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姚远程
姚远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843
  • 关注人气:1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

(2013-10-11 16:09:09)
标签:

四川

川北道署

保宁府

阆中

杂谈

分类: 散文

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

 

    但凡一个城市,和一个人一样,只要还留有精气神,就一定会是永恒的。你可以甘心贫困,你可以默默无闻,甚至还可以任人宰割,但只要精神不灭,文化的脉络还在,终究会挺直不屈的脊背,如同飘扬不死的魂灵,终究会自信地复燃。

    阆中,就是一座浴火重生的城,不止是一代人,而是好几代人,心存复苏信念,不屈不饶,前赴后继,终于才把嘉陵江中游,这座在整个二十世纪,一直默默无闻的小城,恢复到今天这样的地位。2013年9月19日,中国(四川)国际旅游节在这里举行,会议由四川省长魏宏主持,国家旅游局的副局长杜一力,把象征荣誉的国家五A级旅游景区牌匾,授予阆中古城,使其成为川东北旅游的龙头,也让一座日渐式微的小城,站在了嘉陵江城市带的前列。

    当然二十世纪以前,这里还是很风光的,借一句俗话来说,就是祖上曾经阔过。不去说巴国首都太早,没留下什么痕迹,也不说清朝省会太短,辉煌转瞬即逝,只说它作为川东北的重镇,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大约在战国时期,2300多年以前,那时候的中国,刚开始推行郡县制,在最初设置的三十六郡县中,就有蜀郡华阳县(今成都)和巴郡阆中县,是整个巴蜀地区,最先设立的两个县治。

    以后历朝历代,这里或称阆州、隆州,或称保宁府、盘龙郡,一直是川北政治中心,驻扎从三品以上官员,包括蜀汉张飞、唐朝鲁王和滕王、明朝雍王和寿王等皇亲国戚,张思聪、杨瞻、黎学锦等鸿儒巨吏,朱射斗、马子云、侯良柱等忠勇将领。

    即使到了近代,明清两朝,这里还设置川北分巡道、川北兵备道、川北镇总兵等,统辖了保宁府(今阆中、广元)、顺庆府(今南充、广安)、绥定府(今达州、巴中)、潼川府(今绵阳、遂宁)等31个郡县。一直到了1914年,随着重庆及长江航运兴起,川东的经济重心南移,川北道改称嘉陵道,道署移治南充。阆中从此远离政治中心,也失去了经济和文化地位,屈指算来,今年恰好是100周年。

    城市的衰落和兴起,本是一种自然法则,不必去过多在意。就像一句老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放在历史长河里,也算是至理名言。然而只截取其中某个片段,只针对这个时段生活的人,却是无法自我安慰的。在这短短的100年里,大约我的曾祖,我的祖辈,我的父辈,直至我的同辈,会时常泛起一种伤感,仿佛在连同这个城市,一起沉没触底,直到默默无闻。这也许就是阆中人,在上一个世纪里,莫名伤感的理由。

    因河运而兴的城市,又因河运凋敝而衰落,修公路和建铁路,就成为上个世纪,阆苑悲歌的主旋律。然而苦苦的挣扎,一条一条闯出来的路,却被上一级城市,一次一次野蛮地堵死。中国是个等级社会,你若依附了别人,就应该服从管辖,谁让你祖上曾经阔过,不听话正好收拾你,这就成为中国无数县,特别是县级市的梦魇。铁路,公路,民航机场,绝对不帮你去争取,掉到手上照样抢夺过去。你的荣誉,你祖上攒下的功德,他们却统统都要。

    一些特别滑稽的事,在中国却司空见惯。不知是2005年还是2006年,孔子诞辰日那一天,我准时赶到山东曲阜,发现孔庙、孔府、孔林,到处都冷冷清清,我还以为来错了日子。一问守门的,才知道今年的活动,中央要来领导,就改到60公里外的济宁了。济宁是地级市,管着曲阜市,以后再说起孔子,就该说他有济宁户口。

    还有绵阳,我目前所在的地方,城市名片的第一句,是“大禹之乡、李白故里”。先不说大禹只是个传说,李白故里存在争议,就算一切都是真的,也是北川和江油的,别人的祖上,怎么就活生生地,顶在我们头上。其实绵阳是“中国科技城”,唯一而且至高无上,没有必要去顶虚无的“大禹之乡”光环,让世人看笑话。

    五A级的阆中古城,全名叫“南充市阆中古城”,远来的游客不清楚,以为是同一个地方,其实南充到阆中,有138公里距离,比成都到绵阳还远。南充市还有南部县,都因设在阆中之南而得名,如今他们阔起来了,总想左右老态龙钟的兄长。

    我可知道祖辈,当初是怎样的自负,我也记得父辈,最后是如何的自卑。桎梏的氛围,失落的情绪,如同发了霉的空气,弥散在古城上空,漂浮于青瓦之上,又化作凄凉雨丝,渗透进石阶之下。好在我早早就离开了,我消受不起那样一种气氛。

    然而人到了外省,心却还在原地,总想从掠过的风中,滑落的雨丝里,嗅出那怕一丝一毫,她飘来的芬芳气息。即使隔着千山万水,过了岁岁年年,即使这座城市,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却还能从偶尔的书信里,觉察到她的呻吟。

    我凭着想象,就能写下初春的红梅,三月的桃花,仲夏的茉莉,九月的桂花,一季一季,不会停歇的开谢。我由着记忆,就能绘出河岸的柳林,江心的芦苇,山寺的野松,田园的农桑,一处一处,涂满浓郁的绿色。然而试着说给身边朋友,却总见茫然的摇头。阆中,就像名字里的生僻字一样,在上一个世纪,起码是在外省,几乎无人知晓。

    真心感谢留在阆中的人,也包括我的那些同学。记得还是在1985年,在省城偶遇一个哥们儿,他当时在银行工作,是陪同建设局的领导,来申报什么称号?他当时神神秘秘,只说是申报国家级古城。到了第二年九月,我在一大清早的广播里,就听见公布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居然有阆中的名字,真让人兴奋不已。到了九十年代,又升格为县级市,同时还听说修机场,但没过多久,一切又照旧,说市里已经定了,要拆除这座古城,机场移至南充。

    那一年回家探亲,我又遇见这位同学,还和他一起登上白塔山。见他指着山下的小城,有些沉重地说:“这一片天地,实在是太小了,太让人压抑了,我也要准备离开”。同学的父母是一对南下干部,按说没背这座城市的包袱。我突然记起小时候,也是我们两个,一起登过锦屏山,面对山下小城,听他背诵一首古诗:“城中飞阁连危亭,处处轩窗临锦屏。涉江亲到锦屏上,却望城郭如丹青”。他告诉我,这是陆游写的。连他都要走了?”当然走的还不止是他,那些海校的北方同学,那些绸厂的上海同学,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一个撤离。

    后来阆中能起死回生,应主要归功于历史文化,归功于阆中人文的血性。几千年的建城史,培育出深厚的文学功底,和数不清的书画奇才,散落在全国各地,遍布于民间坊里。而在传统媒体一统天下的年代,小城市的话语,断难掀起大浪,而到了网络时代,大家又都公平了。

    我是说突然就有一天,博客上发现了阆中人的文章,起初只是几个老人,大多是回忆性内容,后来本地人跟着写,外地人也开始写,诗歌、散文、游记、随笔,体裁五花八门,百姓、官员、草根、大威,水平越来越高。一些摄友,把古香古色的院落,意趣盎然的生活,拍的精美绝伦,传的铺天盖地。阆中的山川风物,阆中的历史文化,通过网站和博客,逐渐为世人所知。

    上级不修直达公路,就有驴友绕山绕水,自驾车来到这里,一传十,十传百,让古城旅游,一时间成为时尚。所以现在还有人说,阆中的旅游,是网络和自驾,无数草根们吹嘘出来的,无意中得到国家重视,下派即将上任的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来担任阆中市的副市长,促成了这一段辉煌。

    阆中获此重生,就犹如唐广德二年,杜甫在此羁居,留下的那一首《早春》:“西京安稳未?不见一人来。腊月巴江曲,山花已自开。盈盈当雪杏,艳艳待春梅。直苦风尘暗,谁忧客鬓催”。

    只是早花初现,路还长的很。

 

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记一座凤凰涅槃的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