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舍让灵魂诗意地栖居
李舍让灵魂诗意地栖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618
  • 关注人气: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ZCTV访谈【悦读邹城】总有深爱值得坚持—《西窗》

(2019-02-28 14:05:29)
标签:

李一鸣

刘庆邦

王方晨

西窗

访谈

分类: 散文
ZCTV访谈 【悦读邹城】总有深爱值得坚持—《西窗》


主持人:请简单介绍一下发布会的情况

也算是机缘巧合吧,我所在的兖矿集团鲍店煤矿,有一座多功能的泰和书院,兖矿又有一帮写东西的,为了给我们这些写作的人提供一个创作交流平台,兖矿文学创作协会就与我们矿领导商量着在泰和书院成立个文学创作基地,正巧又得知我的新书出版,就趁基地挂牌的同时,一并举行了新书首发式。并邀请了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厅主任李一鸣、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主席刘庆邦、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王方晨、济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邹城作协主席孙继泉,中国煤矿作协副主席、兖矿作协主席张波以及部分文学创作骨干等出席了仪式。李一鸣主任是我就读鲁迅文学院时的院长,又是山东老乡;刘庆邦主席一直支持基层煤矿文学创作;王方晨和孙继泉等师友们分别代表省市级作协到会祝贺。可以说发布会很圆满也很欢乐,也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各位领导和师友们对《西窗》的关注和对我的鼓励。

主持人: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出版过程

好的。关于出版过程,我还从没谈过,因为这是个不太愉快的过程。这本书2006年动笔,2008年成稿,2010年3月定稿,6月份我就收到一位在新疆某出版社工作的朋友邀请,前去参加了“百名作家新疆某兵团笔会暨新疆某出版社首届签约作家仪式”,在笔会现场与新疆某出版社社长面对面的以8%的版税签了出版合同,当时我还对《西窗》这个书名不太满意,临时改为了《不能说的秘密》。笔会结束带着合同回来,这家出版社编辑也联系我要了书的全稿及改稿等事宜,基本上什么程序都履行完了,却迟迟不见出版,问朋友也是吱吱唔唔,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心里就凉了,想给别家出版社投稿,出版合同上又有5年的契约限制,尽管是出版社违约在先,我完全可以投诉他们,最终却碍于情面没有行动,但又不敢贸然投稿,担心他们倒打一耙。5年过去之后,又担心题材过时,就一直搁着。直到后来我被邀请进了一个出版群,看到有出版商征稿,觉着还符合条件,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给了人家,直到接到出版合同,我才确信,或许,书的内容并没有过时。如今,在这个传统媒体与自媒体高度融合的新时代,在人们方便快捷而又赤祼裸没有任何秘密地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的大背景下,《西窗》里的许多故事还是有当下现实意义的。欣慰的是,书出来后卖得还不错,当当网、中国图书网等多家网站都有铺货,仅京东一家就有几十家自营店在卖,还有北京王府井的新华书店,广州、辽宁等一些实体书店也在卖,前几天还听朋友说市面上出现了盗版。反正不论怎样,有人卖就证明有市场需求,有读者,证明我的书写还有意义。

主持人:这部小说所表达的主题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主题:那么《西窗》表达的就是大时代下小人物的命运浮沉以及生活的悲欣交集。

主持人:介绍一下创作背景。介绍书中一些人物的原型。比如,作者的原型体现在哪个人物上?女友的原型体现在哪个人物上?爱人的原型体现在哪个人物上?

我在农村出生长大,20多岁又来到矿山工作,可以说一直生活在基层,见识了太多小人物在底层浮沉,到处碰壁的故事。这些小人物中的很多人,哪怕能够勇敢地接受命运挑战,拼尽全力,却也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走向,多半被无可奈何地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被不公平的命运一路裹挟着,最终走向悲剧。然而,无论怎样的悲苦,他们善良本份,不与世争的品格深深地打动着我,他们身上闪烁着的人性光辉时时敲打着我,让我愿意和他们站在一起,给予他们以及身在其中的自己,以由衷的赞美和深切的同情,并尽力用文字的力量把人性中有价值的东西掰开揉碎了给人看,期望最终能赢得人们的理解与宽容。

说到原型,没错,《西窗》里的许多人物都有原型,有的人物还不止一个原型,是好几个现实生活原型的叠加。比如女主公伊一,也就是江山娇,就源于我的文友。记得那年是三十八年才出现的一次闰年七夕节,我忽然接到了一个文友病逝的消息,当时她才30来岁,又死在这个古老的情人节,令我十分感慨。后来,在大家纷纷祭奠她的同时,又翻出了许多生前及死后的故事,有好的也有不太好的。说的最多的是她得了绝症之后,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就在朋友的帮助下强撑着病体,去了一次南方,见了一位网友,了却一桩心愿。这样拼足力气临时前的那一见,让我感觉很温暖。我就想,无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朋友之谊也好,男女之情也罢,都有人性中明亮而又值得书写的一面。再加上那个时候网络刚兴起不久,大家对见网友还颇有微词,当然,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因网络聊天而网恋、因网恋而婚变的故事,也算是当时社会现象的一种吧。于是我就把这些一边苦于生活,一边追求精神愿景的种种现象都汇聚成一个人物原型,叠加在了女人公伊一身上,并赋予她江山娇的现实身份。是想通过伊一幽微的内心,撕开那些难以言说又无法消弥的往事,呈现现代女性心灵深处那些隐秘的疼痛和微妙的变迁,并想让伊一与江山娇这个合二为一的人物携带着隐秘的个人史,站在生活的灰色地带,自成为一道风景。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在信息化、全球化时代,几乎人人离不开手机、微信等,再也不像当初那样谈网色变了,但书中的一些现象依然存在,当时的书写放在今天来看也依然符合现实。

爱人的原型或许就是由子墨而升华出的那个若隐若现的金岳霖似的人物吧。那可以说是每个女人心中都存在着的理想化的男精灵吧。至于作者的原型,在写到伊一现实中的身份江山娇时,我把她置身于煤矿,写了些有关在煤矿生活工作的情节及场景,那或许有我的影子,又或许,书中每个人物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作者的影子。每一位作家,不管写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取得一些成绩,他都会是一个心有猛虎的人,只不过这头猛虎往往雄踞于现实之上,默默地打量着这个繁杂的世界,有时候也会低下头来,细细地去嗅一下蔷薇。

主持人:介绍一下书中两条线

当时为了叙述方便。我采用了虚拟和现实两条主线交叉推进。一条线讲述的是在虚拟空间里的纯精神活动;另一条线,讲述的是现实生活中一些世俗的日常,农耕文明进程中小人物为改变命运的生死挣扎。我的书写初衷,是想通过两条线的讲述,打破新时期以来情爱小说中追求现世幸福、陶醉日常生活的创作主题,呈现出不求现世拥有、唯寄来世真爱的精神之恋,希望能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有点醒世意味儿。至于有没有达到初衷,那就只有交给读者去评判了。

主持人:书中有很多情节是来源于现实生活中

是的。都说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如果说《西窗》尚未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那最起码也是竭力在艺术的基础上还原了现实本身。文学本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作家永远盼着下一本会比新出的这本要好。我现在重新审视《西窗》,有很多遗憾,虽然《西窗》写得不仅仅是爱情,而是人间情,是世风人情、天道人心,但它却因为“儿女情多,风云气少”,而显得不够厚重。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从60年代写到了当下的网络时代,主人公在这些年代里出生成长、恋爱结婚、工作生活、生病死亡,每一个时间节点都勾连着时代背景、地域文化,但我也并没有刻意以地域文化来讨巧,而是忠实于观察和感受,尽力呈现在环境局限下小人物的生活悲欢。有城市生活片段,有农村生活变迁,更有虚拟世界里那一片纯精神的空间。其中有我故乡鲁西南的风土人情、婚丧嫁娶,有我现在工作的孔孟之乡儒家文化中的血亲人伦、现世事功等等,还有儒家思想中的一些积尘与弊端,对存天理灭人欲,遏制人格独立和个性解放,以及宗法制社会背景的温情批判。

这种具有驳杂况味的书写,试图通过人情世故,揭示爱情、亲情、乃至人性的深层,怎奈以我的写作功力未能完成好它,只是让各种虚妄的纠结和各种情感的博弈,最终在伊一的死亡之中尘埃落定。好在我并不想给人以启发与教育,我惟一的心愿是能够清洁自己、感动对方。这说来容易,做到却很难。但我相信,久爱、深爱一定会清洁自己、感动对方。我说的这种爱,是文学之爱,精神之爱,更是烟火之爱,人间之爱。记得大作家叶兆言先生在一次文学访谈中曾经说过,“文学要远离成功学,就像女孩子一定要嫁给爱情。”那么,今天,我想引用这句话作为访谈的结语,因为这既是对西窗里爱情的解读,也是我写作的初衷。


我就说到这里吧。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