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昆昆
昆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1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创造者的鉴赏力(一)

(2006-12-03 18:54:13)
分类: Reflecting
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感觉很有意思,和大家分享一下:
 

<版权信息>
在保留和不改变本版权信息的前提下, 本译文可以自由地复制,变更和再发布.
Copyright 2002 by Paul Graham
原文: http://www.paulgraham.com/taste.html
中文译者:
戴雨文
<版权信息结束>

"哥白尼对天动说美学上的反对是他拒绝托勒密体系的重要原因..."
- Thomas Kuhn, The Copernican Revolution

"在Kelly Johnson的训练之下,我们狂热地坚信他的主张: 一架看上去很美的飞机飞得也会同样的美."
- Ben Rich, Skunk Works

"美是第一道检验: 世上没有永久的地方容纳丑陋的数学."
- G. H. Hardy,
A Mathematician's Apology

我最近与一位在MIT任教的朋友聊天. 他的领域现在很热门,来自即将成为研究生的申请表每年都潮水般地涌向他. "他们中的大多数看上去都很聪明,"他说. "我不能确定的是他们是否有鉴赏力."

鉴赏力. 你现在不常听到这个词了. 不过我们仍然需要其中的概念,不管人们叫它什么. 我朋友的意思是,他希望学生不仅是好的技术人员, 而且会用他们的技术知识设计出美好的事物.

数学家称出色的工作是"美的", 就象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科学家,工程师,音乐家,建筑师,设计师,作家和画家用"美"来形容作品一样. 他们使用同一个形容词,是一种巧合,还是他们所说的有某种含义上的重合? 如果有重合, 我们能否利用一个领域里关于美的发现,去找到另一个领域(的美)?

对于我们设计者来说,这些不仅是理论问题. 如果的确有叫做美的东西,我们必须能够认识它. 我们需要好的鉴赏力来做出好的事物. 与其视美为空洞的抽象物, 我们不如把它看成一个实际的问题: 你如何做出好的物品?

如果你现在提起鉴赏力, 许多人会告诉你"鉴赏力是主观的". 他们实际上是这样感觉的,所以他们这样认为. 当他们喜欢某样东西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它美,也可能是他们的妈妈有同样的东西,或者是在杂志上看到某个电影明星有同样的东西,或者他们知道这东西很昂贵. 他们的思维处于未经权衡的随心所欲的混乱状态.

大多数人从小就被鼓励让这种随心所欲处在未经权衡的状态下. 如果你取笑你的弟弟在图画书上把人的皮肤涂成绿色, 你妈妈可能会说"你喜欢你的方式,他喜欢他的方式"之类的话.

你妈妈这时并不是想教你重要的美学理论,她只不过想让你俩停止斗嘴.

就象成人告诉我们的许多半真半假的事一样, 这件事与他们说的其它的事矛盾. 再三地跟你说了"鉴赏力只不过是个人的喜好"之后, 他们带你去了博物馆, 并告诉你,你得用点心, 因为达芬奇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这时闪过孩子脑海里的是什么? 他会认为"伟大的艺术家"是什么意思呢? 经过多年的"每个人喜欢用他自己的方式做事"的灌输之后,他不太可能直接得出结论:所谓伟大的艺术家,就是他的作品要比别人的好. 在他托勒密式的宇宙观里,更可能的结论是:伟大的艺术家是对你有好处的,就象书上说椰菜对人的身体有好处一样.

说鉴赏力是个人喜好是避免争论的好办法. 问题是,它不是真的. 当你开始设计事物时,你会感觉到这点.

无论人们做什么工作,他们自然地想做得好些. 足球队员想赢得比赛, CEO想增加收入. 在工作中做得更好, 使人感到愉快和骄傲. 不过如果你的工作是设计,而且其中没有美这码事, 那么就没有办法把工作做得更好. 如果鉴赏力仅是个人喜好, 那每个人都是完美的: 你无论喜欢什么都行,不必多说了.

就象任何一项工作, 当你持续地设计物体,你会得到更好的效果. 你的鉴赏力会改变. 而且就象任何在工作中越做越好的人一样,你知道你也在进步.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原来的鉴赏力不仅和现在不同,而且比现在的坏. 让鉴赏力不会有错的公理见鬼去吧.

现在盛行的相对主义可能会妨碍你对鉴赏力的思考,即使你自己的鉴赏力正在发展. 但是如果你面对现实并承认,至少对你而言,存在着好的设计和坏的设计, 然后你可以开始仔细研究好的设计. 你的鉴赏力是如何改变的? 当你犯错误的时候,想想什么使你犯这个错误? 其他人从设计中学到了什么?

你一旦开始思索这些问题, 就会惊讶地发现美的观念在多少不同的领域是相通的. 同样的完美设计的原则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好的设计是简单的. 从数学到绘画,你都能听到它. 在数学里它意味着一个较短的证明往往较好. 特别是公理,越少越好. 在程序设计领域,也是同样的道理. 对建筑师和设计者来说,这意味着美应该依赖于一些精心选择的结构性的元素,而不是过多的表面装饰. (装饰本身并不坏,坏在被用来掩饰平淡的实体.) 类似地, 在绘画领域, 经过仔细观察和扎实临摹的静物画往往比一幅浮华但没头脑的画(比如带花边的衣领)更令人感兴趣. 在写作领域,它意味着简洁地说出你想说的.

当你被迫做得简单,说明你正在面对实际的问题. 如果你不能放弃装饰,你就得放弃本质.

好的设计是永恒的. 数学里的每个证明都是永久的,除非它有错误. 那哈代说 "世上没有永久的地方容纳丑陋的数学"是什么意思呢? 他的意思和Kelly Johnson的一样: 丑陋的东西不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一定有更好的办法,最终有人会发现它.

以永恒为目标是发现最佳答案的一个方法: 如果你能想象到别人能超过你,你还是自己来吧. 一些最伟大的大师在这方面做得如此之好,几乎没给后来者留下多少空间. 丢勒之后的雕刻师不得不生活在他的阴影下.

奇怪的是, 如果你想做出吸引将来的人类的事物,一种方法是设法吸引过去的人类. 很难猜测将来会怎样, 但我们可以肯定, 将来会象过去一样,不会关心现在的时尚. 因此如果你能做出吸引当代的人和1500年的人的东西,极有可能它会吸引2500年的人类.

好的设计解决正确的问题. 典型的(烹饪用的)炉子有四个出火口,形成一个正方形,各有一个开关控制它们. 你如何安排这些开关? 最简单的答案是把它们排成一行. 但这是答非所问. 开关是给人用的,如果你把它们排成一行,不幸的厨师不得不每次都停下来思考一下哪个开关是控制哪个出火口的. 更好的办法是象出火口那样安排成一个正方形.

许多坏的设计是勤勉的,但是被误导了. 二十世纪中叶有一股使用无衬线(sans-serif)字体的风气. 这些字体的确更接近纯粹的基本的字形. 但这不是你在文本里要解决的问题. 字母能被容易地认出是更重要的事情. 虽然象是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格, 但Times Roman的小写字母g很容易与小写字母y区分.

问题可以解决也可以改进. 在软件领域, 一个难以对付的问题通常可以被一个等价的较易解决的问题代替. 物理学因为要解决的问题变为预测可观察事物的行为,而不是把它与经典著作调和起来,而发展得更快了.

好的设计是有启发性的. 简奥斯汀的小说几乎没有描写,不是告诉你每样事物是什么样子的, 她讲故事如此之好以至于你可以自己想象出场景. 类似地, 有启发的画通常比合盘托出的画更有吸引力. 每个看过蒙娜丽莎的人都有他自己的关于她的故事.

此原则在建筑或设计界的体现是,建筑物或物体应该让你自如地使用: 比如说一幢好的建筑物,能充当这样一个背景,让住在此处的人过任何他们想过的生活, 而不是生活起居就象在执行建筑师的程序.

在软件领域,它意味着你应该给用户一些基本的元素,它们可以象拼装玩具一样自由地组合. 在数学里,它意味着一个能成为许多新工作的基础的证明比一个因难但不能引出什么新发现的证明更可取. 在科学领域,一般来说,(被别人)引用的多少是自身价值的粗略指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胸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胸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