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轶男
李轶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76,951
  • 关注人气:4,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后来,我们都哭了

(2007-11-25 12:58:55)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友情那些事儿
 周末三点打车跨越西安的腹地,从东到西只为了一个人,一个多日未见的朋友_L.从什么时候起我们都开始像一只贪图太阳的猫,每次见面都在下午,到有玻璃窗的地方喝下午茶,这次约在高新必胜客.
我在之前的一天受了一些友情的伤,也许是我的敏感脆弱,也许是对方的无心,但伤是我的,我只能慢慢装做毫不经意地把伤口穿在衣服里,我以为早已获得的真诚和信任,就像泡沫一样蒸发在我一时的尴尬里,让我连留下来的勇气都没有.所以一经看见她,我的眼眶就红了.
没想到先我落泪的是她,她突然讲起了妈妈,妈妈对她说:"如果不结婚,我希望你有个孩子,在我没有时你就不会太孤单."然后,她就讲不下去了.我知道她的眼泪很复杂,其间包含了所有的无奈,不是一个孩子那么简单,所以我不会说会有的,我什么也不说,把眼睛落到窗外,等着她满蓄的泪水大滴地落下来,然后继续她的话题.
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写作者.我们有几月未见,她的头发长了,烫成了弹性十足的卷,披散在背上,非常成熟,这是我第一次感觉我们不再青春了,看到她我才返回自己从不愿意承认的30岁.她与我永远有相似的无奈,比如她说:"能够说说话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很多时候你好像很热闹,但是你知道你跟身边的人不是同一种动物,你们操着不同的语言."我笑,心里说:"我还很幼稚地想把身边的人都感染成操同一种语言的人哪!"她又说:"现在,我对什么都不理了,这个世界甚至都可以跟我没有关系,如果屈就了某一种价值观,我这么多年所寻求的东西将一闻不值."我说:"这是要防范的,对于多数人,价值观是实际的,如果被感染,会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思路混乱了,追求的人生破灭了,也开始干傻事了,因为要不断寻求在别人眼里的位置而变得疯狂不快乐了,那就完了."我知道,我在说我自己.
有时候,我会想到我们的最初.那是5年前的事,我刚刚大病初愈,有书商找我来做一本文集,并嘱我找个伴儿.我就想到她,我拖着有伤的腰和三个月没有收拾的头发去见她,也许是怕过于邋遢,我在到饭馆之前买了一只发卡,把头发挽了一个髻,但仍然不好看.我们面对面时我就开始弄头发,一会儿披下来,一会儿挽上去,我们似乎都没有太多话.那时候,我们在给X的杂志写小小的文字,字都被放到同一页,很多人愿意把我们放到一起说.有人叫我们西安二李.
然后是5年间,我们一起去了一次上海,几乎是同时吧,我们都不再写小字了,似乎一个不写,另一个就没力气写了.我开始写很长很长的字,她去专心做自己的文化节目,有一阵子我们5个女孩经常见面,后来一个走了,我们4个变成了两两聚会.那时候我是个满身烟火味的女人,有一次我一去她就说:"瞧瞧,我们四个还诗情画意着,你一来什么事都被烟火化了."我哈哈地笑,高兴搅了他们的局.
因为工作忙,我又搬了家,我们后来的约会也很少了.每次约会她都说同样的话:"我很常时间不见你,见到了还是觉得亲."前些年,我们的烦恼还都纠结在具体的事情上,关于感情,工作,生活,谁惹我们生气了,这一年来我们不再那么具体了,只谈感觉,但也都能听懂,听懂并且动情.就像今天,我们明明有很多具体的委屈,无奈,但我们开始谈大的人生,关于快乐和追求,关于实现中的矛盾.
她走的时候,我还要等一个朋友,我看着她灰黑色的身影穿过马路,她把手放在大衣口袋里,这很像一部电影的场景,她逃过了呼啸的车辆,长发被车卷起来,她依然瘦小,看起来疲倦,我的眼泪在这个背影里哗哗地落下来.我终于哭到了她的后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的妈妈
后一篇:开A6的男粉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的妈妈
    后一篇 >开A6的男粉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