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

(2010-07-16 20:11:14)
标签:

程灵素

八卦

片羽吉光

胡兰成

潇湘

文化

每次看完程灵素写的字,我总会有短暂的思维混乱,因为她遣词用句非常特别,会令人下意识的学她。就好比胡兰成,永远能一眼看出,某个作者最近是不是读了胡兰成,因为胡兰成的文字腔调非常的独特,且会令人不知不觉的向着他的调子靠拢。

这种细微的独特个性,造成读者于千人万人里面,仍旧可以一眼认出,那属于某个作者的独特气息,就仿佛一盆兰,你将它放在暗室里,所有的人也会知道,这里有一盆兰。等你从暗室里走出来,所有人亦知道,你身上有兰的气息。

程灵素近年来难得写字——当年的她比现在勤快许多,那许多也不过是在论坛上闲闲的八卦,讲一讲TVB或者风花雪月,可是任何雪月到了她的笔下都是好看的,人家的冰雪是落在屋檐上落在空地里,她的冰雪是落到嫣然的梅花梢头,或者是帘底冰青的描花碗底。

当然这不防碍她爽辣泼丽的写香港,从一本杂志的封面,讲三十年一段情,娓娓婉婉,从容道来,亦只有她做得到。哪怕这本杂志叫《明报周刊》,哪怕她笔端记载的其实是一座城市,大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可是女人的笔底,好比女人的心思,哪怕是乱世呢,亦有佳人。更何况,比她八卦的人没有她这么好的文笔,比她文笔好的人没有这么多八卦,这个句式俗归俗,可是俗底是如此有用。

在认识她之前,或者说在看她写的八卦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一些事情,比如方逸华那九重恩怨,比如万水千山总是情,她信手拈来,端然而作,原来皆是片羽吉光。就像是散步的人,在岁月的长河边拾起贝螺,随手递给你,然后你才惊诧的发现,那上头精致细美的花纹。佛家有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原来竟是真的。

所谓贝螺,原来亦是明珠。

南珠那样矜持名贵,可是总得有采珠女深吸一口气,猛然扎下去,然后捧起珠贝。

看似寻常,皆是心血。

许多许多读者最后只看到那成串的珍珠项链,不曾知道冒险下洋的采珠女。我一直非常担心自己喜欢的作者突然就不写了,因为我自己本身亦是写字的人,常常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俗事动摇,常常在不快乐的时候就想我不写了。

生命里有趣的事情太多,而我们常常自顾不暇。所以有时候,也会动摇最初的信念,想放弃曾经喜欢的人或事。

当我们站在人生的长途上,回首望这一路,重峦叠嶂,青峰秀丽。或许外人眼里,永远只是一道风景。

中间坎坷,中间的悲欢离合,或许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当然,如果真有幸成了封面女郎,还是有一支秀丽的笔,来从容的书写那些旧事,好比美人灯下惊鸿一瞥,或是檐头铁马叮咛。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当风声渐稳,时光无声,只有荷露的香气,还留在晚风里。

向大家力推,最华丽的八卦,最八卦的美文——《情怀已死》。作者:程灵素。

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

我很负责的附上当当购买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808525&ref=search-1-A

 

另外配上一首歌,很怀旧,很搭这本书。背景音乐:《旧梦不须记》,演唱:雷安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