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徐
清风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2,219
  • 关注人气:9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2018-09-01 11:57:15)
标签:

黑龙江

漠河

北极村

清风徐

旅游

分类: 光阴故事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探寻古驿道,一路向北行》之四

/  清风徐

北极村从清朝咸丰年间开始有人居住,逐渐成为黄金古驿道上的一处江上驿站,我们探寻古驿道的历史文化,看它的自然风光,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北极村顺理成章成为一处重要看点。

北极村并不是一个村子,就像石家庄也不是庄一样。确切地说叫北极村镇,所以现在称北红村是中国最北村庄,北极村是中国最北的小镇,没有错。

 

凌晨透过朝西的窗,房舍还在睡梦,田畴还露水迷蒙,一切都还是天青的色调,没法预见是否晴朗。怕错过朝阳的升起,毫不犹豫出门去。

一出酒店大门,就看见不远处红晕当空,在俄罗斯那边的山头上,很罕见的东方红,仿佛那一轮看不见的红日,瞬间就会腾空而起。小跑着奔向黑龙江畔。日出的变化几乎以秒为计,奔至岸边,已经有三五个早起的游人,穿了厚衣服,向着朝阳,彼此不说话,仿佛朝圣……长天静水,山岳花木,以及这三五游人的身体和思绪,顷刻之间都笼罩在红彤彤的光芒里。

用相机拍了几片,又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寻找同期录制的音乐耽误了一会儿时间,再看向天空的时候,刚刚如火如荼的绚烂竟暗淡了,先是变成了浅黄色,继而成青灰色,一两分钟以后,光辉完全消逝了,太阳,没有如期而至。这戛然而止的日出,若不是留下了影像,仿佛刚刚的辉煌画面,只是我的一种臆想。

“记住每一天,那以你的清晨为徽章的日子。”北极村的日出,成了黑龙江畔若干清晨里最为闪亮的一枚徽章。

 

后来我和朋友冰城馨子就在北极村清晨寂静的街巷里穿行。偶尔遇到为生计而忙碌的当地人,他们的电动车三轮车或自行车轰隆隆驶过,有时候后面会跟着一溜小跑的狗,看到陌生人“旺旺”吠两声,就又追着主人扬长而去了。静悄悄的小院儿门口,花儿盛放,那些大丽花开得饱满,颇有些牡丹的姿势,仿佛要把有限的生命绽放到极致。我们流连在一棵结满北国红豆的树前,它喜盈盈的样子,缀满对这个世界的诚恳和谢意。绕回到北极村的主街上,正逢早市,摊主均是上了年纪的农民,兜售自家小园的西红柿、黄瓜、辣椒、胡萝卜……这些物产,不像城市里的那么光鲜漂亮,黄瓜长得黯然无光,七扭八歪,却是纯绿色,叫人放心的。两块钱一斤,称了二三斤,路上与同行的伙伴分享,清香四溢。被味觉这么一牵引,大家不由得感慨一番。

 

十年前也是八月,我从哈尔滨一路乘火车到漠河,又转汽车到达北极村。一晃,那时同行的孩童已成长为青年,我当然也不是那时的我了。从落脚北极村,一直在试图寻访十年前的轨迹。有的地方旧了,有的地方新了,从前走过的一座浮桥已经老态龙钟,那些我数过年轮的老树还在,原来立有神州北极石碑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广场,新的北极碑立在了北纬53°28′、东经122°21′这个特殊的坐标点上。当年还只有农家客栈可住,现在我们入住的“悦北”酒店也可比星级标准了,敞开窗户,能看到田园或江流,也有在建的设施,北极村好像变得现代了。坐在酒店的公共区域,享受一杯咖啡,从书架上找一本迟子建的《北极村童话》来读,品味一番北极村和这位中国当代女作家特殊的渊源,又是别一番心境。如果能够把“浮生半日闲”的机会放到北极村,大约是不会失望的。

 

北极村空气的清透,就像有意除雾除尘除去了杂质,夏天的太阳照在大地上依旧烈性,需要做好防晒。到了傍晚,热量快速消散,所有的去处都清凉凉的。三三两两的游客聚在黑龙江边,挥舞起丝巾啊扇子驱赶蚊蝇,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对面俄罗斯的伊格娜思依诺村,密密匝匝的黑森林神秘得像藏满了故事,一江之隔,历史、语言、人的长相,生活习惯却大相径庭。那边是不是也有像我们这样的目光,正在猜度着这边的心思。彼岸,总是充满未知。未知,便是生活的趣味之一种。

 

晚餐后我们沿街漫无目的地走。到处看到“中国最北”的商家匾额,每家商埠都热闹,有看的,有买的,有只看不买的。卖山珍的店玻璃门敞开着,一箱箱一袋袋的货品从门口一直铺展到人行道上,像从店里倾倒出来的样子,蘑菇的品种五花八门,且都长得干净好看,门前一过,醇厚的山野气息往鼻子里窜。

经过一家用白桦树皮作画的小店,很有兴致地进去看。请画师介绍画的特点,讲作画工艺。画师有油画基础,他借着树皮天然的文理,赋予新的创意,在树皮上进行刻画,一幅或抽象或写实的画作就诞生了,虚虚实实,似有还无,妙趣横生。

貌似最北邮局最有人气,北京来的小刘同学买了一打明信片,坐下来认认真真地写下地址和祝福。在国外很多国家寄明信片是一种习惯,国内受各种冲击,似乎淡了这份心思,能够沉静下来为你写几个字,又希望通过最古老的的邮路送至案头,特别是在古驿道的寻访途中,情怀可见深厚。珍惜那个寄给你明信片的人吧。

 

夜的边陲小镇,天空黑得纤尘不染,江水无声地奔流,白杨树的叶子刷拉拉摇曳,从远方来又将回到远方去的旅人,自然也成了夜的一部分。如此清凉安静的夜晚,舍不得睡去,又不能不睡,天亮还要出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十年后又见北极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