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影响力在线
影响力在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103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醉汉(短篇小说)

(2016-09-06 19:40:59)

      傅查新昌/文             

 

 

 醉汉(短篇小说)

      1985年的生活照

                       

编者按此篇是傅查新昌的小说处女作,在1985年5月23日的《伊犁日报》副刊整版发表这篇小说后,在伊犁引起巨大社会反响。他本想批判国民的劣根性,没相到这小说像炸弹,在社会引起强烈的振撼, 

 

 

“喂,你们放开我——呃,听见没有?我李汉东能自己回去——呃——”李汉东歇斯底里地吼叫着,挣扎着,他以狼嗥的粗犷声音,喊出他的善意和友谊。有什么办法呢,他要走就让他走吧,管那么多闲事顶屁用,只有傻瓜才会呆头呆脑地跟醉汉纠缠,白费口舌。  

    他的虎明狗友无可奈何地放开了他。他们用粗鲁的玩笑和更粗鲁的俏皮话送他走出烟酒代销店。这一夜,他生平头一遭酩酊大醉,四个人消灭了六瓶烈性酒,又一次突破了历史最高纪录。的确,灌进他胃里的烈酒,既是他生活中的主要乐趣,也是致命的毒药。当然,那里面既有天堂,也有地狱,但是哥们儿却口口声声地夸他有海量,是真正的海量。是的,他强壮有力,从来没有做烈酒的奴隶。

    黑色的夜幕笼罩着大地,从西伯利亚来的寒流,无所顾忌地袭击着这个边远小镇。李汉东踏着积雪,冒着严寒,蹒蹒跚跚地走着,时而咳嗽,放屁;放屁,咳嗽,打酒嗝,呕吐……不管怎样,他依然自我感觉良好。他飘飘然陷入了极乐世界,眼前蓦地浮现出一群花枝招展的漂亮女人。她们,这些骚情娘们儿,一个个满面春风地微笑着朝他蜂拥而来,他顿时在女人的海洋里漫游。可不是么,在他的生活里需要醉人的烈酒,更需要迷人的漂亮女人;可是他越想女人,越讨不上女人,就连寡妇的影子也不敢接近他。无疑,他之所以每天都要酗酒,是因为迄今还没有娶上媳妇,三十都过了,还是抱着枕头做美梦。

    李汉东今天又想女人了,要不他不会醉的。他今儿个的确是喝醉了。

    他走着,脑子里断断续续地萦绕着朋友对他的奚落。哼,我醉啦?醉了又怎么样?……他哼哼着,踉踉跄跄地走着。

    父母也罢,亲戚也罢,都一再好言相劝他往后别再喝酒,折磨自己,还说什么来着——酒鬼很难讨上好老婆。呸!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怎么好意思在女人面前低三下四呢!女人有啥了不起?女人不就是蹲着撒尿的吗?谁听说过有站着撒尿的女人?谁曾听说过男子汉不喝酒!他想着,走着,迅速地又排列出各种各样的人与自己相比:讨上芳龄姑娘的王乡长;一瞧见漂亮女人就掩饰不住笑容的李局长,追求女人的傻瓜镇长罗汉……他仔细地比较,反反复复地比较,比较了好久。归根结底,他还是断定这些风云人物和自己没有两样,都是些在酒场上飞黄腾达的,可是你能把他们怎么样?他们不是都讨上了漂亮女人了吗?哼,他妈的,你们当我黄口小儿,初出襁褓的小呆子是吗?哼,他又想,眼下最好学会聪明,实惠,一定要学会聪明;不学,你就时时处处欺骗上当,吃哑巴亏。不要信任别人,也不要别人的信任,自己信任自己就足够了,别人的死活最好不考虑。当然,对一个男人来说,喝酒是最出色的品德,也是男子汉交际的一部分。你他妈为什么不让我喝酒?我是我自己的主人,难道喝酒触犯法律吗?不管咋样,我李汉东要喝!拿自己的钱买酒喝,你们谁也管不住!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愿意喝多少就他妈的喝多少!女人嘛,我有朝一日讨上一个漂亮的,走着吧……

他磕磕撞撞地走进一个黑洞洞的狭窄胡同,觉得肚子胀得要命,就想撒尿。他驻足停下,呲牙咧嘴地费了老半天的功夫,好不容易才解开了裤腰皮带,尿起来。但是,他的身体像寒风中的小草,不断摇晃,双脚也不听使唤,从路上一直摇摆到路边的墙壁前,慌忙用手地支住墙壁,随后拿脑袋抵住墙壁,又尿起来。——啧啧,那小妞儿,肯定喜欢上我了。刚才, 她那迷人的微笑,动人的眼睛,明明白白地朝着我;明天我还上她那儿买酒喝,让她经常瞧见我,她会越看越喜欢我。啧啧——她那厚厚的红嘴唇,丰满的大腿,是我的……他足足尿了两分钟。然后他继续顺着曲曲弯弯的胡同迈进。走了一会儿,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不住地拍打着他的大腿。他觉得很奇怪,于是就地旋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哦,怪不得人们常说在这条胡同里闹鬼,难道说鬼跟踪我啦?不怕,世上哪有鬼,人就是鬼,白天是人,晚上是鬼……他又走起他的路来。嗨!那玩艺儿又开始拍打起他的大腿,他顿时警惕起来,一边装着没有看见那玩艺儿的模样,一边走着。他突然顺手抓去,原来是冻结的大衣下摆。他那里晓得,他刚才尿了半天居然尿在了自己的大衣上。他自言自语了一阵,然后又走起路来,

    突然,一阵窒息般的呻吟掠过他的耳际。他猛然停下来,摇晃着身子谛听,怎么没有了?这里果真有鬼出没?那么,鬼为什么怕我,不敢出来?真他妈的……他心里骂着,神经质地搔了搔耳朵,他以为自己的两只耳朵也有意在耍戏他.这么说,今天我真的醉啦?不,我并没有醉,我不会醉!……”他自信地咧了咧嘴,接着继续走起他的路来,那双脚不住地在雪地划着X字母。此刻,在他心头突然又荡起一种甜蜜蜜的涟漪来,使他悠悠然升上了仙境,人也变得轻飘飘,好像水面上的泡沫。他想,此时此刻此地,迎面走来一个美貌姑娘才好……他又听到那个呻吟声。天哪,那声音活像母狼的哀鸣,他感到奇怪,于是又盲目地蹒跚着朝那黑暗的墙旮旯走去。

    雪地上,他隐隐约约地瞅见一个长长的黑物,但是由于喝得过量,他很难辨认出黑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他打着酒嗝,好不容易掏出火柴.一连划了好几根都没划着。真他妈的,香烟有冒牌,酒也有假冒伪劣的……哼,火柴也有假冒的了……”他干脆跪在雪地上,弓着身子当住风,终于在胸前划着了。他把脸凑了过去,直愣愣地瞅着那个黑物:“你他妈的,孟维!原来你也是,呃,标准的国家级酒鬼!……”李汉东浑身的血一下子涌了上来,气咻咻地在孟维耳边大声咒骂,骂他家老小一大群,祖宗十八代,用尽了所有骂人的刻毒而火辣辣的字眼。“……狗东西一一呃,我今天总算看出了你———一嘎——嘎哈——

    没等李汉东骂完,他胃里便是一阵激烈地翻涌,哗啦啦地把强烈刺鼻的肮脏杂烩,骤然吐在孟维脸上。然而,孟维睡得像根木头,做着各种美梦,不住地呻吟。现在,他脸上的杂烩食物已经冻结了,连他的亲娘也认不出他是谁了。可是阿古古还在不停地吐,一直到吐出苦涩的胆汁……

    李汉东四肢着地,竭尽全力地弓起身子,像四条腿的牲口一样,吃力地从雪地上爬起来,摇来晃去,急促地呼吸着。此刻,他集中思绪去想自己的妹妹。他知道,这个醉倒在积雪上的孟维,厚颜无耻的酒鬼,玩弄女性的流氓,怎样痴情地爱着他的妹妹……他突然抬起右脚,想把孟维的肠子踢出来。但是,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马靴的脚跟一转,旋风般地仰面跌了个四脚朝天。他又疯狂地爬了起来,憎恨、嫉妒和报复一起在他胸膛里燃烧着,把牙齿咬得咯嘣嘣直响。他连续几次想踢,可是每次都重重地跌倒了。最后,他愤愤然朝孟维的脸上啐了一口,可是那鼻涕似的唾沫却沾在自己嘴唇下边了,很快就冻成了冰。    

我不动你一手指头,不过,上帝会让你见鬼去!你会冻死在这里,没有一个女人为你流眼泪……”

李汉东在心里冷笑着,好像得到了心灵上的一种满足,深感惬意,随后他又走起他的路来,摇摇颠颠,跌跌撞撞……突然,他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脑袋里嗡嗡直响——他的灵魂已经被烈酒征服了,做了酒精的奴隶。他蹒跚,颠摇,两只手在空中乱划着倒了下去。跌下去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下去,喘着气,浑身哆嗦。然而,他像蠕虫一般继续向前爬去,尽力发挥着西部醉汉不死的精神……

  无情的黑夜慢慢地深下去,整个小镇早已沉入睡乡之中。在黑暗的小胡同里,李汉东最后一次翻了翻身,仰面躺在潮湿的积雪上,打起甜蜜的呼噜来。凛冽的寒风,不停地侵袭着他的肉体和心灵。这时,一条瘦弱弓背的逛街狗,轻盈地跑过来,匆匆地嗅了嗅李汉东,又匆匆地舔起他的脸颊和嘴唇。随后它抖了抖脖子上的脑袋,蹒蹒跚跚地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