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人相伴梅花瘦2——细说电视剧《来不及说我爱你》

(2010-09-12 16:18:45)
标签:

来不及说我爱你

电视剧

曾丽珍

李小冉

钟汉良

文化

    二、鸳鸯二字怎生书

    除了是一个细节控,我还是个煽情控。让读者哭哭多好啊,自然流泪,排毒养颜,请看匪我思存作品。对不起我又跑题了。《来不及说我爱你》这部电视剧差点没哭死我,作为一个后妈级作者,从来都是我虐旁人,这次曾导可把我给虐着了。作为一部浪漫情感年代大剧,自然是以“情”字来动人,而不能不说,电视剧里的“情”比小说里的“情”更加升华,更上了一层。上次我看电视看得这样哭法还是尤小刚的《孝庄秘史》,曾导,我向你致敬,你煽情比我牛。

    小说里原有的几处煽情,电视剧全部一一再现,有静琬与沛林分别之即,两个人去爬山。沛林背着静琬,静琬说:“那你要背着我一辈子。”沛林说:“好,我背你一辈子。”记得有次跟何琇琼老师吃饭,她问起谁演尹静琬,我说是李小冉,何姐当时便夸说:“小冉的戏很好。”我是个外行,看到《来不及说我爱你》才真正明白过来,什么叫戏很好。从前虽然看过小冉的几部片子,但是从来没像《来不及说我爱你》这样看得仔细——我是后妈我偏心对不起。拍这段时,李小冉被钟汉良背在背上,她主动吻了吻沛林的脸,水到渠成,清雅自然。

    静琬其实有个细微变化的过程,前期是娇俏的少女,记得第二集里面,静琬跟许建彰已经订婚,而建彰要去承州运货,两人在庭院里话别。到最后依依不舍,建彰欲要吻她,谭凯已经凑得很近了,而小冉睁大了眼睛,嘴角微微动了一下,眼神里满是天真与无辜。少女就是这个样子,不通情欲,所以有人要吻她的时候,她的反应很单纯。这一吻最后以许建彰吻在她额头上告终,从侧面拍的特写,可以看清楚静琬的睫毛微微颤动。再次膜拜曾导,太给力了!小冉,太给力了!谭凯,太给力了!

    《惊梦》里有一句著名的唱词:“一生儿爱好是天然”,其实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天然二字。表演功力之处,也是天然二字。演员可以化妆,可以扮美扮丑,可以演好人也可以装坏蛋,唯有眼神之细微处,最见功底。

    最让人觉得心生欢喜的一段,是第十九集。沛林让静琬跟许建彰见面之后,自己准备了红酒,等静琬回来。这时候慕容与静琬已经是夫妻,夫妻的默契与情调尽在最细微处。闺房之乐,甚于画眉。而慕容沣坐在床上,摇啊摇啊……大家可以去截个动图,不是动图不足以证明钟沛林之可爱,秒杀啊!

    男人其实有时候是男孩,尤其在自己爱人面前,会有点稚气与天真,也会有点搞怪和可爱。不论他是三军统率也好,是少年军阀也好,其实在静琬面前,他只是一个爱着她的丈夫。

    红酒吻什么的非常有爱,也非常有生活情趣,谈过恋爱的人看到这里大抵都能会心一笑,沉浸在爱情里的人,是永远不会嫌太甜蜜太肉麻的。而最让我觉得感动,是吻完后一个特写,两人头抵着头相视一笑,我的天啊,两个人连笑得弧度都一样,顿时被秒杀!小哇给力!小冉给力!曾导牛叉!

    写到这里想起来,有个镜头其实非常有趣。是常德贵到督军府来质问慕容沣,为什么不给他军粮。常德贵的问话非常不客气,在他走了之后,慕容沣忍不住摔了杯子,一旁沙发上的静琬被吓了一跳。这一段细节非常好,钟汉良摔杯子摔得很帅,而李小冉那一跳,跟小兔子似的,惊怯怯的,非常讨喜也非常可爱,看得我大笑起来。

    在小说里,慕容沣这时候没有摔杯子,小说里是他在家请静琬吃西餐,然后常德贵进来问军粮的事,常德贵走后,慕容沣失态得拿餐刀在盘子上狠狠划了一下。不过小说里有一处细节电视没拍出来,静琬入府去见慕容沣的时候,他原本穿的是长衫出来见的静琬,坐了一会儿,他又去换了西服来陪静琬吃饭。

    为什么小说里要写到慕容在这天穿的是长衫?因为他前一次在陶司令府上见到静琬的时候,静琬穿的是旗袍,他请静琬来家里吃饭,所以下意识穿了长衫,结果没想到静琬这次来,却又穿的是洋装,于是在吃饭前,他去换了西服。这是少年人的一点细微心事,当你对一个人动心,开始暗恋她的时候,你会下意识的想在服装上与她更匹配。而且出于社交礼仪,他会注意到这些服装上的细节。

    在这里讲一个笑话,传说当年蒋介石与李宗仁不睦,某天正式的活动之前,李宗仁的手下打电话问蒋的侍从室,明天蒋委员长穿什么啊?侍从室答,穿军装。于是李宗仁也全副戎装,结果到了现场一看,蒋介石穿长衫,而李宗仁一身戎装,拍出照片来一看,站在蒋介石身后像是侍从。为此事李大怒。可见服装其实不是小事,尤其是各种场合下的服装。所以慕容沣换了西装出来陪静琬吃饭,是很得体的礼仪。

    对不起我又细节控了,不过电视剧跟小说不一样,小说用闲笔写这些很正常,而电视剧哪怕拍慕容沣换一次衣服,估计观众也不会看懂他为什么换衣服,所以曾导在这里就省掉了。

    大爱的一段是慕容沣与静琬去骑马,一对璧人啊一对璧人。哪位投资方要是看中了《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一定得请这两人继续去演三公子和素素,简直太翩跹如蝶了。马场救美的戏拍出来一定好看,何况还有三公子一边说话,一边拿马鞭轻轻敲着自己靴上的马刺,我只脑补一下就喷血了。

    小冉在这里的造型我最喜欢看,红色的开衫,浅粉色真丝衫衣,然后配上丝巾。跟穿骑装打丝巾的沛林,活脱脱是情侣装嘛!然后是重头戏,骑马回来静琬睡着了,在车上就睡着了。而慕容沣因为她靠着自己肩头睡着了,于是对沈家平挥了挥手。

    可爱的沈家平啊,把人全撤走了,叫司机也撤了,留下这两个人,独自相处。

    上原文:

    他从来没有这样纹丝不动的坐着,右边手臂渐渐泛起麻痹,本来应当是极难受的,可是像是几只蚂蚁在那里爬着,一种异样的酥痒。本来车窗摇下了一半,风吹进来她的发丝拂在他脸上,更是一种微痒,仿佛一直痒到人心里去。她在梦里犹自蹙着眉,嘴角微微下沉,那唇上本来用了一点蜜丝佛陀,在车窗透进来隐约的光线里,泛着蜜一样的润泽。他不敢再看,转过脸去瞧着车窗外,陶府的墙上爬满了青青的藤,他认了许久,才辨出原来是凌霄花,已经有几枝开得早的,艳丽的黄色,凝腊样的一盏,像是他书案上的那只冻石杯,隐隐剔透。风吹过花枝摇曳,听得到四下里岗哨踮着足尖轻轻走动的声音,春天的晚上,虽然没有月亮,他亦是不想动弹,仿佛天长地久,都情愿这样坐下去一样。

    为什么慕容沣看了看静琬的唇,不敢再看就转过脸去瞧车窗外啊,因为这时候他已经心动了,心爱的人近在咫尺,他十分十分想偷吻了,不敢。以礼自持所以不敢,于是转移视线去看外头的花。可惜横店没有凌霄花,不过电视剧这段也拍得甚美,就在督军府门前车里,从白天一直坐到华灯初上,甚美啊!不过导演没强调他有偷吻的意思,可惜来。

    哎呀呀,我们家慕容曾经说过:“巧取豪夺?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尹静琬,你未免也太小看了我慕容沣……我若是巧取豪夺,就不会敬你爱你,到现在也不碰你一根小指头。”确实是这样,如果他不是真的爱静琬,这时候窃玉偷香,偷个吻什么的,静琬不会知道的。但因为他是真正爱静琬,所以很尊敬她,跟她一起坐在车子里,让她好好睡着,他就觉得很幸福了。

    作为一个军阀,作为一个割据一方的土皇帝,其实慕容沣对静琬的爱已经十分克制了,这种克制是出于真爱。结拜兄妹后捧酒狂饮,开枪撒气。然后沈家平说了一段话,这段戏钟汉良太给力了!回头再写,我先去吃饭。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