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逍遥
逍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城探险

(2006-07-26 11:04:40)
长城探险
2006年5月3日,我来北京已经整整一个月了,这是一年中天气最好的时候。此时的北京就像充满春情的女孩儿,恬静而温柔。
我们驱车来到怀柔的温家堡,一路上,大好江山迎面而来,扑进眼里,而风却从耳边擦过,长长地拽向远方。我们向深山里扎去,两旁的树都像是低矮的孩子。山里面有温老大的宅子,坐落在密林、丛山、长城和明代的天空之间。
通往长城的路,静得一塌糊涂,能听见微风拂过杨树枝头时发出的轻轻叹息。土路上满是石子,高低不平,一脚脚下去,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歪了。路旁常有大片的杏树,一米多高,像一只只张开的手从地里伸出来。
走出蜿蜒的小路,群山开始显出壮丽。大大的,硬硬的,静穆着不理我们,就是风,他也不理。在通向山的路上,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拦住我们,长期的风吹日晒使得她的脸看起来总像是在逆光,我实在不敢想像她也曾年轻过,尽管这一点并不需置疑。她用了一大堆几乎是外语的方言告诉我们,若想上山就应该交给她两元钱,每人。
从打六岁看了《水浒传》,我就一直惦记着在哪儿能碰上个山大王什么的,没想到,竟在这随了我的愿。可惜,时代变了,现如今的山大王也不愿用强了,毕竟,暴力解决不了效益问题。见这几个过客个个人高马大,长的那就像真的山大王似地,这大姐叹息了一声,又坐了回去,自怨运气不佳,看来她只好过两天劫劫老外了。
当地的乡人很有保护长城的意识,在长城脚下,他们立了块牌子,上写:未开发长城,禁止攀登!下面是一行英语,但读着读着就变拼音了。
我14年前第一次来北京,此后几乎每年都来一趟,多则半月,少则一天,在我熟悉的区域,我甚至都可以钻胡同了。我说这些是想说我对北京很熟,可是……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有登上过一次长城,甚至想都没有想过。但如今住进了北京,内心未免有些担心自己不是好汉,于是,我穿着一双奇乐皮鞋,毫无准备地踏上了攀向长城之路。
眼前就是长城,他真的是雄伟,其余的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一点都没有激动,他就像贝克汉姆曾经剃的印弟安发型,沿着山的脑形,蜿蜒地立了一撮。我没有去抚摸城墙,也没有向上攀登,因为那砖是新的,只有疯子才会以为那是真的长城。那白花花的石头就像是在福尔马林里拔过的,它和祖宗的血汗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我听从了温老大二公子格隆的建议,转而投向深山,去登一回真正的明代长城。
北京的山不像东北那么富,长的植物都有些小儿麻痹,偶尔有几株大树,也都是未成年的样子,都五月的天了,叶子还没有绿,有些枝头甚至连芽都没发,可怜地伸着手。想想北京的天气,也就不难理解了。看着这一山的形容枯槁,我真担心她们会缓不过来。
13岁的温二公子格隆是属小兵张嘎的,他身轻如燕,钻进密林就像蛇钻进了草丛,一会就没了踪影。我不得不喊住他。他用奇特的普通话回应我。这个世界就有这么荒谬的事情,生长在北京的格隆竟然说不好普通话,他硬硬的口音就像是一个藏人在学说汉话。在如今所有孩子都被知识和电玩弄傻了的悲哀时代,格隆难得地保有着少见的独特个性——他喜欢一个人带着一条高大凶悍的高加索登上长城。想想,一个孤独的少年和一条大狗站在蜿蜒而上的明长城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天地静寂,日影西斜……这是真正的古龙境界啊!
今天有雾,大山都披上了面纱,朦朦胧胧的,假装少女,但多少能让人想起文人画的气度。我的鞋在山坡上一刺一划,人为地制造了不少惊险,好在身手还算灵活,每每能抓住荒草枯枝什么的。但手指上不免添了许多刺儿,隐隐作痛。嘴里也是越喘越厉害,心里却想着,只要是路就有走到头的时候,于是,手脚并用,猴子似地越爬越高。
路真是越来越难走了,已经是110的角度了,到后来几乎就已经没有路了,我们必须拨开树枝才能向前。格隆开始自言自语:不对啊,是不是走错了?我抓住一个树根,喘息着叹道:不会吧,大哥。
回头望去,我就像站在锅延上,下面一片烟波浩淼。我怎么上来的?我想像着自己要是现在手稍一松开,就会像那些大侠一样飞到山的那边去?但我也只是想想,手却抓得更紧了。我知道,像个石头一样掉到下面的可能性更大,而且,也甭指望谁英雄救美。
格隆喊了一句:你们等会,我上去看看错没错。说完,转瞬就消失在树枝后面了。过了好长时间,我坐在土地上,假装天神向下面的芸芸众生了望,可高是高了,下面却什么也看不见。雾慢腾腾地捂在山里,就像炖鱼时锅盖下那一汪萦绕不去的香气。
我不耐烦地大喊格隆,可隐隐听到有声,却没有办法听清具体的发音。也许这山和雾会藏声?我们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像被女孩放了鸽子。看着上山时的路,再想想下山,头皮都麻了,真想一屁股坐下来出溜下去。
又等了十来分钟,同伴们打算回去了。我仰头看看前方的长城,不行,我连城墙还没摸过哪。我不再犹豫,起身向上面攀去。
真的是越来越难,如果说刚才走的路是爬坡,那么现在就是真正的爬山了。我手脚齐上,越过一个个光秃的石头,伸手试探着每块岩石的牢固程度,然后再把持着向上爬。终于,我站到了长城脚下。
这是由一块块巨大的明代方砖垒起的城墙,明砖呈红褐色,经过六百年的风吹雨淋,颜面已很粗糙,摸上去像粉状的,每一块都是如此,然后就绵延开去。真难以想像,在这个长城墙上竟然能一直走到陕西去。我左右望望,心想,我一个人都上得如此吃力,他们当初是怎么建的?这些石头怎么上来的?在这山上,他们又是怎么筑起墙的呢?
身贴着长城,你真的能切身体会到什么是沧桑,就像是在和历史本身相拥,这里到处都显现出时间绵延的伤害。此刻,眼前仿佛突然万头攒动,几十万人在这山上挥汗如雨,想想,多少人的一生就这么被砌在墙里,而这长长的城墙又埋葬了多少人的灵魂,多少人的青春,多少人的生命啊。
我看着一块墙砖,然后一点点地向远方看去,看去,使劲看去,假装自己一直看到了陕西,而那边又恰好有一个人在向这边望来。空间、时间突然扭曲在一起,我穿越古今,在历史的边缘来回游荡,然后又回到了现实,站在这个没有多少足迹踏过的明长城下,满身尘土,大汗淋漓、狼狈不堪地喘息着。
这时,格隆的声音传了过来:这里很难上,要不你们回去。回去?下比上难多了,你能上我也能。我当即向声音的方向爬去,越过了几重岩石,眼前只有难度,想的都是怎么过去,也就忘记了危险,反正已经这样了,只有向前,好在后面没长眼睛。小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有恐高症,不管今天能不能登上长城,至少有一个好消息——我肯定不恐高了,否则,我早就跟风火轮似地滚下去了。
格隆坐在长城城墙上,两只脚高高地悬空晃动,他笑着看我,后面是湛蓝的天空,长城向天上崎岖地伸展。他的脚下是用石头垒起来的垫脚,有一米来高。我知道我得踩着它登上长城了。你垒的吗?我问格隆。格隆照例用硬硬的普通话回答我:不是,可能也是某个绝望的探险者吧!
探险者,好词!我兴奋地跑过去。长城在两米多高的地方等着我,现在就是刀山,我也得试试。
底座的垫脚还有两三块砖石,但到了上面,就只是一块砖敷衍着的层层垒起,有半米来高,根本没有换脚的地方。我小心翼翼地踩上去,用手指紧把住城墙,就要使劲时,想起现在要是再不回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于是,我单脚独立在一块砖上,悬在长城城墙的中间,回过头向脚下的苍山深谷望去。镜头一下冲下去,找不到底。我可不敢看了。双手一使劲,左脚搭上城墙,右手再向前一够,把住墙沿,眼前的空间顿时开阔,长城用蜿蜒的身姿向我招呼,我腾身一滚,以一种极不优雅的方式登上了世界第八大奇迹——长城。
我想14年来我没来长城是对的,这才使得我以这种更有意义的方式登上了长城,登上了这段没有当代人斧凿过的明长城,从而做了一把真正的好汉。我兴奋地脱掉T恤,赤膊上阵,踏着城墙,向群山纵情呼喊。
长城上面荒草丛生,你很难想像,这里曾经有士兵纵马奔驰。墙砖已大片大片地脱落,有的地方露出很大的豁口,就像衣服被撕开了大大的口子。到处是碎石,楼梯已经残缺不全,而且立陡立陡,你必须小心翼翼。远处,烽火台已经沐浴在一片夕阳之中。
下山的路很是顺畅,当然是相比上山来说。长城渐渐地在后面变成了风景。路上,看到一帮老外和一群中国女孩全套行头地来爬山。中国人总是很乐意向外人展现祖先的光荣,其实真的没有必要。长城既没有挡住五胡乱华,也没有拦阻满清八旗,老祖宗做的只是给这一片片山添了顶帽子,仔细想想,古代的中国人真是奢侈的可以。
回城的时候,我们把车里的音乐开得大大的,车门都感到了惠特尼休斯顿的颤音。我探头出去,群山静穆,千百年如此。我们的车载着音乐,流星般飞速地划过山际,那歌声远远地飘去,像一条发光的丝带,然后,缓缓地落下。
                                               萧森2006-5-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