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深圳商报:涤尽尘埃觅好诗

(2015-04-05 12:39:13)
标签:

佛学

分类: 资讯/图片/音画

                                                            涤尽尘埃觅好诗

                                                                                       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潘洗尘似乎永远还是上世纪“那白衣飘飘的年代”里“写诗的少年”。他写诗,乘着《六月,我们看海去》、《饮九月初九的酒》和《想起1970年的冬天》这“三驾金色马车”在中国诗歌的原野上奔驰着。此外,他还曾主编《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生于六十年代——中国当代诗人诗选》等书系。并曾任《星星》诗歌理论月刊、《中国诗人》等刊物执行主编、主编。2009年以来先后创办并主编《诗歌EMS》周刊、《读诗》、《译诗》、《评诗》等多种诗歌刊物。

      近日,由潘洗尘发起的第九届天问诗歌艺术节刚在大理落下帷幕。虽然潘洗尘曾经下海经商,但在茫茫商海漂泊了二十年后,他最终又回到“诗歌”的天地里。按他的话讲,“诗人的天职就是写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潘洗尘曾谢绝了多家媒体的面访,而此次却非常乐意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只因他觉得:“深圳是我的第二故乡”。

                                                                 高中时期真正接触

                                                                      并试写新诗

 

       潘洗尘最初的诗歌写作,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那时他还在松花江边的一个小县城里读高中。而他第一次尝试用诗歌这种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某种情绪是因为无意间读了柳永的《雨霖铃》。他告诉记者,在17岁之前,他几乎自己试填过所有的词牌。而真正接触并试写新诗,则是上高中以后,那时学校里有一个很小的资料室,他就是在那间小小的资料室里,最早从《诗刊》上发现并如饥似渴地阅读北岛、舒婷、顾城、江河他们的诗。

       “我开始尝试新诗写作是1979年上高中,而正式开始投稿和发表作品则是上大学后的1982年。这期间,主流诗歌媒体几乎只有两种诗,一种是所谓的政治抒情诗,一种就是‘朦胧诗’。”显然,“朦胧诗”与当时的那一代青年学子在精神上更契合,所以对潘洗尘个人的写作也就难免带来非常大的影响。至于写过的第一首诗歌是什么,潘洗尘说他早已记不清了,但还记得第一次发表诗歌的时间是1983年,即《中国青年报》始发的那首《六月我们看海去》。“显然,那时的写作是不自觉的,但肯定与青春的热情和激荡的荷尔蒙有关。”

      “六月 看海去看海去我们看海去/我们要枕着沙滩也让沙滩多情地抚摸我们赤裸的情感/让那海天无边的苍茫回映我们心灵的空旷/捡拾一颗颗不知是丢失还是扔掉的贝壳我们高高兴兴/……”《六月,我们看海去》是潘洗尘的一首代表作,后被选入普通高中语文课本,成为几代人的记忆。这首写于1983年的诗,是一首典型的青春期诗歌。但在写诗之前,其实潘洗尘从没见过海。只是,那时的海,对于他“这样一个生于大平原长于大平原的19岁的‘愣头青’来说,确实拥有无穷的魅力和感召力”。潘洗尘说,这也是他毕业后毅然辞去公职,把自己从23岁到30岁的青春都一股脑地扔到深圳的原因。

      “但后来当我每天在蛇口枕着潮汐睡去或醒来的时候,诗中充满活力的海早已离我而去,心中剩下的只是挣扎与无奈。现在重读这首虽然后来被收入教科书的诗歌,自己也难免觉得脸红。但这就是无法改变的历史,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无法抹去的激荡而幼稚的青春。”潘洗尘讲到,如果现在让他再写一首跟“海”有关的诗歌,那么这次笔下的“海”一定夹杂着“挣扎与无奈”。

 

                                                        在深期间仅写一首

                                                      《饮九月初九的酒》

 

       潘洗尘的身上有着东北人身上刚野的个性——敢闯敢拼。1986年,他出版第二本抒情诗集《历程》后就此搁笔。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大学毕业,被破格分配到当地的一家省报做诗歌编辑。但骨子里的不安分很快就令他做出了一个让当时许多报社同事都难以理解的决定——离职,闯荡深圳。那时他才刚刚参加工作不足半年。此后不久,他便开始漂泊商海,饱尝创业的艰辛,“这也无形中使自己的身心与诗歌的写作渐行渐远”。

       虽然潘洗尘从写作的意义上远离了诗歌现场,但诗歌的火焰却一刻也未曾在他的心底熄灭过。他介绍,从1986年至今,他一直订阅着国内出版的所有诗歌报刊,三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在深圳那七年,我甚至还尝试着写过,但最后七年间只写了一首思乡诗——《饮九月初九的酒》,所幸的是,我在深圳期间仅写过的这一首诗,后来还被收入了中学语文教材。”

       令人颇为惊讶的是,2007年,潘洗尘以“白衣飘飘”的形象重新回归诗歌,尤其是以自己的各种力量来支持诗歌的出版和传播。“我说过,每一个年轻时与诗歌有过‘亲密接触’的人,后来不论他做过什么,离开诗歌有多久有多远,都迟早是要回归的。”原来潘洗尘在下海创业时就给自己定下过宏愿:不论经商成功与否,45岁时都要退休。所以在他抵达45岁之后,就毅然地把公司交给原来跟自己多年的管理团队管理,再不过问公司的任何事务,专心投入到诗歌写作和诗歌刊物、书籍的编辑出版事务中。耗资费力地办那么多诗歌刊物、出版那么多诗歌书籍,确实是因为他“深深感觉到当下诗歌刊物和诗歌书籍的编辑出版水准跟不上诗歌写作的水准”。而这一切的一切,对他而言都仅仅是因为一个极其简单的原因——热爱。

       现在潘洗尘的生活,无非就是读书、写作、旅行、会友,侍弄花园里的数百种花草树木,偶尔也参加剧社的排练,再就是每个月要有10天左右专门通宵达旦地编刊物、看足球,但是,他基本谢绝外出参加各种诗歌活动。

 

                                                             天问诗歌艺术节

                                                               成国内诗人年度盛会

 

        几十年来,潘洗尘走南闯北,如今他选择定居大理。在他看来,大理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个国际化的乡村,这里除了拥有无尽的蓝天、白云和阳光外,更有他极其热爱的丰富的植物资源。除此之外,大理还风云际会着一批来自各个门类的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像我的街坊与朋友有叶永青、岳敏君、张扬、欢庆、周云蓬等等,现在,这里又聚集了一批我的诗歌兄弟如野夫、树才、宋琳、李亚伟、赵野、莫非等。我和野夫这帮兄弟曾有个约定,将来不管谁先死了,剩下的兄弟都要唱着歌把他抬上苍山!余生有这帮兄弟共度,夫复何求?”明显可感受到,潘洗尘已经深深享受大理给予他这些身心惬意的馈赠。

        此外,近些年来,潘洗尘还重点致力于推动一项诗歌艺术活动的发展。由他发起的“天问诗歌艺术节”迄今已连续举办九届,成为国内诗人的年度盛会。其实,“天问诗歌艺术节”的前身是从2007年开始的“让诗歌发出真正的声音”主题诗歌活动以及后来的“天问中国新诗新年峰会”。此前已分别在哈尔滨、杭州、大理、台北、高雄佛光山等地成功举办过7届。先后有近200位全国著名的诗人和诗歌批评家受邀参加。从2014年开始,“天问中国新诗新年峰会”正式更名为“天问诗歌艺术节”,并将会址永久落户大理,同时跨界邀请部分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家共同出席这一诗歌艺术盛会。对此,潘洗尘解释,当初“天问诗歌艺术节”的创办初衷不全是以诗会友,因为每届都有着清晰的目标和专业的主题。他表示:“如果不出意外或自身力有不逮,‘天问诗歌艺术节’当然都会一直办下去。”

       对于当下诗坛的情况,潘洗尘也有着他自己的基本估价。他认为:好诗和好诗人一点都不少。但由于近年来随着各种大量自媒体的涌现,再加上非专业的大众媒体的错位传播,很容易使大批默默写作的好诗人以及大批的好诗歌被淹没在“泛诗人”与“泛诗歌”的汪洋大海中。“我现在所做的全部努力,就是为了在众声喧哗中,能让真正的好诗人和好诗歌凸显出来。”潘洗尘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