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影响力在线
影响力在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127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呐喊

(2016-01-26 09:17:10)

 

                               ——评傅查新昌的评论

作者: 孙金钰    发表日期: 2007-04-16 17:16   复制链接

【编者按】迄今,我还没见到孙金钰这个人。请朋友们转发此文,帮我找到孙金钰。其实我很清楚,昔日所谓尖锐犀利的批评,充其量也没犀利到什么程度,只是敢说实话而已。说实话,文艺圈内,侥幸、残忍、彼此倾轧、虚伪狡诈、冷漠凉薄、苟且等现象,其锋难挡。许多文人墨客,不是疯子,就是特殊类型的骗子,或是变态狂。他们渴望功成名就,对批评表示蔑视外,毫无智慧可言。平庸者,都想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喝彩,给人造成平步青云的错觉。

 

前几天,我在读新疆作家傅查新昌2002年写就的一组关于新疆文学的评论时,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蒙克著名的画作《呐喊》中的情形:苍凉的旷野中,简陋的木桥上,一个人揭其全力在向远方呐喊,内心的焦虑、不安使他面部及身体都变形,整个荒野在呼喊中震颤……画面中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当时我想:莫不是这个呐喊的人就是傅查新昌?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呢?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原因是新疆汉语文学评论的现状,另一个原因是傅查新昌这组评论的质地。不客气地讲,新疆的汉语文学评论大多为空洞或吹捧之作,评论中很难看到作者真实的情感和立场,人情评论商业评论蔚然成风,专门针对作家个人批判性质的文章一般被认为是对作家的诋毁,是在骂人,报刊杂志概不使用,网络文学中也很难看到。吹捧中偶然会有装饰性质的负面意见,但多隐晦、含糊、不关痛痒。

傅查新昌的这组评论则是他性情的率真袒露,感情充沛、思虑高远,如密集的飞箭投枪,铺天盖地,锋利强劲。他批评的对象差不多囊括了新疆汉语文学界全部知名度较高的作家,如周涛、刘亮程、沈苇……全面、深入的探讨在新疆近些年的汉语文学评论中堪称大气之作,而且他批评的方式在我们的文学环境中极为少见:笔为心声、口无遮拦、无所顾忌、不留情面。坦率的文风加上充实的内容宛如一股清澈的激流有力地冲击着沉闷的新疆文坛。

批评和创作是文学活动的两个方面。一个地区作家创作潜能的发挥,创作水准的提高,跟这一地区批评界批评的风气息息相关。批评坦率、真诚则创作繁荣,批评虚伪、隐晦则创作萧条。大凡文学创作整体水准较高的地区无不有着活跃、深刻、坦率的批评。新疆汉语文学一个极为突出的问题是:批评薄弱。坦率地讲,它的文学批评家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职责。它有着中国当代一流的诗歌和散文,但批评却令人望而止步。那些没有棱角,没有温度的文字在文学评论繁荣的当代中国如同僵尸。如果说新疆汉语文学的诗歌和散文是两名体格健壮的成年人的话,那么它的批评则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侏儒。

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复杂。抛开人文和客观环境及批评家理论素养的问题不说,我认为批评者主体性的丧失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批评者的懦弱、缺乏诚意、缺乏社会责任感使批评这一最需要思想和才情,最讲究品位和是非原则的文体成了和稀泥的搅拌机。

正因为如此,傅查新昌的评论虽有一些明显的不足,但仍在新疆文坛产生了很大影响。事隔几年,就在今年,新疆的一些文学网站上还不断有人在讨论他写的那组评论。由此不难看出读者对实话的渴求已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我还记得初次读到它们时的震撼。也许是孤陋寡闻,也许是偏见,我从没想到新疆作家会写出这样的评论。想象中它们只能出现在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或现在内地的网站上。从没想到会在新疆,甚至在新疆的报纸上会看到它们。印象中新疆作家似乎是些唯唯诺诺的顺民,除了一些敷衍之词很难有真知灼见,敞开心扉一吐为快则绝对不可能。

傅查新昌彻底改变了我的这一印象。他使人如醍醐灌顶,使昏暗的写作呈现出了亮色。他的判断准确,令人茅塞顿开。比如他批评周涛的散文缺少思想,创作态度固步自封,抱残守缺,说刘亮程散文中的哲学是愚人的哲学,沈苇屈从着匿名的权利,等等,都是深刻的见解。没有广泛的阅读与深入的思考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但更让我吃惊的是他的勇气,那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姿态。在新疆批评界,这种勇气与姿态是罕见的。在此之前从没有人在新疆的纸媒上如此严厉、指名道姓地批评过周涛、刘亮程。傅查新昌是第一人。

这种勇气、雅量和胆识,使傅查新昌显得有些突兀,有些与时代格格不入。他在犯规。那曾紧紧束缚着他的潜规则被他打碎。这样做显然比得罪某个具体的人本身更加对他不利。但这正是他的价值所在。因为这突兀格格不入犯规中隐含着某种极为可贵的东西,某种我们的文学活动中极为稀缺的东西。

在新疆,能够看出问题的显然不只是傅查新昌一人,但愿意说实话的人很少,愿意把实话写成文章的人则更少。行为的区别归根结底是心灵的差异。傅查新昌的突兀格格不入犯规中明显有着某种独特的精神品格,一种高层次的人生品位。正是这种心灵的特质使他向已被多多少少赋予了某种神秘光环的权威们提出了批评;正是它们使他跳出了狭隘的人际关系以及庸俗的社会风气发出了自己内心的声音。被批评的对象大多是他的朋友或熟人,但在真理面前,他们都变得无足轻重。

应该说,傅查新昌身上这种精神品格与人生品位体现着一种并非封闭的心灵,一个开放的与芸芸众生紧密相联的人生。它暗含着一种进步的游戏规则。正是这一切使他无法将目光局限在他狭小的生活圈子内,无法面对种种堕落与卑微而保持沉默。他不可能把实话长久地埋在肚子里,也不能满足于私下里的交流,而是必须出击。作为他本质的愿望使他必须走出去,走进火热的社会生活,使他必须要大声说话,一吐为快,至于利益友谊都可以暂放在一边。因而,与其说他的评论是在表达自己的观点,还不如说是在怒斥一种败坏的社会风气以及这社会风气之后的陈腐的价值观。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在读了他那一组评论后,与其说我在为他那新颖的观点而惊讶,还不如说为他在评论中呈现出的勇气、坦率和良知而振奋。在用好心替代良知的新疆汉语评论界,这勇气、坦率和良知就像泥沙中的珍珠那样可贵。它们不仅是一种健康的文风,也是一种高贵的生活。

在蒙克的《呐喊》中,那个因被社会挤压而变形的现代人在呼喊。他试图通过呼喊解除某种正在来到的危险或者麻烦。在画家惟妙惟肖笔下,人的困境,困境中人内心的紧张、焦虑和不安被表现的淋漓尽致;另一方面,给人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呼喊者的抗争,人与环境的对峙形成了作品奇特的张力,令人震撼。

傅查新昌是一个呐喊的人。他的这些评论为他勾画出了一副动人的自画像。他站在桥上,一座连接着真理与谬误,冷漠与热情,懦弱与勇敢的桥上,他的面前是与荒野一样沉重但又孕育着希望的现实。他显然不能改变它。但他的意义非同寻常。在寂静的新疆文学界,只有他在呼喊。他的声音嘹亮、浑厚,回荡在广阔的空间。他通过自己的作品在呼喊。他在呼喊一种新生活,一种崭新的心灵的姿态,一种直通真理的表达方式。他充满焦虑、不安的声音意味深长,宛如残冬中的和风,传递着春天的消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