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杯的声音艺术

(2006-12-26 17:02:06)
(一篇旧文,以前没找到,谨供参考,特别是对没有亲临现场的李劲松来说。)
 
  参加本届世界杯的中国人不只有郎朗,还有一个,也是搞音乐的,他是香港的李劲松(Dickson Lee)。当然与郎朗风马牛不相及,李劲松不弹琴,他应邀参加了在科隆大教堂附近一家美术馆世界杯期间举办的足球主题电子音乐与声音艺术展示计划。
  在美术馆3楼一间约60平方米的小屋,六个音箱循环不停依次播放12位音乐家的作品,总长近两个钟头。馆外球迷、游客人头攒动、人声鼎沸,馆内空空荡荡,我一个人在这间屋里呆了一个多钟头。
  无妨,声音艺术在哪都是寂寞的。在科隆大教堂,在世界杯大屏幕的风暴附近,有一个如此空寂之所在,也很酷。这更像是一间禅房,我在此打坐,累了干脆就躺下。
  这是一个眼光独到的策划,12位艺术家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墨西哥、阿根廷、巴西,显然,策划人有意选择非欧洲的视点,有意展示和探讨欧洲中心以外的电子音乐与声音艺术、以及足球的听觉经验。而在足球图像爆炸、过剩的此时此地,足球的声音艺术像是过滤和净化,有某种陌生化的间离效果,如同一位阿根廷音乐家的自述:“到底我们最初是怎样接触、爱上足球。”
  对于1980年开始接触、爱上足球的我来说,最初足球的听觉经验甚至并不亚于视觉经验,没电视大家只能听广播,有电视的时候也不一定有想看的比赛转播,转播的时候信号不好、天线不好、都经常造成黑白电视混沌一片,屏幕上看不到球,只有模糊的人影,我的早期足球记忆夹杂着解说员的声音和电视机失调的噪音。
  不少人的作品都从球场的采样、电视或电台解说员声音的采样入手。李劲松用了普通话和粤语说球的采样!(刘建宏可以去告他侵权。)李劲松的另外素材,一个是张晓舟的一篇短文(题目叫《我不介意每次冠军都是巴西》,这题目如今看来有点辛酸),另外是杨晨、谢晖、邵佳一(不过李劲松在作品自述中把Shao Jiao Yi的“Yi”给写漏了)三个先后在德国踢球的中国球员的照片。李劲松用软件将文章和图像都转换成声音。当然,假如不说明解释,鬼才知道这段电子音乐的音源有张晓舟一篇球评,没准是一个征婚启事也说不定。这只是一个运用软件化文为声、化图为声的随机玩法,决定性的还是音乐家对声音的组织,对节奏、旋律、音色、结构、采样拼贴的把握,李劲松的作品长达15分钟,足以代表这位高产而多变的电子音乐家的水准。
  就音乐而言,李劲松这个作品是突出的,但有几位音乐家展现了更为深厚的足球声音体验——时代和民族的集体记忆。墨西哥一位音乐家采样拼贴不同词言不同语速的足球解说员的声音,被足球的疯狂刺激出来的声音的速度和能量令人称奇,韩国的音乐家特别谈到贝托鲁奇的电影中小镇足球场景在全世界各地都存在,他从民俗、游戏的角度探讨足球经验,采样了民歌,并展示了一种展示脚与腿灵活性的韩国儿童游戏。阿根廷一位音乐家以当年一位家喻户晓的解说员特殊的声音,来唤起人们对1978年的记忆,那一年阿根廷在本土举行的世界杯夺冠,但那时的阿根廷人也笼罩在军人政权独裁的阴影下,而那位著名解说员的声音,犹如给整个民族布道、催眠,犹如晚祷和挽歌,假如再配上独裁者演讲的声音似乎更好。
  足球与艺术之间,原来还有那么多玩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