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徐
清风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2,737
  • 关注人气: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2020-05-28 09:28:24)
标签:

珠穆朗玛峰

登顶

尼泊尔

旅游

喜马拉雅山脉

分类: 旅行时光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喜马拉雅山脉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20191月中旬,跟摄影的朋友一起赴尼泊尔采风。从哈尔滨出发,成都中转,拉萨出境,落地加德满都,从祖国东北到西南边陲,再度重重关山,是一次难以忘怀的征程。

像每次出行一样,无论风雨无论晴,收获常常伴随遗憾,喜忧总是参半。在尼泊尔领略了异域风情,感受了别样生命,此为收获。而那个季节尼泊尔的空气每天都灰蒙蒙的,像一面擦不透亮的镜子,摄影需要的光线没能如愿以偿,此为遗憾。

如果得失可以上秤称一称,得一定大于失,比如飞越喜马拉雅山脉所带来的震撼,足以使得失的天平失重。

 

攻略里提供的信息显示,这条航线将经过珠穆朗玛峰,大约在抵达加德满都前20分钟左右,飞行方向的右侧可见。行前网上值机,境外那一段行程特意选择了右侧偏后窗口。本就喜欢窗口的位置,宁愿腿脚受约束,也不能让眼睛和心灵憋屈着,曾经有一回也是网上值机选座,选得比较靠前,上了飞机顺着座位号码一找,站在过道上我傻愣了半天,哪里有谋划中的那扇心灵的窗户,完完整整的一堵墙,严丝合缝的一堵墙!还有一次,窗户是那个小舷窗,窗户外面支棱着飞机的大翅膀,翅膀一直跟着飞飞飞,漂洋过海,不离不弃。后来就尽量选择坐在机舱靠后位置,视野再无任何局限。

 

登机落座,完成一系列预备程序,机身腾空而起。不多时,便能看见山峰逐渐顶起了白头,先是偶尔一座,接着一丛,一丛丛,白色渐渐披挂了每一座峰峦,云朵也高高低低地聚集着,棉絮样的,浪花样的,前浪后浪那样一片片的,羽毛样的,蚕丝样的……云的存在很像绿叶对根的情意,宛若依恋与追随。阳光照射着齿状的山峰,满眼都是凛然的白,仿佛这世界所有的白都汇聚到了这里,远远近近,层层叠叠,虚虚实实,疑为幻觉。屏了气息,怕稍一走神,幻觉就会消失。语言此刻也跟着白了,苍白乏力,即便有摄影同时发力,也只能表现出平面直观的风景,而这,不是风景,是高天厚土的力量孕育出的庞大生命,让我们这尘世间渺小的个体内心激越,却无以言表。机舱里一片沉默,沉默和凝望是表达敬畏最好的方式。

没有像以往那样闭目养神,生怕错过一分一秒的精彩,即便连一座山峰的名字也叫不出来。

临近目的地,飞机开始下降,这时候的云层却突然变厚,云层上方只露出山尖,露出山的局部,哪一座是珠峰?这时候朋友们有点沉不住气了。有年轻的安保路过,叫住他问珠峰到没到?他看了看时间,侧身进入后排无人的座位,望了又望,就在这附近,但是这云,应该是看不到了。他遗憾地笑笑,走了。

 

我们并没有如何失落,还有回程可以期待,这是其一。茫茫的喜马拉雅山脉啊,与一座山峰失之交臂,太正常不过,这是其二。珠峰即便在飞行航线上,如果那会儿正好遇到气流,飞行员也可能随时绕开。像这样雾遮云蔽的时候也比较多见,这是其三。还有最关键的,看一座山的视角,细微的变化会使它呈现完全迥异的模样,苏轼早说过“横看成岭,远近高低”的道理,如果珠峰以一个并不常见的视角呼啸着来到我们面前,纵使相逢也难识。

 

如此低的概率,也不能熄灭我们一睹世界最高峰的理想,万一理想实现了呢?

 

回程不能网上值机,地面办理登机牌申请左侧窗口,工作人员跟我说“no”。之前就听领队介绍了这地方办理登机不可以选择座位,这一点就没有我们国内人性化了,我如果不说要左侧的大概还有希望,她一拒绝那就毫无可能性了。拿到手里一看,右侧窗口!真像故意的,忍不住就乐了,让你看珠峰,给你一个最远的距离!尼泊尔人挺有幽默感。

 

经过了很久很久毫无理由的延误,在加德满都阳光最灿烂的午后,我们顶着明晃晃太阳,踏上了再次飞越喜马拉雅之旅。

 

当飞机爬上高空以后,高清大片一样的雪山接踵而来,排山倒海的气势把人的情绪一下子就点燃了。这恰好是我们来时云山雾罩那一片,根本坐不住了,时不我待,左边有一排只坐了我们团队一个学霸女生,我就蹭过去,也不管这山是什么山,只管“嗒嗒嗒”不停地按动快门。

 

重重雪山,像来自宇宙鸿蒙的时间深处,只为使有些人在惯性的进程中,停下来,做短暂回眸,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安排?心灵钝化与麻木的人适合跟雪山有一次遇见,万米高空,狭路相逢,不信觉知唤不醒!

 

拍摄间隙,看身后窗口的朋友们,也是两三个人挤在一起。不断传来惊呼,你看这个是珠峰,他看那个是珠峰,珠峰好像在让我们猜谜。后来学霸女生跟我说,阿姨你坐我这里拍吧。真心感激她,我承诺我只要两分钟。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这篇文章,希望我的雪山给她带去好运。

 

后来大家都安静下来,夜幕也落下来。有人进入梦乡,有人在回看拍下的片子。一个朋友激动地跟大家宣布,经过网上图片的比对,这张是珠峰!大家传看她相机里的珠峰,然后分头在各自相机里翻找,找到的自然欢喜,没找到的颇有几分失落。我这朋友是个善于钻研的人,聪明,有活力,我们都信赖她,这么说吧,就像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小孩子们,总是有个核心人物,他一招呼,咱们摸鱼去,大家就呼地一下摸鱼去了,他说明天咱们玩儿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心里琢磨弹玻璃球的那孩子肯定不吱声了。既核心又权威,这类人不会徒有虚名,人家的威信是靠实力得来的。她说这座山是珠峰,那我们还伤什么脑筋,深信不疑。

成都一落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发了朋友圈,点赞无数。

 

那一大批照片,直接存进了电脑,再没有翻过。近日,中国测量登山队重新测量珠峰,看了一些相关报道,有意无意接触了一些珠峰图片和视频资料。初夏的午后,打开我的喜马拉雅山文件夹,重新云游那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却对曾经认定的珠峰产生了疑问。

 

珠峰三面呈金字塔型,我们此前认定的那张图片,金字塔线条不够凌厉,整体偏秀气了些。最主要的是它的模样跟网上洛子峰的图片是吻合的,而洛子峰作为世界第四高峰,海拔8516米,同样处于中尼交界处,距离珠峰东南方3公里。这时候我发现我拍了一张重要的照片,正是这张照片起到了决定性的鉴别作用。疑似洛子峰的偏北方向有一座巨大山峰,离镜头远,我竟忽视了它。放大的一刻,心里一震,这才是“大地之母”,外形,气场,洛子峰作参照,世界第一高峰和第四高峰同框,足以说明这是真正的珠峰!

发过去图片跟那位朋友探讨,她最终认定,嗯,你的判断是对的。权威就是权威,对自己的否定也毫不嘴软。

 

每个人对珠峰怀有不同向往,登山者,朝圣人,还有我们这些沿途经过者,当喜马拉雅山脉和珠峰只是个名词和地理概念的时候,无论多么期待,不过出于好奇心。而真正经过这一段路途,忽然就懂了为什么藏族和尼泊尔会称其为神山,圣山, “神圣”源于敬畏,这朴素的情结应该成为朴素生命的终极意义。

据说“巨人”每年升高0.3厘米,世界最高峰8848.43米很快成为历史,它新的高度即将诞生。被敬畏,让它无法放弃成长。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洛子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洛子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洛子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左上洛子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洛子峰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峰与洛子峰同框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疑似珠穆朗玛峰

以下均为喜马拉雅山脉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清风徐:路过珠穆朗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