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绿绿
杜绿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387
  • 关注人气:6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首诗

(2015-04-14 16:23:20)

太阳

 

 

我感到爱,无论何时。这多么可怜。

从前我遵守规则,反复修改

吐露给你的言语。

我有滴水的外套

像你一般耀眼。

那引领我的,变得暗淡。

你了解,我擅长在沉默中洗净眼睛与声音。

像你初次遇见我,用光芒刺穿我。

我手捂胸口,从未在季节变换时离开过。

天气潮湿。

我的黑大衣

接受了雨水。南洋楹

接受了松树的外形

枝条落地,铺满去湖边的路。

景色接受这傍晚的暗示

枯燥下来。我的手愈加干燥

捧起这片必须接受的湖水。

那倒影,像你无声的离去

与我哆嗦的身体背离。我接受了此刻。

 

2015.3.11

 

 

 

 

明月

 

 

我的心呀闪烁

在你口袋里,

明月下的山安静了。

正是好时候。

 

风吹淡月光

你缓步行来。

 

别让我喊出你的名字,

让它藏起来,

我低喃呼唤时光停滞

明亮永存此时。

 

你向我走来。

河水呀,从城市里穿过。

风也在你的脚下。

 

樟叶盖住我,树下

我等待你的脚步声。

舌头沉默,

它不能再发出任何声音。

 

我的手,在你的手里。

将是别离之夜,

你将我照耀。

 

令人惊叹的明月,

为何还在山峰之上。

 

2015.04.02

 

 

 

 

追风人与影子

 

 

桥洞的秘密从何开始

电箱下存留了多少影子。

一个,三个,

六个影子在此汇聚。

什么季节了?

树上挂不住果实,砸向经过的

影子,落地也是寂静。

无法改变这条窄路的噪音

与灯光。

水泥铺就的坚硬的心

埋在这里。请用工具来凿一凿,

是谁传来呼唤声——沉着淘气的挖掘机像个了不起

的勇士——从地下掏出石头,腐烂的,美好的,过去的

也有刹那被火花拱起的——

保留这些被抛弃的秘密吧,

影子们好辛苦才忘记。

上个周末,

这些被拉长的家伙

曾尾随某个不重要的人——模样普通体态中等梳着糟糕的发型——他是

城市中为数众多的追风人之一

所有市民都见过他们但认不出其中任何一位。

“他们很有趣,可是我们不感兴趣”。

孤单的追风人

独自走进这条被遗忘的窄道

在午后。矮胖的影子落在这个苦脸人身后,

萎缩成了不被注意的一小块。

然而它们来了,

嚣张的,呼啦啦的

围过来,像是正要降临的一场大风浮在天上

旋转,扫过木棉的梢

又落在他脚下,抬起、扔掉。

“这是个意料之外的跟头”

追风人坐在水泥心上面自言自语

狼狈得像有罪的小学校长。

他向湖边走去。

影子们睡在他的影子上。

这群黑压压的东西来到了最好的

一块地方。

湖水波纹在阳光下规律变高

变矮,起伏灵动好似湖边青山几座

沉到水里。连绵不绝。

追风人寻到水边坐下,

像是再也不打算离开般的陷入了沉思。

他忘记这一天,以及他的影子。

而它们,收留了它

回到电箱,回到桥下。

夜晚也降临,来欢腾吧——

河沟上,腐叶追随纠缠的影子们

难忘那蛊惑人心的故事

一一被讲述。

“我曾居住在帽檐上

你们看,我能折叠成任意的形状

适合各种人简朴的帽子。

我最后的主人是个女孩

她常走在这条街上

像只离家的猫被绞成了毛线团

从东街滚到西街,唉,女孩有硕大的肚子。

我从她微开的嘴爬进去

看到嬉戏的鱼,冒泡的汽水

差点儿爬不上来

水汽蒸腾让我沉迷。她有一张迷人的嘴。

我害怕。

她去过山岗,去过树顶抓取一只初生的鸟儿

有风从她指尖额头滑过

她抓不住。失败的追风人只能经过风。”

讲述完的影子贴在地上

圈成巨大的圆,让剩下的影子们围坐得更加舒服。

谁也不愿意开口,

假如规则不用遵守。这是新人入伙儿必须的坦诚。

“那么我来说吧。

他死了。在自家的马桶上。

我一直离不开这位唯一的主人,目睹他八岁时亲吻过

另一个八岁的男孩。他自己就是一阵风,

你们晓得风是什么声音吗?

他夜夜在身体上拨弦,山上的乔木林都弯下腰

徘徊,低沉

低到了水里,而他不会说话。

他有一双沉静的眼睛,装满了风

我全看到了。和你们在一起是被迫的选择。

他死了。

只能这样。”

影子尖细的声音割碎了月光,

此时的明亮

落在泥地上散乱、摇摆

一阵风过来扶起晃眼的光影

摆成整齐的多米诺骨牌。

最小的好动分子顺手一推

毁了这短暂凝聚的光。

“不要同情这些风,

光也是无用的。我从来没有属于任何追风人。

可笑的人群,影子才是自由的

我们是风。我附在建筑物上,呈现黑暗与雨季

每个见到我的人都可以得到风。

我是风暴。是他们无尽的哀愁。

你们感到伤心让我怀疑此刻的真实。

影子们还存在吗?”

他卷起来,变化出咆哮的鬼脸

又痴呆的笑出了声。

“结束这次夜谈吧,我们坐在这里像个笑话。

无尽的风正在进入城市上空,

明天所有的追风人都会来到

举起风车与礼帽

像小丑一样在公路上奔跑。

他们捕捉不到风,风在你们手里。

去告诉他们吧。”

影子们漂浮起来,

他们为这个蠢货说出秘密而震惊。

第四个和第五个影子扑向他

堵住了他不断涌出的声音。

他们用树叶黏住他的嘴唇

又从兜里掏出风捆住他

四处延伸的手脚——

“我来帮帮你们”,一个梳着糟糕发型的中年人

从第六个影子后面钻出来。

他握住影子的尾巴像安静的风

正在吹过湖面晃动的波纹,露出了笑容。

 

2015.4.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诗四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诗四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