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洗尘
潘洗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8,337
  • 关注人气:5,6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特区文学》第五期•中国当代诗集评荐

(2014-09-27 16:12:58)
标签:

文化

潘洗尘诗集《盐碱地》

 

潘洗尘诗选:《去年的窗前》

沉甸甸的生之叹息

——读《盐碱地》兼谈潘洗尘其人其诗………………………安 

“向生活致敬”——读潘洗尘的《盐碱地》……………… 张立群

 

 《特区文学》第五期•中国当代诗集评荐  《特区文学》第五期•中国当代诗集评荐 

潘洗尘

潘洗尘,当代诗人。1963年生于黑龙江,1986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有诗作《饮九月初九的酒》《六月我们看海去》等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语文教材,作品曾被译为英、法、俄等多种文字,先后出版诗集、随笔集7部。曾主编《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读诗——中国当代诗歌100首》、《诗探索丛书》、《生于六十年代——两岸诗选》、《生于六十年代——中国当代诗人诗选》、《诗歌EMS·60首诗丛》等书系。曾任《星星》诗歌理论月刊、《诗探索·作品卷》、《中国诗人》等刊物执行主编、主编。2009年以来先后创办并主编《诗歌EMS》周刊、《读诗》、《译诗》、《评诗》等多种诗歌刊物。曾获《绿风》奔马奖、柔刚诗歌奖、《上海文学》奖等多种诗歌奖项。

 

去年的窗前

                              潘洗尘

 

逆光中的稻穗  她们
弯腰的姿态提醒我
此情此景不是往日重现
我  还一直坐在
去年的窗前

坐在去年的窗前  看过往的车辆
行驶在今年的秋天
我伸出一只手去  想摸一摸
被虚度的光阴
这时  电话响起
我的手  并没有触到时间
只是从去年伸过来
接了一个今年的电话

 

沉甸甸的生之叹息

——读《盐碱地》兼谈潘洗尘其人其诗

安 

       《盐碱地》收入潘洗尘2008—2013年间创作的诗作155首,加上他被收入高中及大学教材的两大名诗《饮九月初九的酒》和《六月,我们看海去》,共157首。这6年是潘洗尘以一己之财力疯狂编刊编书的6年,初略统计有:《星星》理论月刊,有《读诗》《评诗》《译诗》,有《读诗:1949—2009中国当代诗100首》,有《生于六十年代—中国当代诗人诗选》《生于六十年代—两岸诗选》,有《诗歌EMS》周刊。仅《诗歌EMS》周刊迄今就已编辑出版到2015年3月第4期总第284期。潘洗尘一人完成了体制内要有多少人才能完成的编辑工作啊!

       作为潘洗尘庞大诗歌出版阵营的受益者,说感谢已经太轻,也就只能不说,只能把它默默地埋在心里。掐指一算,和潘洗尘不曾见面已有七年,这七年,我的视线一路跟踪着他,从哈尔滨,到北京,再到他如今定居的大理,我发现每到一处,潘洗尘都能使该处称为中国诗歌的中心。潘洗尘确乎有这种天赋,读大二时,就着手编辑第一部全国性大学生诗选《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该书编选完毕后被系领导接手,只在后记中带了他一笔),后来,在黑龙江团省委的支持下,潘洗尘又组建了有来自全国各高校600多会员加入的黑龙江省大学生诗歌学会,并主编出版了全国第一本公开发行的大学生诗刊《大学生诗坛》,1980年代爱好诗歌的大学生大都记得哈尔滨师范大学405信箱,那就是潘洗尘的信箱。潘洗尘的组织能力和个人魅力是他走到哪里就能让诗歌在哪里发声发光的原因。

       我感觉潘洗尘是个有洁癖的人,体现在外表上是他独特的白衣白裤白鞋,这的确使他显得卓尔不群(除了潘洗尘,生活中我没见过哪个男同胞敢这样着装)。“潘氏着装”已成为他的标志,对此,潘洗尘给出的答案是“我天生喜欢白色”,而其内心驱动力则是“更何况我又是一个把整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经常简单到以黑白论的人”,这隐约透露了潘洗尘的人生观——非此即彼。潘洗尘绝非中庸之人,也不盲目包容。体现在交友上,他永远交往着他认可的人,连续8届天问诗歌节,潘洗尘已形成了自己稳定的朋友圈,这是他不断筛选的结果。体现在诗歌活动上,潘洗尘说到做到——除了自己组织的“天问诗歌节”,一年顶多只接受一次正式的诗歌活动的邀请。关于这点我的看法是,1)外出参加诗歌活动如果能激发灵感写出佳作,也未尝不可,不应一棍子打死;2)如前所述,潘洗尘既已是中国诗歌中心,则他尽可安坐中心,自有慕名而来的爱诗人与其论诗,客观上这也是诗歌活动。

       事实上自打潘洗尘由北至南定居大理后,大理便迎来了自己的文化“盛市”(总有一天,大理会有一篇题为“大理来了个潘洗尘”的雄文来阐述潘洗尘定居大理之于大理的重要意义)。他首先为大理拉来了一群中国当下优秀的诗人群体:树才、莫非、宋琳、李亚伟、野夫、李笠等等,潘洗尘在和我的邮件往来中也召唤我加入大理诗人行列,他的召唤一定不限于我,仅此,大理就该颁给潘洗尘“荣誉市民”的称号。其次他为大理注入了生猛的文化元素,无论“中国读诗书院”(前身“读诗吧”)的开办,无论一年一度的“天问诗歌节”,无论日常生活中即兴而发的诗酒聚会,无不强有力地把大理这枚钉子打进中国文学版图,型塑着大理闲适、诗意的人文形象。

       潘洗尘又一次证明了“英雄造时势”的可能。

       潘洗尘无疑是个有巨大激情的人,但他给人的印象,他实际的本相,却是沉静的(漩涡的中心是最安静的,说的就是潘洗尘这类人)。仅从和潘洗尘有限的几次见面中,我注意到潘洗尘总是微笑着,在群情激昂的现场,他更乐意充当那双聆听之耳而非表述之口。潘洗尘把自己想说的都转化成诗句,并最终汇集成《盐碱地》一书。

       盐碱地是盐类集积的一个结果,是指土壤里面所含的盐分影响到作物的正常生长。潘洗尘何以对盐碱地情有独钟?翻读他写于2009年的《盐碱地》,原来,在他出生成长的北方松嫩平原的腹部,确有大片盐碱地,它们连草都不长,更不用说长庄稼了,对这样一片荒漠诗人用“我更爱”来表明心志,因为——

     “它们亘古不变  默默地生死/就像祖国  多余的部分”

       答案就在这里。被祖国多余出去的,难道只是松嫩平原上这片盐碱地?被祖国多余出去的,自生自灭的人民,生生死死顽强地繁衍,无论多么艰难的环境里都要繁衍、活命的人民,才是诗人沉郁的灵魂永恒追随与关注的所在。

       细读诗集《盐碱地》的157首诗,潘洗尘竟然没有一首与风景或曰地理有关的诗作,看来他的不喜诗歌活动有他自己的道理——显然,走马观花的游览无法提供他灵感。潘洗尘的诗写对象几乎都来自自己的切身经历和体验。在他的《恰博旗人物志》中,他把疯乞丐张连祥和南下打工归来的乔乔请进诗中,前者虽疯却懂得自食其力,靠吃垃圾、睡马路过活,后者则在小城人们刻毒的目光中隐忍坚韧地绽放自己的落寞之美。无论前者还是后者,诗人均给与赞美与祝福。张连祥和乔乔是广大中国城乡随处可见的典型人物,诗人用诗作为他们画像,也为真实的中国城乡画像。

       恰博旗,这个音韵铿锵的地名被潘洗尘救活。这个潘洗尘的出生地如今叫四方山村,隶属于黑龙江省肇源县肇源镇。我相信有一天,四方山村会因为潘洗尘执意的呼唤“恰博旗”而回复它的本名。

细读诗集,我读到了一个偏执的潘洗尘,他喜欢穷根究底写尽一个意象,譬如“秋天”,譬如“雪”,譬如“时间”,譬如“死亡”。潘洗尘的秋天不是丰收,潘洗尘的雪不是干净,潘洗尘的时间不是现在,潘洗尘的死亡不是未来——如果我的判断无误,潘洗尘也是对死亡有所迷恋的人,因此他在博客中自我警醒:一生不可自诀!

        仅从标题看,潘洗尘有10首写秋天的诗。我想抽取《残忍的秋天》来窥视潘洗尘的秋天诗写。在《残忍的秋天》中,诗人扮演了一个旁观者的角色而把“秋天”作为屏幕上的主角来观看,“秋天”是一个不断演变的程序,从“初”走到“深”这是时间步伐在“秋天”身上踩过的痕迹;一个旁观者以其敏感的诗人之心,同步感应到时间的“残忍”,从“初”到“深”,在“秋天”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诗人说,就以窗前的这片稻田为例吧,假设稻田是秋天身上的某个部位,那么我们跟随诗人的叙述就将看到,露珠少了,稻穗黄了,果实要成熟了,这一切在常人眼中是多么值得欢呼的事而在诗人的价值判断中,成熟即为死!

       多么残忍的判断!我说。秋天并不残忍,残忍的是诗人“饱满的成熟”的心。潘洗尘就是带着这颗“饱满的成熟”的心,来观照他的时间主题、雪的主题和死亡主题,他的诗因此充满沉甸甸的生之叹息。

 

 

 

“向生活致敬”

——读潘洗尘的《盐碱地》

张立群

       翻开厚厚的诗集——《盐碱地》,很容易让人想到北方,想起诗人潘洗尘和我共同的故乡。这是一本关于往事、记忆和亲人的“时间之书”,同时也是一部关于家园、故土的“地理之书”。诗人独具匠心地将其以“逆向编年史”的方式加以排列,并以此完成了对于生活的“致敬”:“向生活致敬  也就是/向时间致敬……/向永恒的改变致敬!”他感怀生命与岁月的姿态也由此得以呈现。

       《盐碱地》独特的编排形式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两种阅读方式:按照惯常的先后顺序,我们可以从“2013—2008”的编排中,看到诗人如何向生活漫溯;而如果按照反方向阅读,即从2008到2013年,我们则可以清楚地看到诗人如何从故乡的记忆中超拔出来,从而体现一种当下的、感悟式的经验。两种阅读方式虽给我们提供了不一样的编年史,但就其本身而言,它们都是完整的、耐人寻味的。因此,仅从编排的方式看待《盐碱地》,它也是罕有的、与众不同的。

         源于挥之不去的记忆,潘洗尘曾写下《父亲》、《父亲今天七十岁生日》、《父亲这辈子》等思念亲人的诗作;又曾以《喜欢拍照的张连祥》、《妹妹第一次坐火车》、《王清录王二先生》等诗篇回首往事。在这些作品中,亲情的流露、童年的纯真、城乡界限的穿越,都成为潘洗尘缅怀记忆时动人的风景。他将今昔对比不动声色地融入叙述的过程之中,没有过多的技法,只是以现实的素描和细节的真实予以呈现。“我们总是回忆:那些日子……/其实此时我们想起的/根本不是时间本身  而是嵌在时间里的/某些具体的事物//一切都会被重新叙述  这是时间的魅力”(《时间的魅力》)。也许,写于2010年的那些大量以时间为题的诗,如:《时间》、《被宽恕的时间》、《时间的魅力》、《不会倒退的  唯有时间》、《时间的背面》、《时间的问题》等等,已不自觉地解释了书写往事、思念亲人的“本质”——“我想  那些可以被重复的部分//就是历史了”(《不会倒退的  唯有时间》),而诗集《盐碱地》的主题元素也由此得到了部分地确立。

       “坦坦荡荡 这就是平原的情怀/风刮得有速度  花开得有尊严/在这样的土地上写诗/无须矫情  更无法装神弄鬼//这就是爱与恨都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往往是一段叙事还没结束/抒情就开始了/当年  我就是在这里与诗歌相遇/后来  也是这块土地/决定了我诗歌的气质”。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平原上写诗》诉说的是“诗歌地理学”的问题:在北方平原上开始写诗,确立风格气质;与诗歌相遇后,一段特定的成长史开启了;心胸坦荡,无需更多修饰,直至通过写作实现诗歌与环境之间的“互文”,还原亲历过的场景。《广大的秋天》、《一场秋风卷走了我的稻田》、《假如只有这片土地》、《故乡的冬天》……北方平原上不仅有贫瘠的盐碱地,还有黑色的沃土、丰收的稻田以及季节的轮回。无论是遥远的怀想,还是回归时的重温,潘洗尘笔下的“诗歌地理”都可以作为一面镜子,映照出成长的履痕和广阔的平面风景。“如果离开土地  我会听不到任何声音/更看不见任何色彩  也触摸不到/坚硬的时间”。没有更多繁复的表达,没有后现代意义上的空间化,潘洗尘只是将诗歌牢牢地扎根于平原的土地之上。他以短诗《盐碱地》为整部诗集命名,显示了他对苍茫、荒凉格调的青睐:“它们亘古不变  默默地生死”,凝重、稳定、沉寂,属于北方平原那片盐碱地,同样也属于潘洗尘的诗集《盐碱地》。

        当然,不断在创作道路上探寻的潘洗尘显然没有将创作止步于此。从其2012、2013年的作品来看,对于现实、人生的思考加深了,关于生活的“病相报告”也随即加重。死亡与挽歌、子虚乌有的幻想、生活的“铁证”等等,潘洗尘常常通过冷静的思考实现某种生命的论证和情境的反讽。由此联系诗人的年龄,我大胆猜测迁徙和人到中年已使其心境发生很大的变化:“从20岁到50岁/我曾浪费多少汉字/从黑土到红土  从平原到高原/仅仅一个词/就解决了半生的纠结”(《入土为安》)。他开始学会在一个“住着诗人的小城”向生活“致敬”,并最终完成本文开头所言的“向生活致敬”其实就是“向时间致敬”!

        从多年前喜欢一身白衣白裤、卓尔不群,到眼下的《盐碱地》封面依然使用诗人喜欢的白色,诗歌内外的潘洗尘始终坚持着自己内心的律令。他的《盐碱地》以编年史呈现心灵史且前后连贯、形式与他者迥然有别,表明他不愿放弃业已形成的价值理念,同时,也不满于固步自封;他通过文字诉说着个人史并渴望洗去岁月遗留下的尘埃,我想:对于一个诗人、一本诗集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