突然说到女儿
在医院门口被捡到时
脸上落了一层雪
现在已经八岁了
她的女儿
那时我们都低头看着峡谷深处的台阶
我们的脚步不约而同地
有过小小的停顿
风突然送来一阵花香
像母亲的手
轻轻抚摸了
我们,这两个内心颤抖的女人



⊙ 在夏河拉卜楞

我们在牛羊之后来到草原,牧羊人不见了
我们在夏河的某一小块草地上,遇见经幡
我们在内心里祈祷

夏河拉卜楞寺,是黄昏里的一口钟
我们遇见的喇嘛,其中有几个还是孩子
他们目光清澈,他们的耳朵里,只藏着寺里的钟声

但在夏河拉卜楞,没有爱我的人
看着我合起的双手,和跪过的地方



⊙ 于事无补


整整一个秋天
我都是懒散的,因为树叶在表达
我要表达的
风吹来,风吹来了渐凉的气息
叶子就会不停地颤抖
我在一所医院
突然想到这么一句:
医院是棵秋天的大树
树上的叶子或绿或黄
也有提前干枯的
当时,我和病人甲乙丙丁挤在楼道里
我们都好像长在同一个枝条上
我们手里拿着不同的号
我们当中
每天都有不幸离开的人
是枯了的叶子
被风吹下去了吧


⊙ 比如孤独


比如孤独,是没有星星的夜晚
我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抬头看天
就注定什么也看不到
除了此刻会在内心闪现的
往事和未知
哦,除了
我们之间无法说明了的



⊙ 让我把爱延续到天空

感觉飞机是犹豫了很久
才果断飞起来的

它离开自己的大地
就像我和你告别
那些憾事和情事
突然之间都轻了

我的左边是空位子
我轻轻地拍了拍
系空了的安全带
除了你,我能对辽阔的天空
承诺什么呢



⊙ 辽远的蓝


就给我自由的一天,我不要别的。
就给我空旷的一间房子,我不要别的。
就给我一张车票,一个地址,一个手提的旧式箱子,我不要别的。
就给我转身时的那声轻轻的叹息,多年来我都在这么想。
再给我苍老的容颜,被刻满时间的伤。
也就是说,我还未经历我想要的。
想起这些时,我目送突然惊飞的麻雀,
天空多么蓝,多么辽远。



⊙ 苹果

我在煮去年的两个苹果
被煮后的苹果真的很不好看
像两枚衰老的乳房

今年的苹果树正在开花
清凉的纯白色,很干净
有时候,事物开花的时候,并不是我最喜欢的

但我还是喜欢吃
这样被煮熟的苹果
就像多年后
我依旧爱着妈妈的乳房

 

⊙ 天空越蓝,我就越想亲人


出门时
不用回头,我知道那些蓝
都在我的身后

它们突然在我眼前出现时
我正躺在外地的草场上
那些曾经感动过我
还想再一次
将我俘虏的蓝,这些魔一样的蓝
沉默不语的蓝
不关心人类的蓝
仿佛只和我纠缠的蓝

离开故乡多日
看见它们就让我思念亲人的蓝


⊙ 我要的蓝
 
此刻,我看到的天空
假如它更蓝一些
是我想要的那种
该多好啊!我不用总这么
低头,抬头,再低头,再抬头
想要看看
它究竟有没有更蓝一些
 
曾经,我在那么高的地方
仿佛一伸手
就可以够着
云层中的某一朵
仿佛,就可以遇见人群中的
某一个
 
我曾经
离蓝那么近
而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



⊙ 那时候

开始时,一切都还是未知
村子里四处都长满了树和庄稼
我站在草中间
从它们之间走出来之后,就有了郁郁葱葱的心思

那时候,风吹着草尖上的梦想
麻雀飞过高高的电线
我靠着电线杆,听一首老歌
抬头望见远处的影子,以为飞走的是自己。

天空很蓝
总以为剩下的那些蓝,就是你。



⊙ 在镇北堡


我们在黄昏赶到那里
没有熟人,就你和我
没有熟人的地方就是
宽阔的地方。在镇北堡,没有熟人居住的堡子
是那副破旧样
我们走过的时候,有的门开着,有的紧闭
我知道
那里暗藏着假设的历史
我只喜欢残垣断壁的历史
我让你遗憾,你想娶我
却没有花轿的历史

在镇北堡,我们遇见了那顶轿子
被灰尘覆盖,你说坐一回吧



⊙ 苹果

苹果花开了,苹果熟了
苹果就是新的悲伤
每一次走进果园
我就离悲伤
更近一步

我也像果子一样
一会儿酸
一会儿甜,总捉摸不透自己
夜里我想抱紧苍老的果树
可醒来时发现只抱着
树叶上的自己

我想说出什么
内心深处的秘密或阴谋,却像苹果
刹那间就熟落了



⊙ 另——

雨使黄昏晶亮起来
开始时,雨点打落叶子上的
尘土,几只鸟飞走了
雨落在干净的叶子上
仿佛惊醒了很多
和我一样的孤独者
雨就成为
更加孤独的那一个
雨多么难过
一直被风吹落下来
我和他们一样
内心却有所不同



⊙ 和美一样
 
和美一样
你躲在月亮的后面
那么不真实。让我充满了想象
除此之外,月亮落下去,只剩下你
可你还是那么不真实
你走后,我站在空旷的大地上
前些天落下的雪
有些还没有化
有些还那样,在我的脚下
吱吱地响
我已经失去了
它们干净的模样



⊙ 每一天
 
每天总有那么几个时候
我在马路上,经过上下班的
人群,和他们一样
急匆匆地来去
一转眼都走散了
一转眼,这里的生活又成了
陌生的样子
我就像那么一粒
刚刚成熟
即被剥开的栗子
风吹过时,我的头发乱了一下
我的衣衫摆了一下
我手心里的光
轻轻地闪烁
我的身体里
挤满了密密麻麻的
生活的刺和被暮色掏空的
街道



⊙ 房客

多年前
我们租住在十几平米的小屋里
灯光昏暗,房东姓张
屋后有很大一个果园
秋天时,他给我们送些有虫眼的果子
我对那些虫眼
很好奇,拿水果刀轻轻地
削掉果皮,再一瓣一瓣分着吃
风一吹来
树叶在屋后莎莎地响
那些圆圆的虫眼
会带每个小虫子回家
在离果核很近的地方
我会停下来,怕惊动那些
果子里安静的时光



⊙ 蘑菇
 
那些
被我在树下新发现的蘑菇
都是幸运的
我把带来的篮子
悄悄放下
 
那些簇拥在一起的
应该是过着美好生活的
一家子
 
父亲在厨房
已经烧开了水
他想豁出去一次
把那些蘑菇煮熟
不管毒有多深
他不让我吃,要我在关键的时候
救救他,他这么说话的样子
真可爱
我猛地
掰开那些挤在一起的
植物
 
我听见自己内心里
强大的哭声
 

⊙ 在青海

在去青海湖的路上
有很多油菜花,很多
我不能用朵去形容
只能说一大片,又一大片的
油菜花,这里,那里,和到处
都是。爱上油菜花的人
也不能说一个人,或几个人
到了青海
心怀感恩的人
都在花丛中转身,回眸
笑出了声



⊙ 你不在的时候

你不在的时候
我不能总说孤独
风轻轻地吹,比如
你的手指,分开,在我的发间
而此时,它们都不在
我的短发在风中再也飘不起来
它们体现了孤独的
另一种。夜晚来临
街道的一部分被光照亮
黑暗的地方,我走进去
就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也是一种孤独
黑暗中,我们有光
但光只在我们心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