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逍遥
逍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卫·芬奇:用黑暗点亮光明二

(2006-04-24 12:53:03)

青年叛逆的革命圣经

然而,希望只是一时的脆弱,绝望才是恒久的永远。才从激烈悲世的《七宗罪》里跋涉出的大卫·芬奇注定要被黑暗攫取他的内心。还没等到新世纪的阳光普照,他就再次不可自拔地向着更加深邃的绝望而去。因为严酷的的现实使得所有的希望都渐行渐远,大卫·芬奇的心中积满了愤怒,在长达4年的沉默后,他终于发出了绝望的怒吼。那是一声渴望毁灭的凄厉哀嚎,箭一般尖锐刺穿了我们每个人的内心,在一种难以言说的中弹的快感中,我们完全沉浸于痛苦和战栗,并不时为这鲜血淋漓的快乐而幸福得瑟瑟发抖。

1999年,大卫·芬奇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搏击会》隆重上映。这部影片一经问世便备受争议,至今它在人群中所激起的对垒风暴仍旧无法止歇——厌者愈厌,而爱者愈爱。但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却是,它已经无可争议地博得了全世界大多数年轻人的喜爱,并被众多青年叛逆引为他们革命的圣经,因而也就成就了这个当代电影工业所无法完成的奇迹。

布拉德·彼特所扮演的泰勒·杜那大概是影史上最具颠覆性的角色了。他的全身似乎都笼罩在一种不可驯服的疯狂激情之中,他个性里那种砸烂一切的与生俱来的破坏欲蒸腾着他生命里昂扬着的难以遏止的毁灭冲动,最大限度地爆发着青年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愤怒。而我以为,那才是生命的最真形态!

因为任何时候我们都不需要任何人强加给我们任何关于世界的圆满解释,那是他们的认知,是一伙蜷缩的灵魂畏惧的借口,就更不用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圆满的东西了。而我们想要的其实也仅仅只是我们自己的感知,哪怕是胳膊上被烟头灼伤的皮肉的清晰痛楚,那也是我们自己的生活和命运。

因此,甭相信任何语重心长的谆谆教导,那都是压迫我们就范的手段,硬的体制强制与软的温柔陷阱一样,目的只有一个,殊途同归,硬刀子能杀人,软刀子也能杀人,而且,也确实都杀过人。

此时,我们分明看到那些曾经张扬着怎样激情的豪迈青年就这样变成了一堆堆等待着工资和女人体温的可怜虫,那景象真真凄惨得让人欲哭无泪,可又毫无办法。

因为我知道,当我们历经世故后的圆滑与我们的年龄沆瀣一气时,这个世界就再也不属于我们了,即使我们已经大权在握,即使我们终于可以指点江山,可仍旧改变不了我们非人的事实:那不过是几只头羊率领着的羊群,正在主人规定的草地上温顺地晒着太阳,一边吃草,一边满足地喵喵叫春。这是怎样的幸福生活呀!人们抵抗不住这经久的诱惑,开始争先恐后兴高采烈地跃入了羊圈。

只有一个人骄傲地拒绝将自己变成羔羊,这使得我们这些不甘于平庸生活的异类依稀看到了某种反抗社会的希望。

但随着影片的发展,这种对于革命的憧憬逐渐演变成为一种对于现存世界的绝望。这悲愤不由分说,因而在所有拒绝的过程中,破坏也就成为了生命的唯一意志,甚至搏击会本身的成立都是为了更好地破坏。

人们奇怪而无奈地在这种疼痛和毁灭的边缘中体验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解放,那酣畅淋漓的发泄就像黑暗世界里的阳光,照耀出人们未曾经过的欢乐。此时,快感混合着痛苦潮水一般汹涌而至,每个人都为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而陶醉。于是,他们不再压抑,不再循规蹈矩,并且再也无法满足,于是,搏击俱乐部愈演愈烈。

然而,它的结局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世界!毁灭自己!毁灭一切!因为无论怎样无论何时,这种彻底的造反都不会成为一个自圆其说的理由,而不过是一个无法逃脱的宿命。商业社会愈发精细的体制架构与倍加严厉的人身控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种反抗的必然结果。

看看那残忍血腥的搏击吧,这个社会压抑在人类心灵上投下的浓重阴影结结实实地遮蔽了人类灵魂自由生长的阳光,而社会也就得以扭曲并批量复制出大量平庸而安全的人格,以使他们能羔羊一般待宰,而本能的反抗和心灵的高贵也只有通过肉体痛苦的渲泄才能达到暂时的平衡。而自由和无政府的束缚自然也必将成为人们对于生活最终的向往,就像向日葵朝拜太阳一样,自然而然。

至于我们这些普通的人群,虽说从不期望也不相信无政府主义会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但也知道它确实能够使我们变得更加相信自己,相信这个世界,而不至于整天为无穷无尽的约束和无止无休的谎言所淹没。因而我们才渴望发泄心底淤积的愤怒,用拳头打出心头的火来,不管是打人还是被打,总之那烈火永远伴随着疼痛燃烧,嘶吼!

这是一个红色的世界,红色的迸发,统治者侧目而视掩鼻经过,而我们则昂首挺胸怒目相视。没什么好说的,因为那就是我们和我们的情绪。      

如果说大卫·芬奇在《七宗罪》中还在展现他无可奈何的希望,那么《搏击会》则暴露出他对人性和社会彻彻底底的绝望。因为我们再也看不到他创建世界的激情和决心,他已不愿再架构一个英雄主义的传说(《异形3》)或是启示录一般的血腥传奇(《七宗罪》)了,现在的他,只想去疯狂地砸烂一切毁灭一切,破坏所有的使这个世界看上去很美的事物——金钱、道德、女人、家具、白领、小布尔乔亚……统统的一切,都让它们在大卫·芬奇愤怒的灰烬中见鬼去吧!

于是这个失败了的救世英雄再也无法凝聚起对未来的希望,他的心中只余下怒火浇注的狂暴。

此时此刻,他只有借助布拉德·彼德的口说出那句渎神的话:自我完善要通过手淫和自我毁灭来实现。面对这无望的怒吼,我们也别无选择,因为,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我们都必经承认一个事实:大卫·芬奇正在踏着他那条曾经的救世之路马不停蹄地向绝望奔去,没有迟疑没有回头,只有丧失了精魂的空无在惊慌失措六神无主。

                              萧森写于2003年发于《作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